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上集)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上集)
  7-11那對男女間的對話 這一天,又是回台大擔任兼任主治醫師的日子。   胡亂喝了一碗粥,奔出家門,衝上第一班開往高鐵的接駁車。   帶著新買的藍芽耳機,雙層口罩,一個罩住嘴巴、一個罩住眼睛,就在安穩的高鐵上,瞇了半小時。   出了高鐵台北站,走過藍綠黃紅褐交錯的地下街,從 A8 出口冒出地面,頂著清晨的陽光便往信陽街那家我必吃的早餐店晃了過去。 &nb...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小梅佈滿矯正器的補牙掉了,我居然可以用間接樹脂搞定!聽著Sound of Silence,說聲掰掰晚安
消散 小心拿著那個我在小梅那顆蛀牙缺損的第一大臼齒模型上,剛雕琢好的乳白色的樹脂塊;對著小梅與小蘭說「來!你們看這我的心血結晶,待會兒就黏回去小梅的牙齒裡。」   說完,我請小梅躺在診療椅,央求小蘭當我這次代表作的第一助手後,就浩浩蕩蕩進行間接樹脂復形的下一步驟了。   來,上橡皮障rubber dam、移除暫時填補物、清潔、黏著、調整咬合、拋光...   小梅從躺下...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開心與失望的迴圈 終於,廖小姐那顆左下第二大臼齒的C 型神經管,那個手感。   啊!打通了。   掩不住內心的歡呼,雀躍,欣喜。   這種開心,就好像感冒鼻塞不通的我,吞了一口哇沙米,那像火山湧出的嗆辣,直衝腦門,眼淚直飆;然後,兩個鼻孔,忽然吸到久違的空氣呀!   小梅不愧就是小梅,看著我那自我陶醉的表請,她就用她一貫施捨的眼神,暗示著說,主...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小蘭咬碎根管臨時牙套。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小蘭咬碎根管臨時牙套。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 「哇!陳時中部長今天下午來新竹耶~」   「主任!主任!我們來起去擠一擠,好嗎?」   「反正你下午最後一個病人取消,剛好你可以帶我們一起出去吃鴨香飯呀!」   「而且,主任 ~ 動物園旁開了一家星巴克也,據說是網美打卡聖地哩!我們牙科四大金釵 - 梅、蘭、竹、菊,也要去網美拍照打卡啦,順道變喝杯咖啡,欣賞動物園的猴子呀!」 &nb...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聊聊天,聽故事 今天,一位在我這邊根管治療與回診持續 3~4年的病人跟我道別。我也,請他好好珍重。   最近這些日子,一些老病人紛紛從我這邊陸陸續續畢業,令我萬般開心。   因為我非常重視回診,所以這些老病人,幾乎都是我根管治療後的病人回診。   這些老病人回診的時候與其說是巡一巡牙齒,不如說是來聊聊他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去哪兒旅遊、有趣的見聞、工作上...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社交距離是美德 最近搭高鐵往返台北,格外擔心。   除了疫情的關係,還有就是連假後,11個景點的警訊,不免令人恐懼加深。   口罩、耳機、帽子,永遠是我做高鐵準裝配。   今天,看著手機影片中十多年前的舊片「墨攻」;一直聽到主角的名子「革離」讓我格外的有感覺。   整個片中,墨者革離、革離、革離、革離...的...聽著聽著,就聽成「隔離」。 &...

咬爛的嘴破,燙醒西裝筆挺阿福伯30年前的那個中秋節夜晚…

咬爛的嘴破,燙醒西裝筆挺阿福伯30年前的那個中秋節夜晚…
前情提要 請點閱上一篇連結:五年後的父親節,遲來的是眼神空洞的麻糬伯。   阿福伯,人稱麻糬伯,是我的老病人姍姍的阿公,他從五六年前我在台大的時候,就開始這個奇妙緣分。   因為五年前,阿福伯的一場生病,以至於他無法順利完成治療。   然而,多年後來到新竹的我,卻與我再續前緣吧!     西裝筆挺的阿福伯 五年前,那顆治療了 7 次,且就差最後一條...

貌似燕姿的她,送了彌勒Dr.金的那盒水梨;難道暗示分離嗎?

貌似燕姿的她,送了彌勒Dr.金的那盒水梨;難道暗示分離嗎?
  彌勒佛 Dr.金醫師 這是一個美好、還沒有人心惶惶肺炎肆虐的那一天;我們的彌勒佛Dr.金醫師,正結束過年前最後一個人聲鼎沸的下午診,故事是這樣的...     分離與分梨 『金醫師您好!這和水梨,祝福您新年快樂,感謝您的照顧!』一句甜美悅耳的祝福,從我們有著彌勒佛之稱的金醫師診間,飄進正在在辦公室被評鑑搞得焦頭爛額我的耳多裡。   『唉喲!不用這麼客氣啦...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脖子後那法輪的神祕圖騰 終於,過完上週那個緊張刺激的選舉日了。   正如往常,穿過好比投票所一圈一圈排隊人潮的醫院大廳,走向後棟牙科;選舉時候的那份熱鬧,似乎被分館門口那顆五層樓高大樹的光合作用,給代謝一乾二淨。   辦公室桌上堆滿各個學會琳瑯滿目的課程 DM,卻一點也勾不起我打開的慾望。   舀了一瓢的即溶咖啡粉,就著飲水機的熱水和著冰水,調成約莫60度C的的深褐色...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寒冬中的清秀白皙的 Miss Zoe 塞滿行程的這一天,除了臨床看診外之外,那位初診評估的女孩兒,著實給我一個震撼。   像我之前在 FB 提到的,我超愛初診評估的。   因為,每個病人的故事都是非常的獨一無二的。   這也是我的中心思想「沒有任何一位病人需要根管治療的原因,是一模一樣的;而治療計畫都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三不五時,常常有訊息問我:『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