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年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張主任,對不起,這顆牙齒不選擇根管治療了!謝謝您上次詳細的解說』繞過診間那座我才為她就定位的顯微鏡,龔小姐,轉身坐下診療椅的第一句話。   『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就好啦!還特地來!』這凍結後硬邦邦的15個字,不經過大腦的解凍,直接從肺部的氣體,上升至聲帶,一顆顆吐出我口。   『主任,她等了三個月,特地來的也!』旁邊的助理小梅,似乎感受到一陣零下20度西的不悅,從旁插個嘴說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