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

沾著膿液的冰炫風,羅經理飛奔出麥當勞…(羅經理之二)

沾著膿液的冰炫風,羅經理飛奔出麥當勞…(羅經理之二)
  前情提要 還記得羅經理羅吃了那杯麥當勞的冰炫風後,牙齒一陣酸軟無力嗎?   還記得,Google Map 指引著羅經理來到這家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嗎?   請看: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羅經理之一)     紮著馬尾的李醫師 坐在候診區的羅經理,趁機打量環視整個整所。   跟現在外面路上六...

看書與緣分(非讀書心得)。燃燒根管治療的熱情。根管沖洗

看書與緣分(非讀書心得)。燃燒根管治療的熱情。根管沖洗
  看書 看書是我的興趣與嗜好。   這一週,很有緣的接了一場台大醫學院學生會邀請,主題是我的學思歷程類型的分享會,應該是在11月的某一天晚上吧。   話說,這類型的分享會比學術性的演講,對我來說的興致非常高呀。   分享會的內容我大致構思好了,於是我又想說,除了我自己個人的經驗外,我能不能多幫忙一些來聽演講的學生呢?   想著想著,突然靈光乍現。...

很多責任是被創造出來的,我與寶貝中秋烤肉二三事!

很多責任是被創造出來的,我與寶貝中秋烤肉二三事!
  很多責任是被創造出來的 這是我剛剛在FB上瞥見的一訊息!   這句話,是我這四天中秋連假獲得的最佳金句。   就拿中秋烤肉來說,我常都認為這種被商業創造出的需求,所以...哼!我會這麼容易被綁架嘛!   再說要吃烤肉,我寧願去燒烤店舒舒服服享用一餐,何必要自己大費周章,浪費時間準備、採買、甚至還要事後收尾。這些花掉的「時間」,我都可以做很多事,看好幾本書...

學會的直播視訊給我的快速想法!也許未來…

學會的直播視訊給我的快速想法!也許未來…
  直播視訊真是德政呀 就像我常說的,牙醫師的假日,不是去學術研討會或是進修的路上、就是去公會學會開會的路上!   早上,收到好友LINE訊息;問到:「我今天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有去現場嗎?」   我就回他:「要顧家呀,當然在家視訊呀!」   然後我們很有默契的彼此回個讚!讚嘆學會的德政呀!   至於昨天為什麼我會花個來回四小時的時間,親自去會場呢?...

看不見的大猩猩!今年牙髓病學術研討會;我的大收穫不是筆記喔!

看不見的大猩猩!今年牙髓病學術研討會;我的大收穫不是筆記喔!
  疫情後忙碌的假日 說真的,很多牙醫師在假日的時候,不是在上班,就是去研討會、年會、上課。   這兩天假日,我也一如往常,參加我們牙髓病學會學術研討會。   今年是在台中舉辦,一樣的早起、六點多出門、坐接駁車去高鐵站、搭高鐵到台中、坐計程車到會場,已經差不多九點了!   場場精彩、場場收穫滿滿;不再此贅述。   下午有一場主題:『根尖病灶的黑白與...

離開新竹國泰醫院來個gap-time吧!但請繼續關注此網站,再續緣分!

離開新竹國泰醫院來個gap-time吧!但請繼續關注此網站,再續緣分!
登出 一切正如規劃,   我,   就在二零二零七月第一周,我終於可以喘口氣把主任職務交接了。   今天,   二零二零八月二十日,早上看完最後一位病人,正式卸下現在醫院的專任醫師。   非常感謝新竹國泰這幾年來的栽培,以及讓我歷練到非常多無價的經驗。   這經驗與緣分,我會一直感激在心中;這會成為未來人生道路上寶貴的養分。  ...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羅經理之一)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羅經理之一)
  7-11那對男女間的對話 這一天,又是回台大擔任兼任主治醫師的日子。   胡亂喝了一碗粥,奔出家門,衝上第一班開往高鐵的接駁車。   帶著新買的藍芽耳機,雙層口罩,一個罩住嘴巴、一個罩住眼睛,就在安穩的高鐵上,瞇了半小時。   出了高鐵台北站,走過藍綠黃紅褐交錯的地下街,從 A8 出口冒出地面,頂著清晨的陽光便往信陽街那家我必吃的早餐店晃了過去。 &nb...

三卡在手,我最大?投不投入,你自知!你的投入,請留給疼惜與珍視的牙齒!

三卡在手,我最大?投不投入,你自知!你的投入,請留給疼惜與珍視的牙齒!
露天表演 七月的這幾週假日,除了忙研究資料收集,演講準備,與部落格寫作的事外,就是抽時間帶全家出去觀賞戶外表演活動。或許你曾經參加過,這類型的戶外藝文表演活動,這多半是政府部門在文化上給民眾的生活多樣化;而這類活動也因此多半是露天免費的。   說到露天,我這幾次參加的這幾場,不外乎就是縣市政府找一個戶外大場地,像是公園、停車場、廟前、或是把路圍起來。然後,在前面搭個舞台,而台下面就用塑膠...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消散 小心拿著那個我在小梅那顆蛀牙缺損的第一大臼齒模型上,剛雕琢好的乳白色的樹脂塊;對著小梅與小蘭說「來!你們看這我的心血結晶,待會兒就黏回去小梅的牙齒裡。」   說完,我請小梅躺在診療椅,央求小蘭當我這次代表作的第一助手後,就浩浩蕩蕩進行間接樹脂復形的下一步驟了。   來,上橡皮障rubber dam、移除暫時填補物、清潔、黏著、調整咬合、拋光...   小梅從躺下...

腫的像SKII 亮滑緊實下巴!阿伯的蜂窩性組織炎,給我們的2個教訓!

腫的像SKII 亮滑緊實下巴!阿伯的蜂窩性組織炎,給我們的2個教訓!
  臉腫與花生配紹興酒的阿伯 『等會兒有個照會要看... 給你10分鐘搞定...』小梅冷冷地,用著 google 小姐般的音調說著。   這,完全不像以往很嗨,到要把診間屋頂掀掉的小梅!   說真的,到這邊這麼多年,今天還是頭一遭感受到「寒流」直叫我雞皮疙瘩一顆一顆的冒起;至於為什麼小梅今天是如此的反常,下一篇我在跟你分享。   拍完 X 片,一位約莫七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