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最新更新日期

『張主任,對不起,這顆牙齒不選擇根管治療了!謝謝您上次詳細的解說』繞過診間那座我才為她就定位的顯微鏡,龔小姐,轉身坐下診療椅的第一句話。

 

『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就好啦!還特地來!』這凍結後硬邦邦的15個字,不經過大腦的解凍,直接從肺部的氣體,上升至聲帶,一顆顆吐出我口。

 

『主任,她等了三個月,特地來的也!』旁邊的助理小梅,似乎感受到一陣零下20度西的不悅,從旁插個嘴說到。

我不做了

 

 

三個月前的早診

六月初正值悶熱的夏初,早診一開診的 9:00 整,龔小姐正如我一般等待初診評估的病人一樣,一連串的 SOP 檢查後。靜靜地坐在診療椅子上,等待我宣判最後的結果、與治療計畫。

 

那一次的初診,記得我當時沒多想什麼,只不過是把她的需求與困難處整合,擬定幾個適合她的治療方案,提供多樣的選擇;但對她來說,這些似乎是頗難。

 

也許,牙齒疾病本身倒是問題不大;也許,牙齒之外的因素才是令龔小姐在這短短的 60分鐘內始終猶豫不決。

 

而身為醫師的我也沒什麼更好的建議,唯一能給的就是充裕的時間。

 

翻開破破爛爛約診本,那藍筆、黑筆、紅筆塗塗改改的小格子內,就在三個月後九月初的午後,擠出一個剛有病人取消的空位。

 

助理小梅,不等我出口,直接把她的名子、病歷號、連絡電話寫在這個得來不易的小格子中。

 

遞給黃色寫上九月某日下午的約診卡,結束這次的 60 分鐘的初診。

 

緩緩起身的龔小姐,根根及腰的髮絲如弦一般,隨著龔小姐走向診間的門口呢喃著;呢喃的不是逝去的華年,而是她對於治療計畫的迷惘。

 

 

三個月後九月初

『張主任,對不起,謝謝您上次這麼耐心地幫我評估,但這顆牙齒,我還是不選擇根管治療了!』龔小姐柔柔地飄出這一段話。

 

『龔小姐,您打個電話來取消,我們就非常感激了!今天您還特地跟台北公司請個假專程來,跟我說您的決定。龔小姐您真的太客氣啦!』

 

為什麼有這一篇短文,因為我真的被她的真誠態度給打動了!真心的感謝、感激、以及感動,行醫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人這麼古意,特地遠道而來,就為了當面說一聲她兩難的抉擇。

 

那天,龔小姐繞過顯微鏡離開診間,她那獨特的氣質,就像是三分春天裡的楊花;而她專程來一趟說聲抱歉的慷慨與尊重,正如曉雨過後的萍碎在我腦中的腦脊髓液中深深地飄呀飄的。

 

 

醫病關係不就是這樣嗎?

日益緊繃的醫病關係,我們其實想要的不多,就是互相信任互相尊重爾爾!

 

但,龔小姐的精神真的是讓我感動萬分,只是替她專程來的時間成本以及交通成本頗捨不得的。

 

以下有幾篇關於醫病之間的文章,可以分享給您:

 

1. 醫療禁忌:為什麼不該隨便對專業根管治療醫師說「要快、要好、要便宜」?

 

2. 醫病關係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

 

3. 醫德綁架:扣上「醫德」的大帽子,不知不覺你就成為綁架的加害者!

 

4. 不爽牙齒隔離障的李小姐,攜上LV櫻花包帶著敵意與戰意無雙的她…

 

5. 屋漏偏逢連夜雨,燒聲卻遇小龍女!資訊過載的時代,您可做的三件事情

 

6. 醫師你幫我決定就好!我所體悟的醫病共享決策SDM,Shared Decision Making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