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之間

腫的像SKII 亮滑緊實下巴!阿伯的蜂窩性組織炎,給我們的2個教訓!

腫的像SKII 亮滑緊實下巴!阿伯的蜂窩性組織炎,給我們的2個教訓!
  臉腫與花生配紹興酒的阿伯 『等會兒有個照會要看... 給你10分鐘搞定...』小梅冷冷地,用著 google 小姐般的音調說著。   這,完全不像以往很嗨,到要把診間屋頂掀掉的小梅!   說真的,到這邊這麼多年,今天還是頭一遭感受到「寒流」直叫我雞皮疙瘩一顆一顆的冒起;至於為什麼小梅今天是如此的反常,下一篇我在跟你分享。   拍完 X 片,一位約莫七十多...

全台在夯日環蝕給我的根管治療三啟示!

全台在夯日環蝕給我的根管治療三啟示!
  說也奇怪,這幾天全台在夯日環蝕,   但我卻興致缺缺,壓根兒也沒想要參與這百年一次的盛事。   主要是因為接下來要有非常重要的階段性任務,可以說是我最近這半年都把精力放在這上面了,希望順利、以及好結果。   週日的午後,全家在附近晃晃,本想再開著車繞去海邊吹海風,   無奈,毒辣的太陽,狠狠地說:ㄟㄟㄟ~我等下有個世紀大表演也,給我滾回家去欣賞...

仇醫與緣

仇醫與緣
每天往返高鐵,精益求精專研我最愛的根管治療, . 但今天兩則情境,似乎多少澆息我的熱忱。 . 第一則,衛福部的新聞,當你們在拍手叫好時,未來必會如此短視而反遭吞噬。 . 第二則,無緣的病人就是無緣,當您起心動念造口業,嗔恨時,就把彼此緣分推的更遠,大家彼此更加無緣。人的無知在於過度強求緣分。 . 殊不知,有因未必有緣。 . 我們需要彼此尊重,與合理對待。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聊聊天,聽故事 今天,一位在我這邊根管治療與回診持續 3~4年的病人跟我道別。我也,請他好好珍重。   最近這些日子,一些老病人紛紛從我這邊陸陸續續畢業,令我萬般開心。   因為我非常重視回診,所以這些老病人,幾乎都是我根管治療後的病人回診。   這些老病人回診的時候與其說是巡一巡牙齒,不如說是來聊聊他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去哪兒旅遊、有趣的見聞、工作上...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社交距離是美德 最近搭高鐵往返台北,格外擔心。   除了疫情的關係,還有就是連假後,11個景點的警訊,不免令人恐懼加深。   口罩、耳機、帽子,永遠是我做高鐵準裝配。   今天,看著手機影片中十多年前的舊片「墨攻」;一直聽到主角的名子「革離」讓我格外的有感覺。   整個片中,墨者革離、革離、革離、革離...的...聽著聽著,就聽成「隔離」。 &...

輪胎漏氣原來是破塞子惹的禍!與我根管治療上的小啟發

輪胎漏氣原來是破塞子惹的禍!與我根管治療上的小啟發
  輪胎消風原來就是塞子惹的禍 前幾天,享受完寒舍艾美探索廚房、逛完誠品後;心滿意足的回到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   依照往常地扭動啟動器,突然「嗶!嗶!嗶!」胎壓警示大響,把我平靜的內心,給升高警戒!   前幾天,也是遇到一樣的情況,雖然上次臨時在加油站充飽氣後,自己以為沒事,今天卻又出狀況。   眼看著現在時間已經是六點多,焦急的我心想,周末大家都放假的...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Zoe 小姐那顆被手肘 A 到的門牙
  寒冬中的清秀白皙的 Miss Zoe 塞滿行程的這一天,除了臨床看診外之外,那位初診評估的女孩兒,著實給我一個震撼。   像我之前在 FB 提到的,我超愛初診評估的。   因為,每個病人的故事都是非常的獨一無二的。   這也是我的中心思想「沒有任何一位病人需要根管治療的原因,是一模一樣的;而治療計畫都是獨一無二的!」 所以,三不五時,常常有訊息問我:『聽...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張主任,我 11 喝熱水、冰水會痛!』   『張主任,我 12 一年多前根管重新治療後,到現在還,悶悶脹脹的!』   『張主任,就是 12 這牙根尖端有黑影,會不會再度惡化呀!』   當我一踏進診間,問問問,連三問的楊小姐,讓我驚訝萬分。   暗暗心想:咦?她怎麼會知道我們牙科的術語?該不會是來踢館的吧?   忐忑不安之餘,口中默念:心若冰清、天...

你居然還相信這迷思:電影說抽神經、根管治療很傷身很毒?美國牙髓病學會最新聲明,濃縮三點精華!

你居然還相信這迷思:電影說抽神經、根管治療很傷身很毒?美國牙髓病學會最新聲明,濃縮三點精華!
醫師,我看電影說根管治療很傷身? 過年期間,有很多非牙醫的親朋好友,紛紛在不同場合、或是私訊問我關於根管治療對於身體是有害的。   我覺得非常奇怪,就在這一兩個月,突然這麼密集。   一問之下,他們好像是看了某部電影後,而產生對於根管治療的疑問?甚至認為牙齒抽神經治療是對身體非常傷害的。   其實,不只是這部電影,在這部電影還沒問世前,長期以來一直就有「根管治療傷身的...

今年最後一位病人,披著成人皮囊、天真無邪的大小男孩。拳頭般大凹陷的前額、及佈滿拉鍊般疤痕的頭殼,等著菩薩的接引!

今年最後一位病人,披著成人皮囊、天真無邪的大小男孩。拳頭般大凹陷的前額、及佈滿拉鍊般疤痕的頭殼,等著菩薩的接引!
2018 年的最後一個看診日,在我診間裡那父子的對話,替這冷颼颼的午後,劃上溫暖的句點。   他,38 歲的文傑,是我在新竹看診到今天,可能是緣分,也是唯一遇到這位束縛在大男孩軀殼中的「小朋友」病人!     眼鏡 「文傑,輪到您囉,我們來拍攝一張牙科環口攝影X光片!」助理小梅,打開診間的門,輕聲的對著坐在候診區的文傑以及文傑的父親說著!文傑頭上那頂紅底綠花紋點綴的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