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醫病

診間軼事 生活故事 雜記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我不做了

『張主任,對不起,這顆牙齒不選擇根管治療了!謝謝您上次詳細的解說』繞過診間那座我才為她就定位的顯微鏡,龔小姐,轉身坐下診療椅的第一句話。   『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就好啦!還特地來!』這凍結後硬邦邦的15個字,不經過大腦的解凍,直接從肺部的氣體,上升至聲帶,一顆顆吐出我口。   『主任,她等了三個月,特地來的也!』旁邊的助理小梅,似乎感受到一陣零下20度西的不悅,從旁插個嘴說到。 […]…

繼續閱讀

醫病之間

醫德綁架:扣上「醫德」的大帽子,不知不覺你就成為綁架的加害者!(2020/02更新)

2020/02更新     前幾天,無意間聽到一則音頻內容,主題是關於道德綁架。又恰巧這幾天,FB 上看到一些朋友、同儕的慘事,突然有一些想法從腦中閃過。   還記得以前在哲學概論課的時候,在談論嚴謹的道德議題,是需要好幾堂的時間,不同面相、角度、理論辯證甚麼是道德。   但,在這我就不多說了,我只把前幾天聽到且觸動我的內容,做一番連結。話說在前,並非所有我聽到的內容 […]…

繼續閱讀

有興趣 雜記

攻敵必救:看電影學談判,我學到三個精髓

假期前夕,參加了一場口碑場的看電影學談判。這部電影「攻敵必救」,我著實看了三次。看了所有 YouTube 上 介紹這部電影的影片,也看了幾篇分析的文章關於這一部電影的。   一部作品,由不同背景的受眾,切入點、解讀,幾乎不會雷同;甚至有的還超出導演、編劇之外的設定。這也是身為人的價值所在,一件事情總是有多個面向,「如人以水冷暖自知」。   第一次看完時候,我以為這是一位能力超強 […]…

繼續閱讀

醫病之間

醫病關係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 泰戈爾 ~ 「醫師,這幾天我查網路,上面說蛀牙可以不用根管治療,直接補一補就好了。我現在又不會痛!」   「劉先生,剛剛看 X 光以及臨床檢查,你的蛀牙已經侵犯到牙髓了,應該是要根管治療了。直接補恐怕之後會更嚴重喔?」   「可是,網路上說,蛀牙可以用什麼活髓治療,牙齒就不用根管治療啦,我不想抽神經根管治療 […]…

繼續閱讀

醫病之間 雜記

醫療禁忌:為什麼不該隨便對專業根管治療醫師說「要快、要好、要便宜」?(2020/06更新)

2020/06更新     那天,我因為執業過程中,過度使用顯微鏡;而牙科顯微鏡的光線非常強,在超時的使用後讓我的眼睛超不舒服;傍晚下診後,直接衝到中華路上熟識的李醫師眼科診所報到。   也許是下班時間,門庭若市的眼科診所,才晚上六點多時,我的候診號已經是 32 號了。約莫等了一個半小時的時候,才在心想者年頭說不定 3C 產品充斥,才這麼多人需要來看眼睛。   想著想 […]…

繼續閱讀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