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士比

斗六台大,開著古早味Uber喝著維士比阿伯〈上〉

斗六台大,開著古早味Uber喝著維士比阿伯〈上〉
  幾年前,我們在台大總院的牙科醫師,是需要輪流派駐至台大雲林分院支援。與其說是支援,不如說是「外放」。 為什麼說是外放呢?對我這土生土長的北部人來說,到達雲林的交通,超級不方便。那時候,虎尾的高鐵站,還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以及虎尾宿舍前的兩旁芒草比人還高的。鄉間小路。 兩年內,還去了兩次。最後一次支援,也是在寒冷的除夕夜前,結束最後一天的支援。   凌晨開往斗六的火車 那年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