膿胞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開心與失望的迴圈 終於,廖小姐那顆左下第二大臼齒的C 型神經管,那個手感。   啊!打通了。   掩不住內心的歡呼,雀躍,欣喜。   這種開心,就好像感冒鼻塞不通的我,吞了一口哇沙米,那像火山湧出的嗆辣,直衝腦門,眼淚直飆;然後,兩個鼻孔,忽然吸到久違的空氣呀!   小梅不愧就是小梅,看著我那自我陶醉的表請,她就用她一貫施捨的眼神,暗示著說,主...

就看這篇了!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病人最常問的術後疼痛10問集錦〈懶人包2020/05更新〉

就看這篇了!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病人最常問的術後疼痛10問集錦〈懶人包2020/05更新〉
2020/05更新       一、整個療程尚未結束,而在每一次治療的回家後,然後開始痛起來可能的原因?以及面對方式。 問:抽神經過程到底會不會疼痛呀?   問:每一次做完根管治療,到底有那些地方會痛呀?   問:上次回家之後,牙齒還是痛,反而比治療前更痛了! 答:根管治療〈抽神經〉約診治療之間的疼痛,給您兩種情況與五項建議!〈點連結看詳細〉   ...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那天,混亂的下午診剛結束,因為來不及吃午餐,脫下白袍,奪門而出。一開門,迎面,險些撞上一名約莫 70 歲穿著原住民服飾的老伯伯。   道歉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伯伯佈滿皺紋的手,拉住了我,操著生硬的國語,一手指著下巴的地方,直說:「球!球!球!」   我停下來,就候診區的椅子,請老伯伯先坐下慢慢說,好奇的想說老伯伯想表達什麼。     從司馬庫斯到新竹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