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最新更新日期

選舉

脖子後那法輪的神祕圖騰

終於,過完上週那個緊張刺激的選舉日了。

 

正如往常,穿過好比投票所一圈一圈排隊人潮的醫院大廳,走向後棟牙科;選舉時候的那份熱鬧,似乎被分館門口那顆五層樓高大樹的光合作用,給代謝一乾二淨。

 

辦公室桌上堆滿各個學會琳瑯滿目的課程 DM,卻一點也勾不起我打開的慾望。

 

舀了一瓢的即溶咖啡粉,就著飲水機的熱水和著冰水,調成約莫60度C的的深褐色的液體,準備開啟今日看診的儀式!

 

『主任不要喝了啦!該看診囉。你看、你看又是一個媽寶,主任您自己好自為之,嘖嘖嘖!』助理小梅,闖進辦公室,把我從浸泡在咖啡因的濃郁,倏地拉出。

 

診療椅子上,背對著我坐著一位大男孩,他那剃出一個大大閃電的短短的三分頭,脖子右後露出一個好像是法輪的神祕圖騰,格外抓住我目光。

 

『阿霞姨,好久不見!』我說。站在男孩旁邊,正是我的一位老病人阿霞姨。〈關於阿霞姨的故事,等我之後來說〉

 

『張主任,這我兒子啦!發仔』指著坐在椅子上,那位低著頭完全不理我,只管在手遊上舞著手指的男孩,阿霞姨開心的說道。

 

『喔!原來是阿霞姨的兒子呀,他…怎麼了嗎?』邊說我腦中邊思索著,記得半年前的一個約診結束後,阿霞姨曾經很沮上的說過。

 

她那個最疼愛的兒子,好像再一次吃晚餐的時候,本來隨意地聊到支持哪個黨派如何如何;最後卻以嚴重爭吵與對立,憤而離家出走收場,留下那半碗涼掉的白飯與心碎的阿霞姨。至於更詳細的到底是什麼,她也不願不想多說!

 

『ㄟ~ㄟ~ㄟ~我不知道你安怎啦!你自己跟醫師說啦!』阿霞姨拍著後腦杓哪個閃電,催促地說著。

 

『好啦!好啦!』發仔不耐煩地,關上手機。『咚!』重重地放在置物檯上。

 

『一!啊!醫生你看。』發仔嘟著嘴露出缺了一大半的左上大門牙;就在那如刀鋒般的門牙斜斷面上,蠕動著像是一條暗紅橘色的毛毛蟲。

 

『這…斷得很俐落哩,你左上大門牙怎麼了?』看這這條早已被汙染徹底的根管充填材馬來膠,我不解地問道。

 

『唉 ~ 』這聲沉重的嘆氣,發仔帶出他這半年的逃家的故事。

 

 

享受疼痛的自由

離開家的發仔,沒什麼工作經驗,只好四處打零工溫飽肚子。

 

然而就在大選前的三四周,他接了一份臨時的工作,工作性質倒是頗簡單,就是跟著一群人,一起穿著某位候選人的背心,舉著重重的候選人看板牌子,上下班的時候,在重要路口鞠躬、揮手並喊話。

 

新竹的風大,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那一天傍晚,據說是去年最冷的一天;發仔只得將就穿著沒什麼功能的雨衣,拖著那只看板,站在隨時可能被積水潑濺的路口。

 

然而,那刁鑽的細雨仗著新竹的颶風,豪不留情地在發仔身上四處奔竄,凍麻了發仔四肢。他只能大力地揮手、吼出聲音,藉此打散這濕冷的寒意。

 

就是這麼的剛好,一輛展現高超壓在邊線上過彎的水泥車,呼嘯地從他身旁駛過去;那捲起渦輪般風壓,吹的看板猶如脫韁的野馬,逃出發仔凍僵的雙手,直往他臉上招呼去。

 

痛嗎?!

 

或許是天氣太冷了,發仔摀鼻子、摸摸斷掉缺一大塊的牙齒,感覺好像不是那麼的痛。

 

又或許,他在扛著這沉重不能摔落的選舉看版時,根本沒額外的精力去享受疼痛的自由!

 

發仔趕緊起看板、揮手、喊話;當他再次彎著腰鞠著躬的剎那,瞥見那半截漂浮的牙齒碎片,隨著雨水迅速被吸入黑水溝。

 

無奈嗎!?

 

或許他壓根兒沒多餘的自由,去追逐破碎分離的牙齒,只得眼睜睜地看著它被吞噬在雨水的渦流中。

 

隨著選戰倒數的緊迫,發仔沒時間去處理那顆斷牙;口罩成了他唯一療癒的工具。

 

戴著口罩,他不用擔心路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瘀青的嘴唇、及斷了半截的門牙。

 

戴著口罩,發仔幾近瘋狂地喊著「支持XXX,1月11回家投票!支持XXX,1月11回家投票!」

 

他,並非熱衷於選舉活動,回不回家投票也不關他甚什麼事。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扛著選舉看板,戴上口罩、喊著、鞠躬彎腰著,收工,領錢,吃飯。

 

或許瘋狂地喊叫著,能讓這一天時間趕快過去;或許大聲嘶吼著,讓他忘卻曾經有那麼一個機會,可以撈回雨中那半截斷牙的無奈。

 

1月10日 10:00 PM

 

發仔卸下看板,領了最後一天的薪水;喊了幾個星期的「1月11回家投票」,這耳際盤旋的餘音拉著發仔,走向國光客運,打了一張往新竹夜車的票。

 

 

那天的投票,不僅帶回了發仔

『張主任,我兒子那個斷裂的門牙還有救嗎?』阿霞姨焦急地說道。

 

『有呀,我打算幫他重新根管治療喔!』我看看椅子上繼續打著手遊發仔,看看阿霞姨,並接著說:『不過,治療要來好幾次,大概兩三個月喔!』

 

『好幾次、兩三個月呀,我…』發仔抬起頭,若有所思地喃喃說道。

 

『沒問題的,發仔,你就好好在張主任這邊做治療,張主任技術很好的!』阿霞姨不等發仔多想什麼,立刻答應下來。

 

『張主任,做半年、一年也沒問題!』阿霞姨拉著我白袍,眨眨眼接著說。

 

『媽!這很久也,這樣我都不能離開新竹啦!』發仔發牢騷地說道。

 

『你是我兒子,離家出走半年,好不容易回來投票了,我要請張主任把你牙齒做久一點。這樣你才會待在我身邊,媽媽不想再失去你了!』阿霞姨紅著眼鼻音濃濃地對著發仔說。

 

『媽…媽…我…我…我…』發仔的不再那麼的嗆,帶點愧對的語調,想說點什麼!

 

雖然阿霞姨的家務事我無權過問,但我知道,那天的投票,不僅帶回了發仔,更讓阿霞姨與發仔的莫名衝突與對立,卸下心防、邁向和解。

 

說到這不禁腦補 BGM:「當手中握住繁華,心情卻變得荒蕪,才發現世上,一切都會變卦。當青春剩下日記,烏絲就要變成白髮,不變的只有那首歌,在心中來回的唱…」

 

 

病歷小檔案

發仔的故事,有告訴我們幾個根管治療相關的主題,看官可點選連結:

1. 根管充填是什麼:我的根管治療〈抽神經〉過牙齒的 X 光片裡面有白色的毛毛蟲,好可怕 …

 

2. 重抽神經。醫生說我要重新根管治療,到底有沒有必要根管再治療呀?

 

3. 牙外傷怎麼辦(1):主要原因、國小居然才是高峰期?外傷牙5大原因與3必要預防方式

 

4. 牙外傷怎麼辦(2):牙外傷,與牙裂傻傻分不清楚!這兩有關係嗎?

 

5. 牙外傷怎麼辦(3):醫師不要再問了啦,牙齒撞斷很痛,快治療啦!淺談從死神手中搶回來的問診。

 

6. 牙外傷怎麼辦(4):檢查-牙齒外傷雖緊急,臨床檢查不馬虎

 

7. 牙外傷怎麼辦(5):到底傷到牙齒哪裡呀?談談簡單牙齒外傷的簡單分類!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