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牙根小小梅的乳門牙,她唱著艾莎公主的 let it go淚送脫落的乳牙

最新更新日期

「小梅,妳看這新聞,又是一則醫鬧呀,關於兒童牙科醫師,不知怎麼被病人弄上新聞。」我指著手機一則新聞,聳動的標題,不得不抓住我的眼球。

 

「主任,兒童牙科真的很辛苦。上次我帶我的小小梅去兒童牙科那邊檢查,兒牙醫師除了要面對非理性的小孩之外、還要面對無法預測的家長呀!」小梅挖苦的說著。

 

「真的,我超尊敬以及打從心理上敬佩這一群兒童牙科醫師的。所以呀,除了我自己的小孩,我一概都不看、也不敢看、也沒能力看哇…」

 

聊到一半,一通電話中斷了我們交談。

小小梅的乳牙

電話傳來小小梅的哭聲

「嘟!嘟!嘟!喂~有沒有麼樣?有沒有流很多血?等下就過來呀?那我跟主任拜託一下!」小梅接起電話,嚴肅又焦急的口吻說著。

 

「嗚~ 媽媽!嗚~ 我要媽媽 ~」遠在2公尺以外的我,都聽得道這從電話傳出來淒厲的小女孩哭聲。

 

「主任,可以拜託嗎?我知道你不看小孩的,但可以幫我女兒看一下嗎?拜託拜託!」小梅急得快哭出來。

 

小梅倒是很厲害,直接把我的堅持就點出來,讓我無法招架。

 

「等等呀,小梅,先跟我說是怎麼一回事呀!」

 

「小小梅,剛剛在幼稚園,不知怎麼玩的,撞到牙齒。剛剛爸爸打電話來,說不清楚,說牙齒流了很多血…很多血…主任、主任,拜託!拜託!拜託幫我看我的女兒呀!」小梅緊張的快哭出來了!

 

我的退縮

外傷牙…」心中浮出這三個字,但又想到小朋友哭鬧的場景,我退縮了。

 

我記得某位資深的兒童牙科前輩,在我選科受訓〈牙科10個專科〉前跟我說過一段話:對兒童牙科醫師來說,牙齒本身疾病是很簡單處理,難應付的是人、是爸媽、是爺爺奶奶、是叔叔阿姨、是小孩子本身。你可能要花10倍的精力在處理非牙齒疾病相關的事情,你願意選兒童牙科嗎?

 

看著手機還沒滑開的這一則新聞,而新聞底下一大串不明就裡、只看事件片段單一面相的正義魔人們的攻訐;我又退縮了。

 

「小梅呀!我最怕別人家的小孩子哭鬧了,不太會處理呀。尤其在看兒童的牙齒,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放上XX公社,鄉民集體公審;救了牙齒,毀了自己,這太恐怖了。」我實話的跟小梅說。

 

「拜…拜…托啦…」哽咽的四個字,從小梅口中迸出。

 

「好啦!好啦!」我心軟了,不為別的,就因為小梅是我的力的左右手,她開口我幾乎都不太會拒絕。

 

冰牛奶牙

30分鐘後…

 

眼眶濕濕紅紅、帶點啜泣、嘴巴咬著深紅血染的紗布,坐在診療椅上的小小梅。

 

一顆門牙裝在冰牛奶裡面、拿在手上;另一顆門牙在那邊晃牙晃。

 

「主任,您的文章我都有看,脫落牙的快、放、回三原則中,可以泡在冰牛奶中、或生理食鹽中!快幫我看看,她的牙齒有救嗎?」小梅焦急的說著!

 

一連串的檢查…

 

小梅我跟妳說呀:「小小梅的左上乳門牙脫落(已放在冰牛奶中);右上乳門牙,搖動度有三級伴隨牙根間幾乎吸收完囉。左上那顆乳門牙也不能放回去了,右上那顆搖動度太大影響咬合以及生活哩,建議拿掉囉!」

 

我轉頭說:「小小梅,叔叔幫妳把冰牛奶可愛牙,洗澡洗乾淨,給妳回去做紀念好嗎?」

 

「好!」咬著紗布的小小梅點點頭;然而,右上乳門牙,在那邊隨著小小梅的啜泣,在那邊飄呀飄的,似乎吹口氣就say goodbye了。

 

「小小梅,叔叔等下變更魔術喔!」我跟小小梅眨眨眼。

 

「妳看我手中這個白色小魔術巾喔,裡面沒牙齒吧!等下叔叔唸一個咒語,變一顆出來喔!」

 

「哇!好啊好啊!可是…可是我怕…」收起眼淚,小小梅既期待又害怕,囁嚅的說著。

 

艾莎公主的 let it go

瞥見小小梅,胸前銀黃色及腰長髮,一席天空藍的長裙,淡淡水藍的薄紗罩,妳聽過冰雪奇緣的艾莎公主嗎?

 

「我超愛艾莎公主的。」

 

「妳會哼那首神奇魔法 let it go…嗎?」

 

「Let it go, let it go.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不等我說完,小小梅就喃喃地哼這。

 

「等一下啦,等我把這白色小魔巾蓋在妳的這顆牙齒傷,我們一起唱這個咒語Let it go, …」

 

「來,1、2、3唱!let it go…let it go..」

 

「我們一起來掀開這白色小魔巾!」

 

「哇!好厲害喔,阿伯,那我就有兩顆白白的小牙了也。」缺了兩顆門牙的小小梅,開心地說著。

 

小孩子的情緒轉換,簡直就是像開高鐵一樣的快;我的心情也跟著從退縮恐懼到歡欣。

 

「掰掰囉!」送走小梅與小小梅回到辦公室。

 

下次還要嗎?

「主任,下次再請你看小孩子的牙齒,你要看嗎?」我另外一位得力的左右手 – 小蘭,柔柔細細地問道。

 

「再說囉!我還是打從心裡敬佩兒童牙科醫師,術業有專攻呀!」

 

「小蘭,幫我準備下一位病人的材料,要根管充填喔!」吩咐完小蘭,我走向廁所,緊張後的解放。

 

至於下次,一切隨緣,緣起緣滅。


 

延伸閱讀

牙外傷集錦

甜姐兒小梅,那年過年新竹風城給她的兩份大禮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