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最新更新日期

牙科急診的元旦倒數

看著電視跨年晚會,冷冷的天氣,不禁讓我回想到那時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

 

那天,與白班牙科急診值班交班完後,跟學弟說我先去值班宿舍看跨年晚會;學弟應了一聲後,說想留在牙科的技工室,趕著做出活動假牙給他的病人。

 

上了 15 樓,洗完澡,坐在交誼廳的電視機前,看著電視中的藍心湄在台上奮力的主持嗨翻天。

 

「5、4、3、2….鈴….鈴!」眼看著即將倒數完,值班手機響起。

 

「喂!牙科醫師,我這急診暫留,有位 41 歲女性,主訴是想看牙科醫師,no systemic disease、Lab data 都是 WNL,想麻煩您來,看‧看。」急診室的 NP 姊姊,神秘的語氣說著。

 

心想,我又不是什麼動物,居然來「看看」牙科醫師。想說,搞不好又是另一個來攪局、濫用急診資源的病人。

 

年輕氣盛的我,想說正是讓我我好好教育這些濫用資源病人的時候了。

 

師父說要照 X 光充飽能量

電梯到一樓,經過冰冷拐幾個彎的長廊,正準備進入牙科急診診間的時候,撞見診間門外旁,傳送大哥拿著藍殼病歷,身邊一位身著白色連身套裝的女性,慘白無血色的臉龐,加上在午夜 12 點的冷颼颼元旦凌晨,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醫師,我想照 X 光片,拜託。」不等我開口,她顫抖的聲音,搶著說。

 

「為什麼,哪裡不舒服?」我冷冷的制式化的回答,心中無限的 OXOX。

 

「師父叫我要來照一下 X 光,去除霉運,能量才會充飽。」

 

「師父?X 光?能量?」頓時滿滿的黑人問號。〈喔!那時還沒有黑人問號這用法。〉

 

「傍晚下班,經過行天宮地下道;一位算命師父,拉著我,說我晦氣纏身,明年走下坡。要用強烈的光線去除晦氣以及髒東西!X 光的光線超強,一下就可以趕走煞氣。」她越講聲音越小,快哭出來。

 

〈心中 OS:挖哩咧!妳是康士坦丁看太多喔。要我驅魔呀?我只不過是個牙醫師,既不會符印、也不會魔法陣。〉

 

「真抱歉,妳這是濫用醫療資源…」巴拉巴拉,我講了一大堆,講完收工,準備請傳送大哥帶走她。

 

「啊!醫師,牙痛受不了,還長膿包,這邊這邊。」她不死心,隨便掰個理由,就是要我幫她拍 X光。

 

當時很嫩的我,拗不過她,只好讓她躺在治療椅。打開頭燈,看到口內,的確在下顎前牙的牙齦上鼓起一個圓圓的膿包。

 

當下警覺了一下,心想不妙,立刻幫她拍 X 光。

 

『咨~搭~咖瘩~』話說,牙科急診室滾筒式 X 光洗片機的聲音,永遠是我記憶中的烙印。除了洗一次將近一分鐘時間之外,影像品質還不是穩定。

 

當螢幕秀出一個大黑影,我幾乎要叫了出來。在 X 光影像,一個又圓又大又黑的空洞包覆在左下門牙牙根處。

 

「小姐,妳看,這黑影。妳的左下門牙可能問題,要去牙科後續評估處理喔!妳看妳的牙肉都腫起來了。」我心平氣和地說著。

 

「什麼!腫起來?黑影?我只不過是想拍 X光,掰個理由來去除霉運的…怎麼會…」她當場哭了出來。

 

我不是康士坦丁

本想教訓她一頓,不要濫用急診資源的。但…在這氣氛下,我心軟了。

 

跟著傳送大哥送她回急診暫留,還叮嚀著她要找時間去看牙齒呀。

 

往值班室的電梯走回去,遠遠傳來跨年的鞭炮煙火聲音。

 

想著,到底是師父厲害?還是她有緣?就這麼的巧的在這跨年夜,她剛好經過算命攤、剛好她要求拍這 X 光、剛好遇到我看到她口內,幫她拍個 X 光。

 

我不是康士坦丁,只是一個小小牙醫師。

 

延伸閱讀

中元節牙科值班,就是要綠色包裝乖乖與zero可樂

超驚!高鐵上坐在我隔壁,神似志玲姊姊的她,居然…

安西教練!我好想…投一篇醫學期刊呀!

小華哥哥的骨灰

跨年夜元旦,好擁擠!小心牙齒撞掉落;前中後三妙計,送給您!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