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被放鳥的約診午後,一位有緣的31週孕婦拍牙科X光

被放鳥的約診午後,一位有緣的31週孕婦拍牙科X光
  午後,一位病人放鳥,病人也沒有任何的訊息來取消,改約。 . 不來嘛皇帝大!空出了那一個本來專屬於他的一個小時,除了無緣的阿彌陀佛之外,也就心如止水。 . 突然,櫃台前,一位孕婦直喊牙痛幾天無法入睡,好幾個診所因滿診無法約入,只好來我們這邊碰運氣。 . 緣分就是平常修來的,是病人也好,或醫師也是。 . 31週挺著大肚子的她,就這麼有緣的在我被放鳥的一個小時,在這個地方出現。 . 理性的...

到底要不要抽神經呀?醫師你幫我決定就好!我所體悟的醫病共享決策SDM,Shared Decision Making

到底要不要抽神經呀?醫師你幫我決定就好!我所體悟的醫病共享決策SDM,Shared Decision Making
「醫師!到底要不要抽神經呀?你幫我決定就好!」   「醫師!我不要根管治療,可以嗎?會不會怎麼樣?有其它選擇嗎?」   「醫師!你不要把風險講得這麼恐怖,講的我都不敢做治療了!」   「醫師!這次你只有花20分鐘說話,沒有做治療,可不可以退費呢?」   以上就是病人最常問我的問題;而這些問題的切入點有非常多,可以從健保體制觀點切入,也可以從醫療決策面切入、也...

猶如屍臭的腐敗神經管…

猶如屍臭的腐敗神經管…
「屍體!」這兩個字,在日常對話詞語中,幾乎是聽不到的;我的腦中佔滿著著這兩個字,瞥見她在搓嘴角衛生紙的幾乎成了問號右手食指;心想著「疑?這我上次約診時,居然沒注意。」   氣質出眾廖小姐的棉花捲 國慶日前一周的最後一個早上診,秋天的陽光涼涼地從診間窗簾的縫鑽進來,替我們這幾個月來奮力吸掉 pm 2.5 新朋友空氣清淨機,加上閃耀金光之冕。   然而,一切都是式那麼的寧靜、那麼的...

看這一篇就對了!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病人最常問的術後疼痛十問集錦〈懶人包-持續更新〉

看這一篇就對了!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病人最常問的術後疼痛十問集錦〈懶人包-持續更新〉
  一、整個療程尚未結束,而在每一次治療的回家後,然後開始痛起來可能的原因?以及面對方式。 問:抽神經過程到底會不會疼痛呀?   問:每一次做完根管治療,到底有那些地方會痛呀?   問:上次回家之後,牙齒還是痛,反而比治療前更痛了! 答:根管治療〈抽神經〉約診治療之間的疼痛,給您兩種情況與五項建議!〈點連結看詳細〉   ●醫師正在牙髓處置〈抽神經〉您的牙齒的...

醫師您都不了解我。一個關於中秋節隔天,胃酸沾滿我牙齒的體悟!

醫師您都不了解我。一個關於中秋節隔天,胃酸沾滿我牙齒的體悟!
「老趙醫師,你都不了解我呀!我還是吃個藥,認命地完成下午與晚上的約診吧!」無奈地跟老趙道別後,抱著癱軟的身子,在候診區配著溫開水,一咕嚕地吞了一包四顆藥,離開老趙醫師的診所。   下午喔.....想到這就是一股萬念俱灰呀。千金難買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昨晚就不要這麼貪吃,一連吃了三顆柚子的下場。   喂~胃~ 中秋節的隔天大清早,小綠鬧鐘先生很盡責的喊著:『 五點起床了,喔喔喔!...

赫然發現簡報計時小工具,一個好用的定時器 APP

赫然發現簡報計時小工具,一個好用的定時器 APP
這幾個月來,好幾場的演講分享邀約;雖然我不是職業講師,但每一場演講分享,我都視為獨一無二的重要來準備。   雖然在家中練習了數十次,但實際上場時,仍有太多因素會影響整個節奏。於是,時間的掌控,是最基本、也是對自幾的自我要求。   曾經想買計時器隨身攜帶,但我自己喜歡輕裝簡從,又不想多一個要收起來、拿出來的東西。於是,我就動腦筋在手機身上了。因為,手機不可能不會攜帶,以及演講當下...

滷蛋、甜甜圈與鋼管治療。不是井蛙夏蟲的侷限,而是…

滷蛋、甜甜圈與鋼管治療。不是井蛙夏蟲的侷限,而是…
小貝的滷蛋與甜甜圈 前幾天開著車,全家大小共襄盛舉牙科的秋季科遊。   『董!』關上車門,一屁股坐上粉紅色的 Recaro 的汽車安座椅,拉著 Kitty 貓包覆著的安全帶,花了約莫 49秒才扣好的安全帶,小貝乖乖地清點著三位一起出遊的佩佩豬小姐、彼得兔先生、還有機械恐龍先生。   茲 ~ 轟 ~發動著我那台年紀跟小貝一樣的小白車。   當我設定完導航,依照慣例,go...

聽過顎骨壞死嗎?您有使用治療骨鬆的藥物嗎?看牙齒前務必跟醫師說。從12個問題淺談藥物有關之顎骨壞死 MRONJ

聽過顎骨壞死嗎?您有使用治療骨鬆的藥物嗎?看牙齒前務必跟醫師說。從12個問題淺談藥物有關之顎骨壞死 MRONJ
骨質疏鬆在高齡化社會的今時,慢慢地被重視。不僅停經後的婦女,男性再隨著年紀增長,也有可能在骨頭上留下歲月的印記。   科技進步,近幾十年發展出很多治療骨質疏鬆的藥物,但陸續也發現了這些藥物的其它方面作用,譬如藥物有關之顎骨壞死 。此外,除了治療骨質疏鬆的部分藥物之外,某部分治療癌症骨轉移的藥物也有類似的藥物有關之顎骨壞死 。   因為藥物有關之顎骨壞死 MRONJ 這包含的主題...

七月鬼門關那天,我看完血觀音。提醒我的卻是笑彌勒…

七月鬼門關那天,我看完血觀音。提醒我的卻是笑彌勒…
這幾天,趁著幾個盛情要約的演講空檔之餘,分個三次看完這部去年金馬最佳劇情片-血觀音,幾個感想馬上速記。   從去年以來,有的人會跟我說這是一部恐怖驚悚片、有的人跟我說這是一部懸疑片、另外有人跟我說這是警世片。無論如何,我覺得看電影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撇開劇情融合眾多台灣過去的政治、社會歷史事件、或人與人間的勾心鬥角外,而我看到的是『苦』!   這苦,也許可從...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
『張主任,對不起,這顆牙齒不選擇根管治療了!謝謝您上次詳細的解說』繞過診間那座我才為她就定位的顯微鏡,龔小姐,轉身坐下診療椅的第一句話。   『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就好啦!還特地來!』這凍結後硬邦邦的15個字,不經過大腦的解凍,直接從肺部的氣體,上升至聲帶,一顆顆吐出我口。   『主任,她等了三個月,特地來的也!』旁邊的助理小梅,似乎感受到一陣零下20度西的不悅,從旁插個嘴說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