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這回事 生活故事

小貝骨折了!急診篇

 

小貝,骨折了

痛!身為父親的那份痛楚,真正經歷過才知道,急診室內與開刀房外的渺小!

 

那天,下午病人臨時取消,心理正想說:剛好可以提早回家陪小孩們玩耍。

 

開車的路上,聽著最愛的「中廣的亞森羅蘋廣播劇」怪盜與名偵探這一集,剛好雙雄正面交鋒的那瞬間,突然,我的手機電話響了,透過藍芽打斷這高潮迭起的你來我往的對話。

 

「小貝,骨折了!我們正在急診準備照X光。」電話那頭,老婆鎮定地吐出這16個字。

 

握著方向盤的我,就在那0.000000001秒的瞬間,凍結了思緒。

 

在第0.000000002秒的時候,我腦中就已經浮現出 plan A、B、C。

 

這也許是身為醫療人員一份子的直覺反射所致。

 

 

急診,悲鳴吵雜

過了健保卡,量了體溫,電動門刷的一聲打開,直奔驚魂未定的小貝身旁。

 

但,外頭的救護車的鳴笛聲、警用無線電的訊息聲、醫師大聲急速的醫囑聲、各種消毒水的味道…等,讓我的腎上腺素火山式的噴發。

 

我著急了,看著躺在病床上極度痛苦的小貝,以及那隻暫時固定腫的像麵龜的手臂,恨不得來個交換。

 

或許之前在台大總院急診值班的經驗,面對急診這個環境,身為家屬的我們,再怎麼焦急也於事無補,不如就好好淡定處理完這一切,交給專業的醫護團隊。

 

 

急診,照妖鏡

急診室的煎熬,病人的不舒服,家屬很緊張,醫護人員忙碌的團團轉;即使環境再好,也沒人想來逛急診吧!

 

我認為在醫院中,除了往生室外的另一個修羅場就是急診區。

 

這修羅場也是一個照妖鏡,眾生百態一覽無疑。

 

對面病床那位老婆婆,或許是病痛,也許是聽力退化,又或許是失智,與其說是喊叫,不如說是無奈與無助;身旁的外勞滑著手機,自顧著用著我聽不太懂的語言跟著另一頭的同伴聊著,不時回過頭對著老婆婆說:阿麻,醫生看過,沒事沒事!

 

斜前方那位心疼的母親,抱著額頭貼著退熱貼出生沒幾個月大的小嬰兒,就在細若蠶絲的血管在那淒厲的大哭聲中,驗豐富的護理師,火眼睛睛般的銳利,順利on上。

 

隔壁床的戴著氧氣面罩的阿伯,兩眼無神地望著點滴,氧氣送出咻咻聲,很有節奏的襯托著互相指責的三兄弟,爸爸的摔倒,二哥個說弟弟沒照顧好,三地說大哥只會出一張嘴,大哥說生活費還不是他在支出。

 

人,總是那麼脆弱的。

 

人生道路上,總是會有所迷失,總是會有被投石器甩出千萬班的落石,顆顆往身上招呼。坐在急診的一個小時,或是佛號呢喃的往生室,你或許聽到內心的嗚咽,亦或指引。

 

 

未完待續

話說,雖然身體其他部分的外傷處理原則我是不太懂。但在急診等待骨科醫師的時候,讓我想到外傷的領域中,牙齒外傷也是其中一種外傷。

 

牙齒外傷,我可以說是諸葛孔明所謂的「略懂、略懂」。

 

還真的不知道,骨科醫師要怎麼處理我家小貝的肱骨骨折哩;隔行如隔山呀!

 

未來,小貝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還好,OrthoPT 骨科物理治療,一直以來跟 NeuroPT 神經物理治療是我兩門最拿手的專長;小貝的復健自己來。

 

未完待續…

 

 

推薦閱讀

牙齒外傷系列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