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九二一

診間軼事 雜記

猶如屍臭的腐敗神經管…

腐敗神經管

「屍體!」這兩個字,在日常對話詞語中,幾乎是聽不到的;我的腦中佔滿著著這兩個字,瞥見她在搓嘴角衛生紙的幾乎成了問號右手食指;心想著「疑?這我上次約診時,居然沒注意。」   氣質出眾廖小姐的棉花捲 國慶日前一周的最後一個早上診,秋天的陽光涼涼地從診間窗簾的縫鑽進來,替我們這幾個月來奮力吸掉 pm 2.5 新朋友空氣清淨機,加上閃耀金光之冕。   然而,一切都是式那麼的寧靜、那麼的 […]…

繼續閱讀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