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管封填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聊聊天,聽故事 今天,一位在我這邊根管治療與回診持續 3~4年的病人跟我道別。我也,請他好好珍重。   最近這些日子,一些老病人紛紛從我這邊陸陸續續畢業,令我萬般開心。   因為我非常重視回診,所以這些老病人,幾乎都是我根管治療後的病人回診。   這些老病人回診的時候與其說是巡一巡牙齒,不如說是來聊聊他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去哪兒旅遊、有趣的見聞、工作上...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脖子後那法輪的神祕圖騰 終於,過完上週那個緊張刺激的選舉日了。   正如往常,穿過好比投票所一圈一圈排隊人潮的醫院大廳,走向後棟牙科;選舉時候的那份熱鬧,似乎被分館門口那顆五層樓高大樹的光合作用,給代謝一乾二淨。   辦公室桌上堆滿各個學會琳瑯滿目的課程 DM,卻一點也勾不起我打開的慾望。   舀了一瓢的即溶咖啡粉,就著飲水機的熱水和著冰水,調成約莫60度C的的深褐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