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路

凌晨一點半,澆著花、哼著夜來香的阿伯!

凌晨一點半,澆著花、哼著夜來香的阿伯!
「歐伊 ~ 歐伊 ~」凌晨,1:41 分,永遠記得著個時間。 不是擾人清夢的夜來香,而是劃破天際救護車「歐伊 ~ 歐伊 ~」的聲音,敲碎了這寂靜的凌晨。 躺在擔架的阿伯,嘶啞的聲音大喊著「幫‧我‧找‧牙‧齒!幫‧我‧找‧牙‧齒!」 因為車子進不來,這只能容納兩人並肩而行的窄巷,醫護人員只好抬著阿伯上推床,奔往停在承德路巷子口的救護車。 「歐伊 ~ 歐伊 ~ 歐伊 ~」再度鳴笛,救護車油門一踩,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