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捲

猶如屍臭的腐敗神經管…

猶如屍臭的腐敗神經管…
「屍體!」這兩個字,在日常對話詞語中,幾乎是聽不到的;我的腦中佔滿著著這兩個字,瞥見她在搓嘴角衛生紙的幾乎成了問號右手食指;心想著「疑?這我上次約診時,居然沒注意。」   氣質出眾廖小姐的棉花捲 國慶日前一周的最後一個早上診,秋天的陽光涼涼地從診間窗簾的縫鑽進來,替我們這幾個月來奮力吸掉 pm 2.5 新朋友空氣清淨機,加上閃耀金光之冕。   然而,一切都是式那麼的寧靜、那麼的...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小梅的母親 「小梅小梅,妳看,這一條綠綠黃黃帶一點糊糊絲狀的東西,給妳猜是什麼?」我指著顯微鏡的影像,轉過頭問助理小梅。   「該不會是爛掉的神經吧?!」小梅照往常一樣,總是口無遮攔的說著。   「唉呦,有種魚腥味、還是臭襪子味、混著好像正露丸的臭味,這到底是什麼呀?」小梅瞪大眼睛看著白白紗布上,中間就著麼一小段綠黃的神祕東西。   「主任,這捏起來粉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