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羅經理之一)

滑著手機地圖的羅經理,她的牙齦膿包竟與紅磚大樓裡的神秘牙醫診所…(羅經理之一)
  7-11那對男女間的對話 這一天,又是回台大擔任兼任主治醫師的日子。   胡亂喝了一碗粥,奔出家門,衝上第一班開往高鐵的接駁車。   帶著新買的藍芽耳機,雙層口罩,一個罩住嘴巴、一個罩住眼睛,就在安穩的高鐵上,瞇了半小時。   出了高鐵台北站,走過藍綠黃紅褐交錯的地下街,從 A8 出口冒出地面,頂著清晨的陽光便往信陽街那家我必吃的早餐店晃了過去。 &nb...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開心與失望的迴圈 終於,廖小姐那顆左下第二大臼齒的C 型神經管,那個手感。   啊!打通了。   掩不住內心的歡呼,雀躍,欣喜。   這種開心,就好像感冒鼻塞不通的我,吞了一口哇沙米,那像火山湧出的嗆辣,直衝腦門,眼淚直飆;然後,兩個鼻孔,忽然吸到久違的空氣呀!   小梅不愧就是小梅,看著我那自我陶醉的表請,她就用她一貫施捨的眼神,暗示著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