診間軼事 人生這回事 生活故事

牙套蛀牙的富伯走了後;給我那一句啟示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speak no evil.

 

中秋節前夕的緣分

涼風有信~ 秋月無邊~

 

這種入秋涼爽的天氣,再過幾天就是中秋節了。

 

或許那年的中秋烤肉特別難忘。

 

或許滿坑滿谷的文旦早已淹沒我的記憶了!

 

但多年前遇到的富伯,讓我記憶深刻。

 

那年正是中秋節前夕,或許大家都趕著返鄉過節,那天下午,連許取消兩個約診。本來想說,多了一些時間,剛好可以順便整理要演講的個案。

 

『添皓醫師,里長帶了一位阿伯來,說要請你幫忙哩!不知可以嗎?』櫃檯的姊姊衝進辦公室,對著正在打開筆電的我,非常客氣地問到。

 

無奈地闔上筆電,我心想著:「反正現在剛好有空檔,幫忙看一下應該敦親睦鄰呀!或許,這也是一種奇妙的緣分,就這麼巧的在這個空檔出現在診間外面櫃台。」

 

 


富伯的牙套蛀牙與歇斯底里的女兒

小梅,看來妳不能休息囉,麻煩妳幫我準備基本盤吧!』走到診間,我朝著正準備做管路消毒的小梅說聲抱歉。

 

『來!1、2、3,走…』里長伯跟著外籍看護,一起把病人移到診療椅上。

 

病人叫做富伯,兒女長年在外地工作,假日很少回家,只有過年過節才會幾個兒女回來探望富伯。但富伯五年前,患了阿茲海默氏症,隨著病情嚴重,一些生活自理都漸漸喪失;最近越來越嚴重了。平時照顧他的就只剩下這一外外籍看護了,而里長伯也會每天順道去看他兩次。

 

應該是疾病的關係,富伯躺在治療椅子上,兩眼呆滯疑惑,似乎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來看牙科。

 

這時旁邊的籍看護說:「醫生,2~3 周前,她在幫富伯刷牙的時候,刷到右下角牙齒那邊的時候,富伯都會嘴巴用力縮緊、以及別過頭去,不讓看護碰那的角落。」

 

「還有啊!阿伯每次前幾年中秋節的時候都超喜歡吃柚子,最近我剝柚子給阿伯吃的時候,他都指著右下角那牙齒,奏眉頭,一直喊:『酸酸』,然後不太想吃,以前都不會這樣子的。」

 

聽完看護的敘述,我便展開一連串的檢查。

 

或許是富伯的病情的關係,在我檢查過程,他無法清楚表達他的不舒服。我只能藉由他的不同反應,配合口內狀況,以及X光,來綜合給予一個比較合理的診斷。

 

那就是富伯的右下第一小臼齒的金屬牙套側面的一個蛀牙,深度足以影響到牙本質,以及一些類似酸軟、喝冰水不舒服的症狀。

 

但這些我們看似平常容易可以表達的不舒服,對富伯來說,就像是囚禁般的無力。

 

『富伯這顆套牙套的牙齒,蛀牙很深,應該要拆牙套後,做完根管治療,重新做一個新的牙套,應該又可以用上一陣子了!』我看著富伯嘴巴喃喃說到。

 

說完,里長伯就用我的話,對著外籍看護再說一次,但她好像似懂非懂的充滿疑惑,然後口中唸到:「老闆說,要跟她說,要跟她說!」

 

心想,這樣也好,畢竟醫病共享決策的年代,加上富伯的狀況;跟家屬商量還是必要的。

 

『老闆!老闆!醫生說阿伯的牙齒要拆牙套…』我還來不及反應,看護電話就撥出去,然後開啟擴音模式讓我跟她老闆說,也就是富伯的女兒。

 

『您好,我是剛幫富伯看牙齒的醫師……』我把剛剛的檢查、診斷、治療計畫,完整的跟富伯的女兒重新說一次。

 

『張醫師,你說我爸的牙套蛀牙?要拆牙套根管治療?這會不會太扯啊?牙套是金屬的啊,牙齒又都套起來了!怎麼會蛀牙呀?怎麼會蛀牙?』富伯的女兒不太滿意我的說法,透過擴音她咄咄逼人的音調,讓在場的里長伯、看護、助理、我四人感受到那瞬間的寒冷。

 

聽到這麼尖酸與極其不信任,本能地想做出點什麼反擊;但我覺得似乎沒什麼意義,解決眼前病人的問題比較重要。

 

經過約莫10分鐘的重新解釋,為什麼做了假牙、套了牙套還是有可能會蛀牙?

 

甚至我還跟她說:即使富伯之後這顆牙齒順利根管治療完成,再一次做了假牙套起來,要是牙齒沒刷乾淨、牙間刷沒用;幾乎都會再蛀牙的

 

『張醫師,牙套是金屬的啊,牙齒又都套起來了!怎麼會蛀牙呀?』富伯的女兒又再一次歇斯底里的語調,反覆迴圈問一樣的話;對於我強調的重點:好好刷牙、好好用牙線,完全忽略。

 

『不然這樣,醫師!麻煩你先補起來再說,明天中秋節我會回家一趟,看看爸爸的狀況,在跟你約時間討論。』女兒斬釘截鐵地說。

 

『不能先補起來啦,富伯要做完整的治療才可以啊!這樣先補起來,絕對是個不定時炸彈呀?嚴重可能會危及生命啊!』我特地提高音量以及語調,把後果強調。

 

『醫師!先幫我爸補起來,明天我會去看爸爸後在跟你約時間討論。我等等要開會,我先掛了可以嗎?』女兒又是樣的迴圈說著。

 

『不然這樣,我先用暫時材料填補看看。不過,非常有可能會,回去用沒多久脫落、崩壞疼痛、不舒服、長膿包、嚴重會蜂窩性組織炎以及危及生命…』我嚴肅的把醜話講在前面。

 

『好好好,這我都知道,里長伯也聽到了,麻煩醫師先補了。我要開會了,先這樣,醫師我在跟你約,掰掰!』女兒不等我說完,搶著掛電話。

 

 


還是暫時補起來了…

掛上電話,我看看富伯,他一樣沒什麼表情;我看看里長伯以及看護,他倆也是無奈的看著我。

 

唉!我心中長長嘆了一口氣…

 

默默地,在有限時間有限範圍內,把富伯的牙套邊緣蛀牙適度的處理,接著補上臨時性的材料,最後重新測試一次。

 

OK!完美!

 

雖然,這時候富伯已經沒有任何不舒服的表情及表現了;但我深知,這只是暫時的。

 

對著富伯、對著看護,該說的注意事項,我用最簡單的方式還是說了一遍;但富伯似乎有聽沒有懂,或根本沒聽到;而看護的理解好像也是懵懵懂懂的。

 

交代完注意事項,寫完便簽,交給看護;我還是不放心地耳提面命的跟看護說:『務必要跟家屬,也就是她的老闆說喔;而且一定要約診來討論喔!』

 

『還有,最重要的,就是要麻煩妳多幫富伯刷乾淨喔,尤其是牙間刷要用;富伯這顆牙套邊邊的蛀牙,就是沒有好好使用牙間刷哩!富伯現在動作不方便,口腔清潔只能靠妳了!』看著看護,不知她能夠聽進去多少?

 

即使富伯現在的暫時材料,或是以後治療完的牙套假牙,只要是口腔清潔沒做好,這種蛀牙便會是接二連三的噩夢了。

 

我只能心中期望看護能夠照顧好富伯的口腔;不然下次來,可能連牙齒都沒希望保存了。

 

或許那年的中秋烤肉特別難忘。

 

或許滿坑滿谷的文旦早已淹沒我的記憶了!

 

 


富伯,他不會來了…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下午,一樣的被爽約。

 

我翻開約診本,看著上面的約診資料寫著:「富伯,與女兒討論計畫~」

 

咦?這不是中秋節前看的那一位富伯嗎?記得後來有約今天要跟女兒一起討論治療計畫的。

 

我拿起電話撥過去,電話那頭『喂~』,瞬間喚起我一個月前的記憶。

 

原來這是富伯女兒的手機,我跟她說明我是一個月前幫富伯看牙齒的醫師,今天本來要回診與她討論治療計畫。

 

她聽到是我,態度突然180度大轉變,

 

說到:『醫師,我父親上週過世了。是因為身體機能老化了…』

 

『接著說,非常謝謝你幫我爸爸把牙齒暫時補起來,其實我們之前就已經知道爸爸大概要快要離開了;只是在他面前,我們都沒說出口。所以,那時候,才這麼無禮的請醫師直接先幫爸爸補起來』

 

『我們中秋節的時候,兄弟姊妹回家陪爸爸過節,一起吃她最愛的麻豆文旦。看護說本來不太敢吃,但醫師你幫我把暫時補起來後,我爸吃得很開心。謝謝醫師。』女兒接著以感激的口吻說道。

 

『喔…不客氣的,這我應該做的。本來他的牙齒要…』我正想把原本要說的治療計畫說出口時,霎時我吞了回去。

 

改口說到:『富伯能開心吃柚子,我們也都很替他開心。請節哀呀!』

 

『謝謝醫師,我爸那天遇到你,真好呀!』說完,我們彼此誠心問候一番,掛上電話。

 

 


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speak no evil.

看著約診本上的資料,我呆呆地心暖暖想著,這是莫名的緣分嗎?

 

或許真的是緣分吧!

 

或許富伯是我生命中的導師。

 

人世間的事情,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麼有邏輯,那麼的膚淺。

 

我們看到的往往是自己過往的經驗、角度、成見、立場來看待。

 

我們永遠無法知道你面對的人事物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故事,有著什麼樣的經歷,有什麼樣的兩難。

 

我們看到的,遠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藉由這冰山一角去推斷全貌,絕對偏頗,但這也是身為人的特色。

 

我自己給自己的功課,就是修身、修口、修意!說好話、做好事!這世界才會更美好。

 

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speak no evil.  ~by 三不猿~

 

 


推薦閱讀

1. 根管治療後的牙齒還會蛀牙嗎?三種簡單方式教你遠離牙齒抽神經後還會蛀牙的窘境。

2. 潔牙懶人包,告訴你牙刷、牙線、牙膏、牙間刷、單束毛牙刷、電動牙刷等工具

3.《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給我家小孩網路世界的2點提醒



張添皓顯微根管。門診資訊

作者:張添皓 顯微根管治療專科醫師

認識:顯微根管治療是什麼?

快速獲得第一手衛教資訊: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Telegram頻道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 本文結束 ~~

~~ The End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