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創,這不是筆記而是從間接修復美學,提醒我人類的渺小!

最新更新日期

MIE is a concept for respecting and maximally preserve healthy coronal, cervical, and radicular tooth structure while performing treatment.

  – Dr. Ruddle –


緣起

話說每年都會給自己學習新事物的目標;就在今年初,剛好看到間接修復美學的課程,看完課綱立刻心中浮現就是這門課了,今年的目標。二話不說,卡就給刷了下去。

 

上課筆記

如果想知道筆記,其實就是上課那本精裝版的教材。在本篇文章,關於上課筆記我就不廢話多說了,若想看筆記的,可直接跳出,不用往下看囉!

 

從MIE 與 MID說起

英文就是minimally invasive endodontics〈MIE〉也就是微創根管治療,與 minimally invasive dentistry〈MID〉微創牙科處置;但我覺得這是個假議題。

 

有一次在閱讀文獻的時候,Dr. Ruddle 認為的 MIE如下:

MIE is a concept for respecting and maximally preserve healthy coronal, cervical, and radicular tooth structure while performing treatment.

 

對於現今根管治療來說,除了根管治療的觀念演進之外,新的儀器、設備、材料,也是輔助我們接近微創的概念。例如:活髓保存牙科顯微鏡超音波牙科錐狀束電腦斷層、NiTi旋轉器械、三氧礦化物MTA、生物陶瓷…等。

 

我思…

身為根管治療的專科醫師,在意的是根管治療後的牙齒,能否既繼續在口內使用,直到這顆牙齒發揮最後功能。我認為其中影響這顆牙齒能不能用的久的最大因素,就是我認為的動態概念。這動態概念除了疾病本身之外,病人的使用習慣、清潔…等,都是重點;尤其,時間才是大魔王。

 

根管治療後的牙齒,避免感染源再度侵入清潔過的根管系統,也是一個動態的概念。給予這些牙齒良好的修復〈牙套、嵌體、補牙〉以及是我們牙醫師的使命;接下來就是病人的責任,病人應該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去維持、保養我們醫師好不容易替這些生病且暫時得到生命的延續的牙齒。

 

所以,這門課程讓我在實作過程中,學習取得所謂「平衡」。這平衡就是在當下的醫療極限下保留最大的健康齒質以,以及讓病人有最大時間限度的使用。

 

雖然,這們課程不限定是那些類型的牙齒,但私心地還是學習來應用那些我日常根管治療後的牙齒。

 

故我在…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盡最大的能力保留健康的齒質。而我認為這也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在健康齒質與微創之間取得動態平衡。甚至,這動態平衡不僅僅是現在這個西元2018時間點的斷面,而是縱觀時間軸的平衡。

 

這些原則不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奉行的嗎?難道 30年前的醫療不是如此嗎?不也是「盡最大能力保留健康的齒質」嗎?只不過是每個年代有其醫療背景,像是對疾病的研究、理論、技術、科技、材料,甚至經濟、政治、文化…等,都是影響一個治療計畫的表現。

 

因為我們不是當時的醫師,接受的當時教育背景與知當時識基礎也不同,進修的歷程也不同,也有不同的觀點。因為無法預測未來,所以只能踩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斷與時俱進。

 

因為我們不是接受治療的病人本身,病人的醫療決策不僅只是疾病本身,我想應該還牽涉一生都在形塑病人的價值觀。個人價值觀是個絕對、獨一無二。

 

人類是如此的渺小;我覺得,我們無權僅依靠片面的訊息,去評價任何人〈醫師、病人〉與任何時間醫療行為與決策。唯有醫師本人以及病人自己,當事者本身才有權利去評價。

 

但,我們可以用謙卑的態度面對每個醫療當下,盡自己所能,時時檢討自己;不斷獲取新知,審視新技術、新科技、新觀念對於醫療決策的可行性。

 

我常對自己說,也許我們現在做的醫療決策,30年後的人,看起來應該是多麼可笑;但我們常高傲地認為我是唯一。

 

那麼

既然不可知的因素這麼多,人類又那麼渺小,醫師又是神,那麼我們怎麼辦呢?

 

我想只有「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