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生活故事

嘴饞的哺乳媽媽,與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 的十年緣分

最新更新日期

電梯

「等一下…等…」左手中捧著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右手擋住差點關上的電梯門,順勢溜進空無一人的電梯裡。

 

「電梯上樓,電梯門要關了!」

 

站在角落,從鏡子反射,看著電梯的燈號,1 樓、2 樓 … 9 樓。

 

心想著:昨晚睡覺前,正準邊關掉 FB 的時候,跳出一張好友阿智與老婆跟剛出生的小貝比在我上班的醫院打卡,開心慶祝順利生產。我除了立馬發個訊息道賀外,今天來上班的時候,專程來祝賀喜獲麟兒呀!

 

隨著電梯緩緩上升,還記得上週一的晚上,阿智的老婆,凸著肚子躺在診療椅子上,因為暫時填補物脫落,才在我這邊緊急處理那一顆尚未完成顯微根管治療大臼齒哩;沒想到昨天晚上就蹦出一個這麼可愛的小貝比呀!

 

門一打開,遠遠望去的背影,頂著率性馬尾的阿智,擁著老婆在嬰兒室的玻璃窗邊。

 

「阿智!」夫妻倆一起過身,還可見到阿智的老婆剛生產完後微凸的肚子。

 

「哪!我沒記錯的話,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 應該是你的最愛。」

 

阿智接過手中這兩杯咖啡,回頭眨個左眼跟老婆說:「妳剛生完小 baby,要餵母奶,不能喝咖啡喔!」

 

另一杯遞還給我,「來! Doppio Espresso 敬我們的最愛。」

 

「真是的!我好想喝喔,餵母奶有好多東西都要忌口呀,不過為了 baby 好,一切都值得的,老公妳說是嘛!」

 

 


李錫錕老師的政治學

阿智與她太太,是我大學時代在選修李錫錕老師的政治學概論時候,常常坐在我右邊的一對放閃情侶。男的總是一搓馬尾,女的倒是樸實許多,心想這組合也真奇妙。

 

記得聖誕節前一天,早上爬起來上課,又冷又想睡,進教室前,先去校門口羅斯福路上的星巴克點了一杯熱騰騰 Doppio Espresso。

 

外帶這杯咖啡掛在腳踏車手把上,邁入椰林大道,左轉經過文學院,小福旁停好腳踏車,進到普通教室,坐在我最常坐的位置。

 

看著放閃的那一對情侶,快步走到隔壁的位置。不以為意,正準備小口啜飲,暖暖身子時。右邊飛來一個拐子。

 

「碰!啊!燙!燙!燙!」

 

右手掌背直接無懸念的立馬就成了紅咚咚的,飛奔出教室。耳邊傳來「對不起」以及答答答的腳步聲。

 

扭開水龍頭,嘩啦啦的沖。轉頭瞥見,頭上頂著馬尾,滿臉愧疚的他站在旁邊。

 

「同學,你小心點好不好!平常放閃就算了,還弄到我!」

 

「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算了算了!同學你哪個系呀?」

 

「法律呀!叫我阿智就好,對不起!」

 

沖了一陣子冷水,已經沒什麼刺痛感,慢慢走回教室;路上就這樣跟阿智聊開了。

 

原來阿智與女友是法律系的班對,感情也是百般波折,才如此甜蜜。

 

「偷偷跟你說,就是學期初的時候呀,李教授不是有在上課提到的追女朋友的  4 個 P 呀,我就用這方法,才追到我女朋友的。」〈附註:4P:praising、presenting、protecting、providing。〉

 

「難怪,你們如膠似漆,我戴墨鏡都擋不住閃光呀。」

 

「哪!這杯 Espresso 就當我給你賠不是,交個朋友。」

 

「哇!你也喝星巴克的,而且還是 Doppio Espresso !這麼巧,你請我?那你喝什麼呀?」

 

另一杯,從她女友身邊緩緩拿出,在我眼前晃了晃。

 

「嘿嘿!我買兩杯呀,我就跟我閃光你一口我一口享用同一杯囉。」

 

 


嬰兒室前的咖啡香

三人透過玻璃,看著一個個熟睡的小 baby ,沉浸在新生命的喜悅。

 

「好香,焦糖與淡淡煤炭香氣,仍是我的最愛。唉!我不能喝,只能用鼻子享受了。」她嘴饞的說著。

 

「呵呵!是呀,妳要餵小 baby 母乳,還是忌口點呀!」阿智笑笑說道。

 

「對了小張,上週生產前,突然牙齒上面填的東西不見,你還特地幫我做緊急處理,真的很謝謝你呀。彌月蛋糕和國賓飯店的彌月宴會少不了你!」她阿莎力地說著。

 

「彌月宴會?現在還有喔,想說我們這一代已經很少見了說。」我吃驚了一下。

 

「還不是他爸要競選,說什麼這次家族金孫要昭告大家,也順便藉此機會邀請一些黨團的大老以及樁腳呀,明年要選舉了…」她訕訕然說著。

 

聽到著,阿智也很不好意思,急急忙忙打岔,轉移話題 ~「對了,小張,上週你開給我太太的止痛藥,她正在餵母乳,這些藥可以吃嗎?」

 

「大 • 哉 • 問!來來來,我用手機找給你看,看我 blog 前幾天寫的 – 哺乳媽媽「藥不藥」!來看牙齒時,吃藥的 3 個原則 2 項注意!

 

哺餵嬰兒之後,母親才吃藥;也可提前將乳汁擠出,存在冷凍庫;或是選擇嬰兒將有一段比較長的睡眠期間之前,母親才吃藥;或是服藥後三至四小時再哺乳,及緩慢增加藥量更可使藥物對嬰兒的影響減至最小。

 

「太好了,這一篇我等等來仔細研究一下,不過孕婦的注意事項可真多呀,尤其是這不能吃,那不能吃的!」不等阿智接話,她趕忙接過我的手機邊看邊說著。

 

「嗷!嗷!」原本熟睡的小貝比,隔著厚厚的玻璃似乎聞到 Espresso 的苦味,張著沒有牙齒的口腔,脹紅著臉蛋,大口大口哇哇哭著。

 

「啊!小 baby 餓了!阿智呀,你跟小張繼續聊,我先去餵小寶貝了。對了,小張!等過幾天我到月子中心,坐月子的時候,再溜出去找你看牙呀!不然人家說,月子中心頗無聊的。」她趕緊跟我道別後,就去哺乳了。

 

阿智陪我走向電梯,門開了我走進去,揮了揮手,門關起來,看著電梯的燈號,9 樓、8 樓、7 樓 …,看著手上這杯喝完的 Espresso…

 

 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喝的是時光,聞的是回憶。

 

 


延伸閱讀

哺乳媽媽「藥不藥」!來看牙齒時,吃藥的 3 個原則 2 項注意!

3 種技巧幫您解決看牙恐懼與焦慮!台灣50%成人都害怕看牙科

正在懷孕的您,若需要拍牙科 X 光,到底可不可以呀?

一位漁村的孕婦,拒絕拍牙科 X 光。只為了圓心中的那個夢…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牙髓專科醫師

快速獲得第一手衛教資訊: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Telegram頻道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 本文結束 ~~

~~ The End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你也許會喜歡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