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學會的直播視訊給我的快速想法!也許未來…

學會的直播視訊給我的快速想法!也許未來…
  直播視訊真是德政呀 就像我常說的,牙醫師的假日,不是去學術研討會或是進修的路上、就是去公會學會開會的路上!   早上,收到好友LINE訊息;問到:「我今天學會的學術研討會,有去現場嗎?」   我就回他:「要顧家呀,當然在家視訊呀!」   然後我們很有默契的彼此回個讚!讚嘆學會的德政呀!   至於昨天為什麼我會花個來回四小時的時間,親自去會場呢?...

看不見的大猩猩!今年牙髓病學術研討會;我的大收穫不是筆記喔!

看不見的大猩猩!今年牙髓病學術研討會;我的大收穫不是筆記喔!
  疫情後忙碌的假日 說真的,很多牙醫師在假日的時候,不是在上班,就是去研討會、年會、上課。   這兩天假日,我也一如往常,參加我們牙髓病學會學術研討會。   今年是在台中舉辦,一樣的早起、六點多出門、坐接駁車去高鐵站、搭高鐵到台中、坐計程車到會場,已經差不多九點了!   場場精彩、場場收穫滿滿;不再此贅述。   下午有一場主題:『根尖病灶的黑白與...

離開新竹國泰醫院來個gap-time吧!但請繼續關注此網站,再續緣分!

離開新竹國泰醫院來個gap-time吧!但請繼續關注此網站,再續緣分!
登出 一切正如規劃,   我,   就在二零二零七月第一周,我終於可以喘口氣把主任職務交接了。   今天,   二零二零八月二十日,早上看完最後一位病人,正式卸下現在醫院的專任醫師。   非常感謝新竹國泰這幾年來的栽培,以及讓我歷練到非常多無價的經驗。   這經驗與緣分,我會一直感激在心中;這會成為未來人生道路上寶貴的養分。  ...

公開聲明澄清,歡迎有緣的出版社跟我聯絡!

公開聲明澄清,歡迎有緣的出版社跟我聯絡!
🎯公開聲明澄清🎯 本人並沒有參與此雜誌、代言、背書。他們也從未與本人接觸過,引用改寫內容我也從未被告知。       🎯被動致敬 這幾天,很多網友以及朋友訊息跟我說:「圖中這本雜誌引用我部落格內容哩 ?」 我是覺得,要是這算是某種程度上,被動致敬吧!   不過該發的聲明還是要澄清;雖引用有改寫我是沒意見啦,但不要誤解與誤導讀者,然後又說是我說的。  ...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上集)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上集)
  7-11那對男女間的對話 這一天,又是回台大擔任兼任主治醫師的日子。   胡亂喝了一碗粥,奔出家門,衝上第一班開往高鐵的接駁車。   帶著新買的藍芽耳機,雙層口罩,一個罩住嘴巴、一個罩住眼睛,就在安穩的高鐵上,瞇了半小時。   出了高鐵台北站,走過藍綠黃紅褐交錯的地下街,從 A8 出口冒出地面,頂著清晨的陽光便往信陽街那家我必吃的早餐店晃了過去。 &nb...

三卡在手,我最大?投不投入,你自知!你的投入,請留給疼惜與珍視的牙齒!

三卡在手,我最大?投不投入,你自知!你的投入,請留給疼惜與珍視的牙齒!
露天表演 七月的這幾週假日,除了忙研究資料收集,演講準備,與部落格寫作的事外,就是抽時間帶全家出去觀賞戶外表演活動。或許你曾經參加過,這類型的戶外藝文表演活動,這多半是政府部門在文化上給民眾的生活多樣化;而這類活動也因此多半是露天免費的。   說到露天,我這幾次參加的這幾場,不外乎就是縣市政府找一個戶外大場地,像是公園、停車場、廟前、或是把路圍起來。然後,在前面搭個舞台,而台下面就用塑膠...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消散 小心拿著那個我在小梅那顆蛀牙缺損的第一大臼齒模型上,剛雕琢好的乳白色的樹脂塊;對著小梅與小蘭說「來!你們看這我的心血結晶,待會兒就黏回去小梅的牙齒裡。」   說完,我請小梅躺在診療椅,央求小蘭當我這次代表作的第一助手後,就浩浩蕩蕩進行間接樹脂復形的下一步驟了。   來,上橡皮障rubber dam、移除暫時填補物、清潔、黏著、調整咬合、拋光...   小梅從躺下...

牙外傷怎麼辦(9)牙髓〈牙神經〉生死未卜的命運

牙外傷怎麼辦(9)牙髓〈牙神經〉生死未卜的命運
『醫生,我牙齒撞傷,幾個月前看起來好好的,現在卻痛起來了?』   『醫生,我一年前牙齒撞到,現在牙肉長出一個膿包哩!?』   『醫生,我門牙變黑色黑的好醜呀!這一顆牙好像是幾年前牙齒外傷哩!』   『醫生,兩三年前我門牙在打籃球的時候,被人家手肘A到,最近拍X光,發現牙根尖端骨頭被吃到黑黑的一個洞哩,根管治療就會好嗎?』   『醫生,之前牙齒撞歪掉,醫生有幫...

全台在夯日環蝕給我的根管治療三啟示!

全台在夯日環蝕給我的根管治療三啟示!
  說也奇怪,這幾天全台在夯日環蝕,   但我卻興致缺缺,壓根兒也沒想要參與這百年一次的盛事。   主要是因為接下來要有非常重要的階段性任務,可以說是我最近這半年都把精力放在這上面了,希望順利、以及好結果。   週日的午後,全家在附近晃晃,本想再開著車繞去海邊吹海風,   無奈,毒辣的太陽,狠狠地說:ㄟㄟㄟ~我等下有個世紀大表演也,給我滾回家去欣賞...

排水溝先生的悲歌,這與根管治療還有點像哩~

排水溝先生的悲歌,這與根管治療還有點像哩~
  淹水一年後,終於開挖水溝 挖挖挖!終於水溝給開挖了。   這幾年,只要雨勢大且急的話,那瞬間降雨量暴增,家旁邊的水溝,就很無力的給它水滿出來;平均一年,會很無奈的淹它個一次。   就在去年,我去美國加州的身心靈充電之時,恰巧一場大雨,造就水深及膝的淹水慘狀,可以參考這一篇:淹水彩虹!絢爛崢嶸!   經過居民熱心的勘查,原來周圍附近排水溝的功能剩下一半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