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時代

新竹中學十八尖山路跑,跑的不是山路而是人生。二十多年後,我再度踏入新竹中學超有感!

新竹中學十八尖山路跑,跑的不是山路而是人生。二十多年後,我再度踏入新竹中學超有感!
    緣起 前幾個月,榮幸受到竹中大學長邀請,回到新竹中學母校分享牙醫師的相關種種;毅然決然在農曆新年前接下這光 榮任務。   但,我這一篇不是要分享我今天要講些什麼內容,如果有興趣請看這一篇:【我的5X3生涯規劃分享。馬斯洛需求層次無形地影響我每一步,並藉由動態思維與無限賽局自我修正再修正。】       竹中 今天在腳踏車庫前面,找...

咬合板魔咒。加班到深夜,無意間聽到唵嘛呢叭咪吽!〈二〉

咬合板魔咒。加班到深夜,無意間聽到唵嘛呢叭咪吽!〈二〉
前情:《咬合板魔咒。加班到深夜,無意間聽到唵嘛呢叭咪吽!》   「唵嘛呢叭咪吽」越來越大聲,原本飄呀飄的紅光,變成一閃一閃的;邊走越覺得毛,本來想去廁所的尿意都凍結了。   我實在沒什麼勇氣在深夜十二點的時候,為了一點點尿意,走去六西走廊的盡頭的廁所。心想,還是乖乖去完成我的蠟型好了。   補綴科,就像一個躺平的 OK 蹦 隨即打開補綴科一診的門,打算穿過補綴科中央的...

咬合板魔咒。加班到深夜,無意間聽到唵嘛呢叭咪吽!〈一〉

咬合板魔咒。加班到深夜,無意間聽到唵嘛呢叭咪吽!〈一〉
加班到凌晨,對於大六的實習牙醫師來說是再平常,也不為過的事情了!這邊的加班,不是在下班時間看病人,而是在下診結束後,留在醫院做「手工」。   我叫李林達,大二的時候,被迫轉系到牙科,至於為什麼是「被迫」,先暫時藏在日記本的秘密那一頁。    Repeat,重作! 實習牙醫師在一年的實習生涯中,必須在牙科十個專科中打滾、學習、磨練。這一年,也是最辛苦、睡眠時間最少、有時地位比自己...

斗六台大,結束早診42人的轟炸,與喝著維士比加養樂多的阿伯〈下〉

斗六台大,結束早診42人的轟炸,與喝著維士比加養樂多的阿伯〈下〉
~ 斗六台大,開著古早味Uber喝著維士比阿伯〈上〉 ~ 接下來幾天,過年前的斗六台大牙科,總是忙碌的。 總是會有各種理由來加號、以及要求看診的鄉親。我自己從沒打破我自己的紀錄;而這紀錄居然是在斗六這邊創造的。 那天早上,也就是我結束支援的最後一天早上。我總共看了 42 個現場掛號的病人,你沒看錯,一個早上 42個〈內心不免浮現,感恩健保、讚嘆偉哉健保〉;看完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 有臨時填補物掉的...

斗六台大,開著古早味Uber喝著維士比阿伯〈上〉

斗六台大,開著古早味Uber喝著維士比阿伯〈上〉
  幾年前,我們在台大總院的牙科醫師,是需要輪流派駐至台大雲林分院支援。與其說是支援,不如說是「外放」。 為什麼說是外放呢?對我這土生土長的北部人來說,到達雲林的交通,超級不方便。那時候,虎尾的高鐵站,還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以及虎尾宿舍前的兩旁芒草比人還高的。鄉間小路。 兩年內,還去了兩次。最後一次支援,也是在寒冷的除夕夜前,結束最後一天的支援。   凌晨開往斗六的火車 那年過...

凌晨一點半,澆著花、哼著夜來香的阿伯!

凌晨一點半,澆著花、哼著夜來香的阿伯!
「歐伊 ~ 歐伊 ~」凌晨,1:41 分,永遠記得著個時間。 不是擾人清夢的夜來香,而是劃破天際救護車「歐伊 ~ 歐伊 ~」的聲音,敲碎了這寂靜的凌晨。 躺在擔架的阿伯,嘶啞的聲音大喊著「幫‧我‧找‧牙‧齒!幫‧我‧找‧牙‧齒!」 因為車子進不來,這只能容納兩人並肩而行的窄巷,醫護人員只好抬著阿伯上推床,奔往停在承德路巷子口的救護車。 「歐伊 ~ 歐伊 ~ 歐伊 ~」再度鳴笛,救護車油門一踩,往急...

護理師小谷 vs 病房中18歲的小菸腔

護理師小谷 vs 病房中18歲的小菸腔
  再次看到林先生,已是頭戴著毛帽、口罩墊著衛生紙,仍然掩蓋不了那股濃濃帶點血的腥味。   那天,一樣北上回台大醫院牙科,兼任主治醫師;走在台大舊大樓,六西與五西走廊之間的時候,迎面走來,帶著毛帽、口罩的他;我還在想說他是誰;右手食指上一個蝴蝶的紋身似乎在哪兒見過。   「張醫師,你好!」濃濃的鼻音,混濁著把口水吸回嘴巴的「嘶 ~ 阿 ~ 嘶 ~」。   「...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牙科急診的元旦倒數 看著電視跨年晚會,冷冷的天氣,不禁讓我回想到那時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   那天,與白班牙科急診值班交班完後,跟學弟說我先去值班宿舍看跨年晚會;學弟應了一聲後,說想留在牙科的技工室,趕著做出活動假牙給他的病人。   上了 15 樓,洗完澡,坐在交誼廳的電視機前,看著電視中的藍心湄在台上奮力的主持嗨翻天。   「5、4、3、2....鈴....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