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障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聊聊天,聽故事 今天,一位在我這邊根管治療與回診持續 3~4年的病人跟我道別。我也,請他好好珍重。   最近這些日子,一些老病人紛紛從我這邊陸陸續續畢業,令我萬般開心。   因為我非常重視回診,所以這些老病人,幾乎都是我根管治療後的病人回診。   這些老病人回診的時候與其說是巡一巡牙齒,不如說是來聊聊他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去哪兒旅遊、有趣的見聞、工作上...

根管治療抽神經,那隻鑽牙齒的東西好恐怖,還會磨牙、還會噴滿口的水,好不舒服

根管治療抽神經,那隻鑽牙齒的東西好恐怖,還會磨牙、還會噴滿口的水,好不舒服
『主任!主任!你那隻45度電動馬達高速手機到底塞去哪兒呀?真會塞耶!』助理小梅直接衝到辦公室,把我睡得香甜午覺給硬生生地拉起。   『45度?電動馬達手機?我們有嗎?』沖著廉價的即溶咖啡,邊攪拌邊想著。   『啊!不管啦,主任你要找出來啦。』小梅歇斯底里的碎念著。   『疑?小桃,請問您今天下午是甚麼工作呀!』剛好端著一大籃器械的助理小桃,從我面前走過,趁機抓住攔下便...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小梅的母親 「小梅小梅,妳看,這一條綠綠黃黃帶一點糊糊絲狀的東西,給妳猜是什麼?」我指著顯微鏡的影像,轉過頭問助理小梅。   「該不會是爛掉的神經吧?!」小梅照往常一樣,總是口無遮攔的說著。   「唉呦,有種魚腥味、還是臭襪子味、混著好像正露丸的臭味,這到底是什麼呀?」小梅瞪大眼睛看著白白紗布上,中間就著麼一小段綠黃的神祕東西。   「主任,這捏起來粉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