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三關,等待心臟科醫師宣判…

疼痛拉開序幕的早上

故事的開始,要回到幾天前,那個以疼痛拉開序幕的早上來說。

 

『轟隆!』窗外的雷聲比鬧鐘早個10分鐘,把我從淺眠期喚醒。側個身起床,霎時左後的肩胛骨下邊緣的一堆肌肉〈大小圓肌、前鋸肌、菱形肌〉的附著區域,稍微壓一下就痛,光是呼吸比較深的時候就會引發疼痛。而且這種痛還跟脈搏一樣的蹦蹦抽痛。舉個左手、選轉上半身也是誘發這種像是電到的疼痛。

 

身為一個牙醫師、又有物理治療師的背景,對於疼痛的理解與感受,當然有特別的多層次。如果要以一句話描述的話,就像是你的手指,被房間門重重夾上,那種椎心刺骨的痛、那種就像是電流亂竄的疼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原本不以為意,想說應該就是肌肉拉傷、或是睡覺姿勢不好吧,吃個止痛藥就過去了。那天早上,好在幾個都是使用顯微鏡的病人,讓我的上背部的姿勢壓力沒那麼顯著,但還是多少慢慢地累積。

 

到了下午,坐在醫師椅子上,本想轉個身看一下身後電腦螢幕上的電子病歷,沒想到居然無法轉過去,上半身完全是僵在那邊〈我想:應該是所謂的muscle guarding 吧〉。動作不順就算了,這時連稍微憋個氣,那種隨著脈搏蹦蹦劇痛,深層到像是孫悟空唸個縮小咒語,鑽到身體裡面,在拉扯這那一條條垂掛的痛覺神經。

 

過三關的心臟檢查

牙醫師過勞而死的消息幾乎年年都有,即便不是過勞,因為身體其他疾病而掛點的,也是每年都聽到好幾例。想到這,莫名的恐懼就好像晴空烈日的午後雷陣雨一樣;深怕自己也成為人家口中的消息之一。

 

因為這種疼痛的位置與型式太詭異了,掛了心臟內科看看吧!

 

至於為什麼要掛心臟內科,我想是我淺薄的知識使然,深怕要是有什麼主動脈剝離,或是心肌缺氧的,我還有一家大小需要呵護呀!

 

『聽診器聽起來沒什麼異樣!我先安排你抽個急血,胸部 x 光片,心電圖。做好之後在外頭等一下報告。』醫師的話一講完,旁邊的護理師已經遞給我一疊檢查需求單。

 

不知大家有沒有覺得,在醫院檢查就好像是一場以自己身體當籌碼似的,一關一關闖的大地遊戲。

 

第一關是抽血,右手上臂榜上束帶,消毒完,手握拳頭,看著那隻頗粗的自動採血針『噗』的一聲,不偏不倚的穿入肘正中靜脈。暗紅的靜脈血,剎時地湧出來。一管,兩管…五管。留下五管抽出的血做為通關代價後,前往胸部x光的第二關。

 

第二關相對的輕鬆,換個寬寬的檢查服,站到機器前,雙手環抱十字交叉的版子,深呼吸,咖喳一聲,0.5秒就搞定了。

 

第三關就是12導程心電圖。在前胸、側胸的皮膚貼上6個鈕扣,加上腳踝手腕夾上導片。「噠噠噠…噠噠噠…」30秒後,紅色方格紙上,立刻畫出專屬與我的黑色起伏心臟電訊號折線。

 

過了三關,回到診療室,忐忑不安等待醫師宣判 …


待續 ~ 不能洗澡的 24 小時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