滷蛋、甜甜圈與鋼管治療。不是井蛙夏蟲的侷限,而是…

滷蛋

小貝的滷蛋與甜甜圈

前幾天開著車,全家大小共襄盛舉牙科的秋季科遊。

 

『董!』關上車門,一屁股坐上粉紅色的 Recaro 的汽車安座椅,拉著 Kitty 貓包覆著的安全帶,花了約莫 49秒才扣好的安全帶,小貝乖乖地清點著三位一起出遊的佩佩豬小姐、彼得兔先生、還有機械恐龍先生。

 

茲 ~ 轟 ~發動著我那台年紀跟小貝一樣的小白車。

 

當我設定完導航,依照慣例,google 小姐甜美地說著:「到達目的地時間,63 分鐘!」我就知道這會是一段漫長的車程了。

 

『老爹!老爹手機連接藍芽、幫我點花媽說故事、然後我要聽妖妖要吃唐僧肉,謝謝老爹!』開車嘛!小貝總是習慣對老爸我,下達開車 SOP。話說,最近小貝特愛聽花媽說故事的妖妖要吃唐僧肉系列,我自己聽著聽著也發現這改編的西遊記還挺不錯有趣的。

 

聽著 youtube 中花媽口沫橫飛地說著,白骨精妖妖怎麼計畫支開孫悟空,怎麼計畫抓住唐僧。津津有味之際,下了 110KM 出口的交流道,右轉台三線。頓時,眼前一家 7-11 便利商店,正對著我鼓漲到快把皮帶鼓爆的膀胱 say hello

 

『老爹,我想吃囉能〈滷蛋〉!』當我洩洪完並經過櫃檯,這時小貝突然拉住我的衣角,冒出這一句話。這麼突如其來沒頭沒尾的說著要吃囉能〈滷蛋〉,我倒是頗不願意的;因為快中午了,加上再坐個 30 分鐘的車程,就到達吃午餐目的地了。

 

但茶葉與醬油地的香味,直接竄進我咕嚕咕嚕的肚子;而胃的空洞回音也地不爭氣地站在小貝這一邊。當我回過神來,左手已經拿起袋子,右手握起夾子,在電鍋裡夾了兩顆滷蛋;Icash 結完帳,遞給小貝。

 

「來,我們吃完再出發吧!」

 

「老爹!不是滷蛋是督能!」小貝看著袋子哩深咖啡色汁液的茶葉蛋,嘟著嘴失望地搖搖頭說著。

 

「督能??你不是要囉能嗎?」看著蛋殼的裂紋花斑斑地,畫出香噴噴的滷汁滲透痕,我非常疑惑的看著小被問到。

 

「是『督能』不是『囉能』啦!」小貝含糊不清地指著另一個玻璃櫥窗。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甜甜圈呀!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donut」,小貝的童言童音說成「都能」;而我卻聽成滷蛋的「囉能」。

 

這時,腦中浮現出「多拿滋 = donut = 督能」;「滷蛋 = 囉能」;「督能不是囉能,囉能也不是督能」。

 

鋼管治療 = 根管治療 ?

本來覺得沒什麼,開著車邊開邊想著,這麼簡單的滷蛋與甜甜圈,在小貝可愛稚氣的語氣說出時,聽在我耳中居然完全是不一樣的東西。

 

啊!原來是這樣的呀,這怎麼跟我臨床上常聽到的「鋼管治療」的諧音一樣呀。

 

很常在臨床上,當我跟病人解說,他的牙齒需要根管治療時;有些可愛的阿伯、阿婆都會疑惑地回著我說:「醫生呀!鋼管治療?這是什麼呀?拿著鋼管弄一弄喔?這麼粗會不會很痛呀?」

 

「阿婆!是根管治療啦!不是鋼管治療啦!」

 

知識本身就是個偏見?

漸漸地我覺得,認知的建構,本身就是個偏見!隨著越專門的知識體系的建立,我們的偏見就越容易落入傲慢的深淵。

 

就像,一班民眾,平常怎麼有機會接觸到「根管治療」這名詞;當牙齒因為種種原因而需要根管治療時,我們在與病人解說時,病人當然用他已經建構的知識、認知中,挑一個概念來理解我們醫生使用的名詞。

 

常常為了這根管治療不是鋼管治療的誤解,只好在病人的腦中翻出曾經出現在他們記憶裡的名詞。像是,抽神經、毒神經…等。

 

所以,當病人聽到「根管治療」,不知道什麼是根管,而鋼管倒是比較日常常聽到的,於是就聯結再一起成為「鋼管治療」。我也不會去怪他們,因為這就是所謂的知識偏見呀!

 

不是井蛙夏蟲的侷限,而是我們人類的傲慢

我認為「井蛙不可語於海, 夏蟲不可語於冰」是個中性的用語,而不是過往常把這兩段話貼上負面的標籤。

 

井蛙與夏蟲,只不過是他們的本質就是如此,這中性的本質沒有好沒有壞、沒有善沒有惡、沒有分別;只不過在他們的建構的世界中,根本沒有海與冰,而我們人類的視角卻是有。

 

我這邊沒有要批評什麼的意味,而是時時警惕自己,我們每個人都是個獨立個體;尊重每個生命價值的平等。

 

然而你我的生長環境、教育背景、價值觀塑形、所處環境當下…等,都不是從「阪華機械」(Hanka Robotics)的生產線所組裝而成的;當然不能以你的價值觀來霸凌其他人的意見;甚至躲在網路背後,以片面訊息來進行所謂的「鄉民公審」

 

齊物!齊什麼物?我想,既不是樹的菩提、也不是鏡臺的明鏡吧!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