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貌似燕姿的她,送了彌勒Dr.金的那盒水梨;難道暗示分離嗎?

貌似燕姿的她,送了彌勒Dr.金的那盒水梨;難道暗示分離嗎?
  彌勒佛 Dr.金醫師 這是一個美好、還沒有人心惶惶肺炎肆虐的那一天;我們的彌勒佛Dr.金醫師,正結束過年前最後一個人聲鼎沸的下午診,故事是這樣的...     分離與分梨 『金醫師您好!這和水梨,祝福您新年快樂,感謝您的照顧!』一句甜美悅耳的祝福,從我們有著彌勒佛之稱的金醫師診間,飄進正在在辦公室被評鑑搞得焦頭爛額我的耳多裡。   『唉喲!不用這麼客氣啦...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脖子後那法輪的神祕圖騰 終於,過完上週那個緊張刺激的選舉日了。   正如往常,穿過好比投票所一圈一圈排隊人潮的醫院大廳,走向後棟牙科;選舉時候的那份熱鬧,似乎被分館門口那顆五層樓高大樹的光合作用,給代謝一乾二淨。   辦公室桌上堆滿各個學會琳瑯滿目的課程 DM,卻一點也勾不起我打開的慾望。   舀了一瓢的即溶咖啡粉,就著飲水機的熱水和著冰水,調成約莫60度C的的深褐色...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寒冬中的清秀白皙的 Miss Zoe 塞滿行程的這一天,除了臨床看診外之外,那位初診評估的女孩兒,著實給我一個震撼。   像我之前在 FB 提到的,我超愛初診評估的。   因為,每個病人的故事都是非常的獨一無二的。   這也是我的中心思想「沒有任何一位病人需要根管治療的原因,是一模一樣的;而治療計畫都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三不五時,常常有訊息問我:『聽...

五年後的父親節,遲來的是眼神空洞的麻糬伯。

五年後的父親節,遲來的是眼神空洞的麻糬伯。
「阿福伯,你確定今天要根管治療嗎?」   「晚上又是你寶貝孫女的大喜日子啊!這喜酒你可是等了30年了吧!」   不過,真的謝謝你的客家麻糬,看起來好好吃啊!上面還貼了一個大大的囍呀。   阿福伯,是我的五年的老病人,他從我在台大的時候,就開始這個奇妙緣分。       五年前,姍姍與阿福伯 大概是五年多前我還在台北台大醫院的時候吧,一開始...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張主任,我 11 喝熱水、冰水會痛!』   『張主任,我 12 一年多前根管重新治療後,到現在還,悶悶脹脹的!』   『張主任,就是 12 這牙根尖端有黑影,會不會再度惡化呀!』   當我一踏進診間,問問問,連三問的楊小姐,讓我驚訝萬分。   暗暗心想:咦?她怎麼會知道我們牙科的術語?該不會是來踢館的吧?   忐忑不安之餘,口中默念:心若冰清、天...

甜姐兒小梅,黑甜甜的智齒大蛀牙,居然是這個下場…給我的兩個教訓

甜姐兒小梅,黑甜甜的智齒大蛀牙,居然是這個下場…給我的兩個教訓
這是張添皓牙髓專科醫師第193篇的原創文章;本篇共1904字。   周一早上,新竹的雨不算大,就不知麼地還是一路塞車到醫院。   停好車,走向牙科診間,邊走邊低著頭滑 FB,好友動態,紛紛顯示,今天是4/1愚人節,要小心。   我自己從沒有因為這個節日,有什麼特別行為,也沒什麼多想!   打開門,走進診間!大家各忙著準備上診的東西。   辦公室桌上...

阿公蛀牙大洞裡的櫻花蝦;與體貼逗陣ㄟ牙醫!

阿公蛀牙大洞裡的櫻花蝦;與體貼逗陣ㄟ牙醫!
  堆滿食物的診間 前幾天,元宵節後的隔天中午,也不知是天氣好,還是農曆 16 的關係;中午的診間,湧滿了各式的食物。   有著新血來潮的櫃檯姐姐,訂的海鮮、章魚燒、總滙、韓式泡菜,四種口味必勝客披薩,配上上兩大罐可樂。   還有,Dr.C 屏東直送的蓮霧一大盒。   再加上,好朋友兩年診所的兩歲蛋糕。   突然滿坑滿谷的食物,簡直叫助理們樂翻天。...

這是一個吃完石家魚丸湯的午後.消失的助理小梅與奇奇

這是一個吃完石家魚丸湯的午後.消失的助理小梅與奇奇
吃完魚丸湯的午後 濕濕冷冷的午後,正享受完彌勒佛金醫師的請客大餐 - 石家魚丸。   也許是天氣冷冷的,噴漿的魚丸瞬間滿口幸福。   也許是,為了這篇文章《蛀牙到底要不要裝牙套?裝牙套後居然還會蛀牙?一篇讓你搞懂蛀牙常問的7大問題!》,修改了一個多月的疲憊。   或是,暖暖的湯在胃裡,飽足了瞌睡蟲。極睏的我,趴在辦公室的桌上小瞇一下。   半夢半醒之間......

今年最後一位病人,披著成人皮囊、天真無邪的大小男孩。拳頭般大凹陷的前額、及佈滿拉鍊般疤痕的頭殼,等著菩薩的接引!

今年最後一位病人,披著成人皮囊、天真無邪的大小男孩。拳頭般大凹陷的前額、及佈滿拉鍊般疤痕的頭殼,等著菩薩的接引!
2018 年的最後一個看診日,在我診間裡那父子的對話,替這冷颼颼的午後,劃上溫暖的句點。   他,38 歲的文傑,是我在新竹看診到今天,可能是緣分,也是唯一遇到這位束縛在大男孩軀殼中的「小朋友」病人!     眼鏡 「文傑,輪到您囉,我們來拍攝一張牙科環口攝影X光片!」助理小梅,打開診間的門,輕聲的對著坐在候診區的文傑以及文傑的父親說著!文傑頭上那頂紅底綠花紋點綴的圓...

牙齒美白貼片與美白棒,助理小蘭與網購天后小梅,百般怨嘆的體驗!

牙齒美白貼片與美白棒,助理小蘭與網購天后小梅,百般怨嘆的體驗!
佔據辦公室的小梅與小蘭 周四早晨,牙科等候區總是像菜市場一樣,兒童的哭著不要看牙齒的淒厲;婆婆媽媽的交頭接耳,說著自己做牙齒的經驗;不少年輕人站著聽著耳機,站在牆角滑著手機,IG、Line、Youtube、抖音總是一輪一輪交替。   蛇行穿過人群,扭開診間大門,低著頭直通通地走進辦公室;赫然見到穿著粉紅色刷手衣的小梅、小蘭;兩人佔據在那兒,自顧地對著助理小梅手上東西,指指點點,機哩瓜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