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個終身會費。楓城牙醫校友會

最新更新日期

 

『每一個機構,每一個部門每一個崗位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不管是明是暗,第一步學會它,不過好多人還沒有走到這一步就已經死了,知道為何?自以為是。第二步,就是在這個遊戲裏面把線頭找出來,學會如何不去犯規,懂得如何線上球裏面玩,這樣才能勉強保持性命。』

 – 李文彬。寒戰。

這是我參加入校友會的原點,也許也會是終點。

 

終身會費

今天終於繳交了終身會費了,大家一定很好奇,到底是什麼終生會費呢?是什麼神秘團體?是直銷嗎?

答案就是「臺灣楓城牙醫學會」,乍聽之下,不就是眾多牙醫的學會的其中一項呢?其實不然,這是我的臺大牙醫專業學院畢業後的校友會。沒錯,這就是校友會!

說真的,在台灣這環境下,校友會與其他很夯的學會團體比起來,經營頗艱鉅的。以前學生時代,都不太了解這個學會到底在做什麼?不過就是一個吃吃喝喝的團體罷了,似乎沒有甚麼實質作為所在。

回想起來,這是身為一個人的偏見,也就是「因為不了解,而有所誤解。」

於是,那就進去了解吧!

 

大學時以系學會會長身分,旁聽。

記得大五的時候,擔任系學會會長一職;當然,有很多機會需要與校友會接觸,大多是辦活動時需要的贊助。

有幸的,以學生身分列席,也聽了不少那時候我們所謂「大人們」的開會議題。說真的,事不關己,不痛不癢,左耳進右耳出。

就這樣的過了兩年。

 

七年了

很幸運的,遇到許多提攜後進的前輩,引領著我進入楓城牙醫校友會的組織,已經七年了。說實在的,當時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可以擔任校友總會理事一職。

抱持著,既然這是個緣分,那就順勢而為,隨緣而生。心想著,只是人云亦云的「聽說」校友會的種種,不如就好好來了解這組織。

光是了解組織架構這一塊就讓我花了不少時間,運作模式,以及角色任務。當然,也看到了現實面以及困難處。

七年來,隨著每一屆的校友總會會長的帶領之下,更向前邁進一步。看到的是,我們都是在前人的努力上,更往前邁進。看到的是,困境之下,校友會如何踩穩腳步。

 

橋梁

這組織是溝通橋梁,是介於公會與學會的橋樑。相信,各行各業幾乎都有公會這組織,公會的作用在哪兒,我仍在摸索。但是,與公會溝通的最快捷徑就是透過校友會。

學術以及刊物一直都是校友會例行業務之一,只是這個時代、這個環境,學術以及刊物的定調有其方向需要摸索。

然而,最大的困境應屬於營運這一塊了,尤其是這麼一個不以營利為主的校友會,怎麼維持一定的開銷是很大的挑戰。尤其是個幹部們都都無給制,完全依賴的是一股熱忱。

但這股熱忱能撐多久呢?開會常常都是在晚上10:30,或是在假日時拋妻棄子,看著大家能夠參加某某大師的演講,某某厲害的 hand-on,前輩們卻不停地為了我們這個團體不被吃掉,在各地方奔走。

常有聽到學弟妹、學長姐冷言冷語說,這就是你們那些愛玩政治的人去搞就好。是這樣的嗎?

 

GAME

是人的地方就有所謂的利益,是個人利益?團體利益?所謂的公平正義喊喊就會掉下來的嗎?或是認為理所當然,社會就是這麼的理想嗎?我學生時代的卻是這麼認為,想說公平正義不就是像吃飯喝水一樣的嗎。

但大人世界的遊戲是這樣玩的嗎?個人或是團體,都是把利益極大化,你被犧牲是理所當然,人的進化不就是這樣嗎?

與其說是制衡或是各取所需呢?不如說是大家一起玩遊戲。你不參與,那就等著當被吃掉的那一方吧。

 

結語

終於,交了終身會費,是對於校友會的認可,也是感謝校友會的辛勞。以上純粹是剛剛交了終身會費有感。

 

這是我參加入校友會的原點,也許也會是終點。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