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連夜雨,燒聲卻遇小龍女!資訊過載的時代,您可做的三件事情

最新更新日期

『我燒聲了!』扯著嘶啞的破嗓,一整天的說話下來,喉嚨的火燒山,光是一支沒有上油的老電風扇『嘎嘎嘎!』是吹不涼的呀!

 

助理小蘭,立馬遞上一瓶草本潤喉錠,「企圖」讓我生鏽的喉嚨聲音潤滑一番,也順便滅一滅這一整天累積下來的「火」。〈註解:小蘭,是我們助理四大金釵之一。〉

 

故事回到那天早上…

 

燒聲卻看小龍女2

8:50AM

踏進醫院大廳,『健康醫院』圖騰直接印在大廳的中央,緊繃的氛圍直接寫在制服筆挺的人員臉上。

 

越過大廳,『本院全面禁止吸菸、嚼食檳榔…』這段聽似溫柔的廣播,卻為我這沙啞的一日,拉開的序曲。

 

轉入幽靜的小路,走到大樹旁的分館,麻雀吱吱喳喳條上跳下;『多麼靜謐呀!』我呼吸著這份安詳。

 

推開牙科診間大門!『嘩!哄!呱!』水洩不通的人潮,和著手機的對話音、youtube 的節目聲,不時還參雜著小孩的『我不要!我不要!』彆扭的哭喊;小小候診區,成了菜市場了!

 

帶著圓盤花帽的阿桑對著報到櫃台窗口喊著:『小姐、小姐我先來的』。

 

這時一隻戴著黃色袖套的左手,直接架開花帽阿桑,卡到前面去說著:『不~不是我,是我啦,我健保卡先放這邊!』

 

花帽阿桑,直接嘟著她右手那包裝滿花椰菜的五斤紅白條紋塑膠袋,想把擋在前面黃色袖套左手的阿姨推開,並不甘示弱地說道:『妳沒看到我約診卡先放嗎?』

 

這些哄哄鬧鬧擠著報到的忠實病患,每次都在周四開診前就在櫃台區展現十足的誠意;正打算快速穿越這些阿桑與阿姨時,就在櫃台右邊那擺著書報角落,散發出一股鬧中取靜的氣場。

 

及腰的烏溜黑髮頂著斗笠,約莫170公分高挑且穠纖合度的她,襯著一席簡樸雪白刺眼的套裝,靜靜站在書報架旁的,瞧著這一切似乎與她不相干紛亂。心頭閃過,這斗笠好眼熟,而這份仙氣好像在哪兒遇過;有點像古墓派中的小龍女般。

 

思索著腦中的硬碟,經過一格一格診間時候,瞥見三診的名牌,上面掛的是『彌勒佛Dr.金』的大名;門口菜市場的人潮應該就是擠著來朝聖的吧!〈註解:彌勒佛Dr.金,是本科口外三天王之一。〉

 

直接走向盡頭的辦公室,邊想,邊拉開我椅子後面的鐵抽屜,先找個喉糖頂一下吧!頂一下我這個昨日賣力演講後的燒聲的喉嚨。

 

『主任,有 New 喔!』助理小蘭很盡責地的在8:59分闖入辦公室,把我從亂七八糟的早晨給拖出去。〈註解:New代表的是我的初診評估病人。〉

 

『唉!』長嘆了一聲,這叫『屋漏偏逢連夜雨,燒聲卻要看初診!

 

9:01AM

龍 X X小姐,看著辦公室電腦螢幕,病人的名字三個大字,似乎在哪兒見過。這麼奇特的姓,除了歌星龍千玉之外,這是我第二個見到的名字;也是我記憶深刻的姓氏。

 

『主任婗,牙肉腫包包婗,我又來找您噠!』就在我踏進診間的剎那,摘下那頂斗笠,她獨特若有似無的含著氣的尾音,帶點無奈央求地說著。

 

『啊!是您!妳不是去找尋那個塞葉子秘方嗎?』我會這麼有印象,不是因為她的姓氏、也不是她輕柔特殊的尾音、更不是她那一身白到刺眼的套裝,而一年多前的那天晚上的初診評估,直叫我火燒心頭!

 

『主任婗,對不起我錯了婗,早該聽您的建議噠!主任幫我治療噠!』她雙手緊捏著那頂斗笠,低著頭抱歉地『婗婗噠!』說著。

 

一年半前的夜晚

看著名字、聽著她的回話,我的思緒飄回一年半前的夜晚;約莫八點多,候診區已經剩下最後一位病人了。

 

『頗。詭。異』我只能用三個字在這個時間點、空蕩蕩候診區的夜晚,坐著這麼一位烏溜黑髮及腰並頂著斗笠,一席簡樸雪白刺眼的套裝直接拖到地面,蓋住整個鞋子。

 

心想:誰會在這沒有太陽的夜晚,一身白、戴著斗笠呀?怪歸怪,身為醫師該做的還是要做。

 

『張主任婗,牙黑黑、洞大大婗、要補補噠…』摘下那頂斗笠,龍小姐操著特殊的尾音,說這她這次來的主訴與目的。〈心中 OS:斗笠摘下,看起來也是與一般人無異的女子呀!至於為什麼要戴斗笠,我也不便多問。〉

 

『龍小姐,接下來有一些問題要請教您喔?』於是那時我就依照疾病史牙科病史,仔仔細細的問了一次。

 

問到後面,她有點不悅地說到:『主任婗!可以不要問這麼多婗!直接補一補就好噠!』

 

『很抱歉,我必須問仔細呀。而且,您的蛀牙已經感染到牙髓神經了,需要根管治療抽神經喔!』

 

『可是主任婗!妳看這文章婗!說道蛀牙補起來好了,千萬不要讓醫師抽神經,否則會亂了經脈噠!』龍小姐遞過來ipad,一篇OO內容農場文,看了讓我血壓飆高。仔細研究一番內容,玄之又玄的說法,遑論連作者都是莫名其妙的筆名。

 

我不爽地指著她的X光片說:『妳看這!妳的蛀牙直接吃到牙髓腔了啦!直接補起來的話,之後牙肉會腫起來喔…』

 

龍小姐搶著打斷我的話:『可是主任婗!妳看另一篇文章婗!文章說塞這個葉子在蛀牙洞裡,牙齒神經自己就會長好噠!』

 

這天晚上,我說什麼,龍小姐總是會找出一篇網路奇怪論點的文章給我看;我出一招、她回一招地對戰,最後只好使出最高心法:『心若冰清,天塌不驚,佛度有緣人,送客!

 

但她的『婗婗噠!』的特別尾音,繞樑多日揮之不去;激起我的『笨初衷』。

 

笨初衷

幫了龍小姐約了後續治療時間,鬆了一口氣。丟了兩顆小蘭給我的草本潤喉錠到口中,來潤滑燒聲並生鏽的喉嚨;靠在椅背,想著一年半前的夜晚,激起我的初衷是什麼?

 

一年半前那天晚上,望著龍小姐飄離診間,感慨萬千。心想著,我們還需要像過往年代對資訊的管控概念嗎?還是在那個『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年代嗎?怕民眾知道太多?封鎖訊息?以為我們不講不說,大家就不知道嗎?以為民眾都找不到資訊嗎?

 

我想,過去的確可以藉由蒙眼、摀耳來截斷訊息流竄,但現在這萬物互聯、資訊過載、與內容農場充斥的年代,我們也無法阻止民眾搜尋獲得資訊。悲催的是,民怎麼去選擇資訊、解讀資訊不是我們能夠干預的。

 

那,我能做些什麼呢?怎麼可以主動出擊呢?

 

既然不能防堵這洪流,那我就新闢渠道吧!』於是,我默默設下我的宏願,賭那一口氣,我就是有本事,在牙髓病、根管治療抽神經領域,我產出我自己的內容,雖不敢說是完美無瑕,但至少我敢署名、並對自己文章負責。並虛心接受指教,修改與勘誤。

 

我要求自己,每一篇衛教文章,都是有憑有據。因此不會太新穎絢爛華麗的內容;因為,有些新穎穎絢爛華麗的東西,尚未有長期的實證結果,也就是證據力太低;或多半是經驗之談。

 

這樣做,雖無法打敗內容農場,但至少病人有機會見到平衡文章,而不是一昧地被道聽塗說牽著走。

 

資訊過載的時代,您可做的三件事情

 請永遠保持懷疑的態度。

因人性的特色,往往就是選擇自己想聽、想看的內容,容易偏頗;當您覺得一項資訊,全部講的都是你愛聽的,這就必須提高警覺了。

 

請尊重眼前的醫療團隊。

因為唯有面對面的診察,才有辦法做出您專屬的建議;所有收集到的資訊與文章,也許某幾項看似跟您的狀況很像,但這些都對著一群人所敘述的;唯有一對一、面對面的鑑別診斷才是為您量身訂做的。

 

請誠實告知醫療團隊您想諮詢第二意見,

而不是以您所選擇相信的資訊,來質疑、說服您眼前的醫療團隊。


 

醫病關係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

 

而是,活生生關心您的醫療團隊就站在您面前,您卻相信道聽、膜拜塗說。

 


延伸閱讀

醫病關係的文章

 

抽神經,沒抽乾淨系列文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