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這回事 生活故事

小貝骨折了!斷掉的骨頭接起來,手術室門內門外

 

即使你有錢,可是就拿不到貨了!

上一篇,《小貝骨折了!急診篇》,寫完後,遲遲未發後續的內容,陸陸續續有好幾位粉絲,紛紛敲碗續集。

 

本來正忙著論文初稿的我,也沒什時間寫續集;但就這麼剛好在這一兩天,FB 瀏覽中剛好看到兩則關於兒童長骨骨折常用的「彈性髓內釘植入物」的消息。

 

據說是去年底這種兒童長骨骨折常用的彈性髓內釘植入物,納入健保;但經歷了三個月後,可能是健保價格壓得太低〈白袍旅人-兒科楊為傑醫師 FB說:原本自費價是15000,納入健保卻給付7000〉,廠商沒什麼利潤,於是就宣布不供應台灣了,也就是說,幾使在台灣,你有錢你想用也用不到這麼好的醫材了。

 

這些訊息上我非常有感,就在在兩周前,我家小貝肱骨骨折的那個令人心如刀割的剎那。

 

當時,面對著淚眼汪汪的小貝,醫師在開刀前解釋相關術式、風險、以及植入物的時候,我有特地問說,口否使用較好的自費醫材的時候,醫師的表情似乎有苦衷以及難言之隱。

 

雖然,我完全沒有表明自己是醫療相關人員,但從談話言語之間,以我的醫療從業的經驗完全可以讀出這種難言之隱氛圍中背後的意涵:「有好東西,即使你有錢,可是就拿不到貨了!」

 

 


叫刀。11:12pm

骨科醫師擬定好治療計畫與麻醉科醫師評估過後,接下來就是滴水不沾、完全禁食;等待我家小貝急診排上來的最後一刀。

 

空腹,口乾,唇裂倒是還好;難耐的就是等待叫刀。

 

叫刀是指開刀房的護理師聯絡病房護理站,可以把病人送至開刀房準備手術。

 

因為,不知前面那一台刀會是什麼時候結束,有時候會比預定的早、也有些時候會延遲許多;這種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喊到小貝的等待,身為父親的我,只能望著病床上痛苦表情的小貝,我卻只能默默待在身邊,什麼事都無法做的懊惱。

 

8:00 PM…

 

9:00 PM…

 

怎麼還沒叫刀呢?

 

9:30 PM、10:00 PM…

 

 

11:12 PM

 

「張小貝,衣服換好了嗎?只能穿內褲、上衣都要脫掉換手術服,等下推你去開刀房…」就在我幾乎要闔眼的那剎那,護理師靜悄悄地走到病床邊,關掉點滴,輕輕地對我們說。

 

這看似解脫的瞬間,卻是邁向下一步的忐忑等待!

 

 


深夜的手術室外

門的那一頭,是麻醉後睡著的小貝。

 

門的這一側,是焦急的家屬。

 

也許是最後一台刀了,手術室外冷冷清清,穿著厚外套的我,總覺得寒氣逼人。

 

手術室裏頭的經驗,我倒是不少。

 

手術室外的家屬休息區,我還是頭一遭。

 

看著牆上的時鐘,時針以及分針似乎沒在動,秒針好像生鏽了一樣,走的異常緩慢。

 

無論是美劇、日劇、韓劇、台劇…等;雖然看了一堆場景在描寫手術室外家屬等候心切的無奈,雖然隨著劇情播放,觀眾的我也很容易感同身受。

 

但,我錯了!

 

而,現在,親身第一次在手術室外的我,對於過往自以為「感同身受」卻是無比的羞赧、無比的忐忑。

 

而,現在,我才發現那種痛苦、懊悔、無奈、人的渺小,簡直是之前自以為「感同身受」的百倍千倍呀!

 

 


門開了

盼著盼著,當我看到手術室那道門,唰地 ~滑開的0.0001 mm 那瞬間,一個箭步,迎上那撲鼻的滿是優碘味的病床。

 

「OK了!沒事了!」聽到醫師吐出這清脆的六個字,我那懸空的心頭,札實的掛回左胸廓中。

 

看著沉睡的小貝,看著那隻包覆著固定裝置的手;隨著醫師與刀房護理師一起轉入空蕩蕩的恢復室。

 

 


我的牙髓病、根管治療領域何嘗不是如此呢?

就在上週趁假日的時候,到了圖書館花一個下午兩個小時,閱讀完《2030健保大限》;加上這一兩天的資訊,特別有感。

 

我的牙髓病、根管治療領域中,有很多先進、對於治療上幫助非常棒的材料,都已經在歐美醫療使用好多年了,卻在台灣看不到。

 

詢問過國外的廠商以及國內的代理商,他們不願意代理這些好東西,往往結論是:

 

1. 國內人口數量遠小於其它地方。

 

2. 國內醫材的執照申請繁瑣、行政費用昂貴,加上台灣本身人口就少,這些成本相對高出許多。

 

3. 健保制度的關係,對於醫材成本的壓低,以及自費醫材嚴格縮限的使用。

 

4. 有些代理商寧願找國外次一等、或次次一等的醫材進口,在成本以及健保制度上做出妥協。

 

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呢?這已經過很多的討論了,各有各的意見與想法。

 

制度面的問題,我無法回答,我也沒能力回答。

 

不過我想說的是,所有制度牽扯到「人性」,這變數就非常大了,遑論這些。

 

我相信,制度絕對會改變醫療行為,無論是病人、或提供醫療的一方都是互相找尋平衡點。

 

當醫病雙方互相仇視的時候,制度制定的上位者,是否才是沾滿血腥的雙手的始作俑者呢?

 

這些政治下操弄的醫療體系與健保制度,最後犧牲的卻是醫病雙方。

 

以上,我自己碎念了一下,純屬個人觀點,不代表任何團體機構。

 

 

 


未完待續

這一篇,本來沒打算那麼快寫出,只是剛好這一兩天在FB 瀏覽中剛好看到兩則關於兒童長骨骨折常用的「彈性髓內釘植入物」的消息,讓我猶感而發呀!

 

下一篇就從恢復室開始,繼續這未完的故事吧,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1. 小貝骨折了!急診篇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牙髓專科醫師

快速獲得第一手衛教資訊: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Telegram頻道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 本文結束 ~~

~~ The End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你也許會喜歡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