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鬼門關那天,我看完血觀音。提醒我的卻是笑彌勒…

最新更新日期

這幾天,趁著幾個盛情要約的演講空檔之餘,分個三次看完這部去年金馬最佳劇情片-血觀音,幾個感想馬上速記。

 

從去年以來,有的人會跟我說這是一部恐怖驚悚片、有的人跟我說這是一部懸疑片、另外有人跟我說這是警世片。無論如何,我覺得看電影呀,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撇開劇情融合眾多台灣過去的政治、社會歷史事件、或人與人間的勾心鬥角外,而我看到的是『苦』!

 

這苦,也許可從人生八大苦一窺得知: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苦。血觀音這部片子,全部包含了,有機會大家細細品味一番。

笑彌勒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榮華富貴過眼雲煙,當我們為了名聲、錢財,攻於算計、精於心術;但殘酷的事實,就是沒有任何東西是在你死亡後是可以帶走的。

 

當我們在名為太虛的地表上,氣流進出肺臟、心臟蹦蹦跳著、大腦皮質幾百億個神經元 24 小時不斷做工,我們活著。而當生命起始的一顆細胞到終了的一個沙粒時,試問,何謂真假?何謂無有?

.

令我反思的是,最後一幕她的DNR被撕毀後,躺在的病床上,只能盯著天花板、看著坐在旁邊的從前的她;這樣有辦法『好死』嗎?

 

我認為,人到生命盡頭,最難得的,我認為就是所謂的『好死』!這無論你有多大的權勢、錢財也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這好死,不只是肉體上的,而是心靈層面也需同時俱足,才算是真正善終。這有多難您知道嗎?光是肉體上就有太多我們各類醫療根本無法控制的未知數。撇除醫療,很多時候就是你想好好地走,卻是很多外力不讓你走,就像是她的最後一幕。這無非是一個無間地獄嗎?

 

駕著小舟的人生

在這幾十年的生命河流中,人人都駕著自己的小舟。有柴油發動的汽船、也有手搖的扁舟、又或許您是踩著雙人天鵝船。偏偏沒有任何一條河流是一模一樣的,時而彎彎曲曲、時而起起伏伏,偶遇水淺乾涸時的索然無味,但轉個彎便是水深靜謐的深潭。緊接著,又見『嘩啦!嘩啦!』被亂石激起如一堆堆雪的瀑布,驚險萬分,衝破驚濤後,迎向無風無雨更無晴的江海。

 

血觀音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那條河流,只不過是河流相互交會,甚至搶道;彼此的小船在某個時機點可以和諧並行,但也會在技巧性地撞沉伴行的友船,甚至強行駛入對方的河道。的確,這是我們日日夜夜的常態,但我們需要過分擔心隨時被撞沉,而雙眼緊盯著操縱桿不放嗎?適度的抬起頭,目光移向四周,您或許會發現岸邊跳來跳去的猴兒,聽見啼呀啼的猿聲。

 

血觀音刻劃了你我虛妄的影子,不可否認我們人性或多或少都有那一尊時大時小的「血觀音」。但請不要忘了,您這虛妄的影子本來就是無法用王爾德的利刃,一刀兩斷地從您腳跟切開;這就是活生生的人性。

 

不過,也無須沮喪,因為「笑彌勒」蹲踞在每個細胞核中,笑容滿面地跟您說:『我永遠在這兒,等著您』。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