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科麻醉

咬爛的嘴破,燙醒西裝筆挺阿福伯30年前的那個中秋節夜晚…

咬爛的嘴破,燙醒西裝筆挺阿福伯30年前的那個中秋節夜晚…
前情提要 請點閱上一篇連結:五年後的父親節,遲來的是眼神空洞的麻糬伯。   阿福伯,人稱麻糬伯,是我的老病人姍姍的阿公,他從五六年前我在台大的時候,就開始這個奇妙緣分。   因為五年前,阿福伯的一場生病,以至於他無法順利完成治療。   然而,多年後來到新竹的我,卻與我再續前緣吧!     西裝筆挺的阿福伯 五年前,那顆治療了 7 次,且就差最後一條...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那天,混亂的下午診剛結束,因為來不及吃午餐,脫下白袍,奪門而出。一開門,迎面,險些撞上一名約莫 70 歲穿著原住民服飾的老伯伯。   道歉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伯伯佈滿皺紋的手,拉住了我,操著生硬的國語,一手指著下巴的地方,直說:「球!球!球!」   我停下來,就候診區的椅子,請老伯伯先坐下慢慢說,好奇的想說老伯伯想表達什麼。     從司馬庫斯到新竹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