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節牙科值班,就是要綠色包裝乖乖與zero可樂

中元節綠色包裝的乖乖

『主任!妳臉看起來blue blue的呀,該不會是卡到陰吧!』才正走進辦公室、放好包包;一轉身,小梅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眼前。她手上拎著一大包中元普渡的供品;嘿嘿~我想應該就是助理們愛吃的零食吧!

 

『一張小朋友,就只有這些呀,錢越來越不夠力囉!』我拿著手中的發票明細大致瞄了一下,無奈地說著。看著小梅手上那包塞滿滿全聯購物袋我指定的綠色包裝的椰子口味的乖乖、韓國Enaak小雞麵、當然還有那個一整箱佔據了一半預算的三個大大TTL紅字的台灣菸酒花雕雞麵。

 

中元節對醫院來說說,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台灣幾乎沒有醫院會輕易的忽視這個每年重大的日子;而我們牙科,照例也是誠心的祝頌這個節日,但是乖乖絕對只能拜椰子口味綠色包裝的。絕對、絕對要綠色包裝的乖乖。

 

中元節

 

那一年,我是英騰醫師

在醫院裡面,位階最低的是克拉克醫師〈clerk也就是所謂的見習醫師〉,再上去就是實習醫師intern了〈也就是大家口中的英騰醫師〉。

 

實習醫師結束後,留在醫院的醫師就,從住院醫師resident做起,幾年下來慢慢的成為總醫師也就是總住院醫師〈也就是所謂的CR〉。

 

再上去就是準主治醫師有〈有人稱之為fellow,但這部是每個醫院都有〉;接下來就是主治醫了〈也就是簡稱的V〉,根據年資的不同有大V、小V、漾V〈young V〉、以及各種各類V…等。

 

說到牙科急診,我們牙科值班絕對不會是一個人待命的,而是都會有一個住院醫師跟一個實習醫師搭配一組共同組成值班第一線。那一年,當我還是小小實習醫師的時候,好巧不巧剛好在中元節輪到急診牙科值班;傍晚五點交班以後,依照規矩,拿起phs撥了號碼給當天跟我一起值班的住院醫師學長。

 

報這phs號碼的動作,有兩個目的,第一,是交互確認我倆要共度一宿了;其二,要是急診有牙科照會的時候〈照會:就是醫院急診室的急診醫師、或在檢傷分類的時候,發現是牙科相關的問題,他們會call 值班的牙科住院醫師,請我們幫忙〉,好讓值班的牙科住院醫師學長,能夠找的到我們這些實習醫師小幫手,一同前往牙科急診室協助。

 

然而牙科急診在平日的值班夜晚,常常落差很大,有時候是零call,有時候是十幾call。〈每一個call,代表一個急診牙科照會〉當然不用多說,大家都期待是零call,或是call的越少越好呀!

 

三口訣:能吃趕快吃、能洗澡快快洗、能睡趕快睡

話說,跟學長報完phs的號碼後,趕緊衝到醫院的美食街,胡亂地扒著自助餐;邊吃邊想著明天一大早,我要在台下大大小小各級醫師一百多人的晨會上,報告急診牙科的主題時,這些口中吃著的魯肉、炸雞翅,索然無味,不過就是一堆蛋白質在嚼呀嚼地被吞下肚。

 

吞完這些能蛋白質後,走出餐廳,拐個彎正打算從地下室B1的樓梯爬上一樓前,那魔力般的紅橘的7,配上綠色的ELEVEN的招牌,把我給吸了進去。

 

因為都被明天報告的一堆文獻、課本、佔據這剛吃飽後缺血的大腦,苦思著投影片的英文字形要calibri好?還是Arial好?一大早大家精神不濟,ppt要白底好還是黑底好?要不要有音效?絢麗的轉場?當我走出小七,手上多了一包巧克力口味的乖乖、以及一罐冰涼涼的可口可樂。

 

匆匆上樓找了舍監報到領了鑰匙,轉開了15樓的男生值班宿舍的房門,看到書桌以及上下舖都沒有行李,心想著『咦?學長還沒到?』

 

順手把可樂以及巧克力乖乖順手丟在書架上;醫師袍在椅背上一擱,然後脫個精光,衝入破洞的塑膠浴缸中,速速地稀哩呼嚕站著從頭到腳一次洗完。題外話,剛有說在平日牙科急診的值班,就是個運氣大考驗,要是平日你有做好事,像是扶老太太過馬路呀、隨手撿垃圾啦…等,你就非常有機會的能夠在這五分鐘洗澡的時候,沒有被驚嚇的phs鈴聲給中斷。

 

所以值班口耳相傳的三口訣:能吃趕快吃、能洗澡快快洗、能睡趕快睡。

 

走出浴室換上衣服,phs也沒有任何未接來電;暗自竊喜,心想,就差睡覺,今晚我就能夠順利下庄了。

 

紅色包裝的乖乖、紅色罐裝的可口可樂

打開筆電,點擊明天報告ppt檔案,不斷地修修改改,腦中cpu使用率逼近100%,核心溫度飆高;再下去的話熱當機是無可厚非啦!順手在頭頂的書架上一抓,撕開巧克力口味的乖乖,一把送入口中。接下來可口可樂拉環一壓,咕嚕咕嚕,冰鎮的可口可樂比筆電散熱風散還夠力,瞬間降溫。

 

有著乖乖與可樂的加持,加上腦內啡大量釋放;嘴巴、雙手、與大腦,就好像在伯恩斯坦的指揮下,在ppt上演奏出自由頌的高潮。

 

『喀啦!喀答!』門鎖轉動的聲音。

 

『啊!!!學弟,你、你、你……唉呦威呀…』學長一打開門,第一句極度誇張高八度的開場,把我從伯恩斯坦的自由頌硬生生地給拽下。

 

『學長,我,我,怎麼了嗎?』

 

『就是你的的乖乖呀跟可樂呀!不能吃呀,不能吃啊,尤其是今天呀!』學長無奈,但神秘兮兮地說著。

 

今晚一起值班的學長,是最資深的第四年住院醫師R4學長,以他4-5年值班的經驗,什麼樣的值班禁忌、各種街談巷議可以說是瞭若指掌。

 

學長一進門,行李往床上一丟床邊一坐,告訴我一個傳說。大致是這的,據說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在牙科的值班室有個所謂的『習俗 』,就是在值班的時候,大家都喜歡買一包乖乖加上可樂來暗示或是期望著順利下庄。

 

可是,重點來了,這乖乖與可樂非常有講究。

 

這可樂呢?就只能用Zero的,因為諧音的關係,Zero代表phs零call,也就是整晚沒有需要看牙科急診的病人。

 

另外,乖乖只能用『綠色』包裝的,不可以用紅色或黃色包裝的,這就是因為顏色關係;也就是紅綠燈的概念。而紅色包裝,暗示著整個晚上有可能會在一個「紅色警戒」般的忙碌與難症,黃色當然是介在中間,而綠色呢就代表著能夠安穩peace地度過一整晚。

 

但看看我卻是「吃著紅色包裝的巧克力口味乖乖,與紅色包裝的原味可樂!」加上,今天這一晚,是一年一度的「中元」呀,無怪乎這三連發,讓學長這般地吃驚以及無奈。

 

『嘟!嘟!嘟!喂,我牙科值班…』學長才講完這傳說不到2分鐘,他的phs就炸響了,看來我倆要出任務了。披上白袍,緊跟著學長奔出值班宿舍,關上房門之際,瞥見桌上那包吃一半的乖乖以及可樂,以及忘了闔上螢幕停留在最後一張「Thank you」的筆電,心想:『等等回來再繼續弄ppt好了!』沒想到這一出房門,下次我看到這台筆電已經是隔日的8點交班時刻了。

 

那一晚,我與學長就再也沒時間踏進房間一步了;而接不完的急診牙科,或許是我的『紅色包裝巧克力口味乖乖,與紅色包裝的原味可樂』傑作,又或許這些只不過是個小概率事件,只不過剛好在這中元節的牙科急診夜晚,被我給嘟到了。

 

中元節就是要綠色包裝的乖乖

『主任,主任,為什麼一定要綠色包裝的乖乖呀?主任你喜歡吃椰子口味的喔?巧克力口味或是五香的不好嗎?』小梅伸手從全聯大提袋中撈出一包說道。

 

『嘿嘿!小梅喔,我來跟妳說個我以前在值班的故事。』

 

延伸閱讀

牙科急診紅綠燈:何時該去牙科急診呢?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沒了牙根的小小梅的乳門牙,唱著艾莎公主的 let it go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甜姐兒小梅,那年過年新竹風城給她的兩份大禮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