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好了又長臉痘痘,原來牙齒在作怪。牙齒C型鈣化神經管,終於打通了!
  開心與失望的迴圈 終於,廖小姐那顆左下第二大臼齒的C 型神經管,那個手感。   啊!打通了。   掩不住內心的歡呼,雀躍,欣喜。   這種開心,就好像感冒鼻塞不通的我,吞了一口哇沙米,那像火山湧出的嗆辣,直衝腦門,眼淚直飆;然後,兩個鼻孔,忽然吸到久違的空氣呀!   小梅不愧就是小梅,看著我那自我陶醉的表請,她就用她一貫施捨的眼神,暗示著說,主...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小蘭咬碎根管臨時牙套。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小蘭咬碎根管臨時牙套。
  小梅肖想網美打卡聖地 「哇!陳時中部長今天下午來新竹耶~」   「主任!主任!我們來起去擠一擠,好嗎?」   「反正你下午最後一個病人取消,剛好你可以帶我們一起出去吃鴨香飯呀!」   「而且,主任 ~ 動物園旁開了一家星巴克也,據說是網美打卡聖地哩!我們牙科四大金釵 - 梅、蘭、竹、菊,也要去網美拍照打卡啦,順道變喝杯咖啡,欣賞動物園的猴子呀!」 &nb...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牙科恐懼的蕭小姐,送的維也納巧克力,她畢業了。擺渡髓者的碎念。
  聊聊天,聽故事 今天,一位在我這邊根管治療與回診持續 3~4年的病人跟我道別。我也,請他好好珍重。   最近這些日子,一些老病人紛紛從我這邊陸陸續續畢業,令我萬般開心。   因為我非常重視回診,所以這些老病人,幾乎都是我根管治療後的病人回診。   這些老病人回診的時候與其說是巡一巡牙齒,不如說是來聊聊他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最近去哪兒旅遊、有趣的見聞、工作上...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隔離為原則、社交距離是美德。牙齒隔離障,是原則也是美德。
  社交距離是美德 最近搭高鐵往返台北,格外擔心。   除了疫情的關係,還有就是連假後,11個景點的警訊,不免令人恐懼加深。   口罩、耳機、帽子,永遠是我做高鐵準裝配。   今天,看著手機影片中十多年前的舊片「墨攻」;一直聽到主角的名子「革離」讓我格外的有感覺。   整個片中,墨者革離、革離、革離、革離...的...聽著聽著,就聽成「隔離」。 &...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選戰,激化了阿霞姨與發仔的衝突!但,投票日卻喚回憤而翹家六個月的寶貝兒子。
脖子後那法輪的神祕圖騰 終於,過完上週那個緊張刺激的選舉日了。   正如往常,穿過好比投票所一圈一圈排隊人潮的醫院大廳,走向後棟牙科;選舉時候的那份熱鬧,似乎被分館門口那顆五層樓高大樹的光合作用,給代謝一乾二淨。   辦公室桌上堆滿各個學會琳瑯滿目的課程 DM,卻一點也勾不起我打開的慾望。   舀了一瓢的即溶咖啡粉,就著飲水機的熱水和著冰水,調成約莫60度C的的深褐色...

根管治療抽神經,那隻鑽牙齒的東西好恐怖,還會磨牙、還會噴滿口的水,好不舒服

根管治療抽神經,那隻鑽牙齒的東西好恐怖,還會磨牙、還會噴滿口的水,好不舒服
『主任!主任!你那隻45度電動馬達高速手機到底塞去哪兒呀?真會塞耶!』助理小梅直接衝到辦公室,把我睡得香甜午覺給硬生生地拉起。   『45度?電動馬達手機?我們有嗎?』沖著廉價的即溶咖啡,邊攪拌邊想著。   『啊!不管啦,主任你要找出來啦。』小梅歇斯底里的碎念著。   『疑?小桃,請問您今天下午是甚麼工作呀!』剛好端著一大籃器械的助理小桃,從我面前走過,趁機抓住攔下便...

這是一個吃完石家魚丸湯的午後.消失的助理小梅與奇奇

這是一個吃完石家魚丸湯的午後.消失的助理小梅與奇奇
吃完魚丸湯的午後 濕濕冷冷的午後,正享受完彌勒佛金醫師的請客大餐 - 石家魚丸。   也許是天氣冷冷的,噴漿的魚丸瞬間滿口幸福。   也許是,為了這篇文章《蛀牙到底要不要裝牙套?裝牙套後居然還會蛀牙?一篇讓你搞懂蛀牙常問的7大問題!》,修改了一個多月的疲憊。   或是,暖暖的湯在胃裡,飽足了瞌睡蟲。極睏的我,趴在辦公室的桌上小瞇一下。   半夢半醒之間......

醫師您都不了解我。一個關於中秋節隔天,胃酸沾滿我牙齒的體悟!

醫師您都不了解我。一個關於中秋節隔天,胃酸沾滿我牙齒的體悟!
「老趙醫師,你都不了解我呀!我還是吃個藥,認命地完成下午與晚上的約診吧!」無奈地跟老趙道別後,抱著癱軟的身子,在候診區配著溫開水,一咕嚕地吞了一包四顆藥,離開老趙醫師的診所。   下午喔.....想到這就是一股萬念俱灰呀。千金難買早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昨晚就不要這麼貪吃,一連吃了三顆柚子的下場。   喂~胃~ 中秋節的隔天大清早,小綠鬧鐘先生很盡責的喊著:『 五點起床了,喔喔喔!...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苦苦等待三個月約診的她,今天來只為了跟我說聲『我不做了』,我當下…
『張主任,對不起,這顆牙齒不選擇根管治療了!謝謝您上次詳細的解說』繞過診間那座我才為她就定位的顯微鏡,龔小姐,轉身坐下診療椅的第一句話。   『打個電話來說一聲就好啦!還特地來!』這凍結後硬邦邦的15個字,不經過大腦的解凍,直接從肺部的氣體,上升至聲帶,一顆顆吐出我口。   『主任,她等了三個月,特地來的也!』旁邊的助理小梅,似乎感受到一陣零下20度西的不悅,從旁插個嘴說到。 ...

抖音學貓叫與活髓治療的陳小妹。一個我的年輕老病人的牙根尖成形心路歷程。

抖音學貓叫與活髓治療的陳小妹。一個我的年輕老病人的牙根尖成形心路歷程。
學貓叫,喵~喵喵喵喵 『我們一起學貓叫,喵~喵喵喵喵~』   『嗨!妹妹呀,好久不見,放暑假沒出去玩呀?』。穿著黑色的T-shirt,蝙蝠俠的mark大大印在中心,綁著挑染深褐色馬尾,即將小四年級的陳小妹,聽到我問話聲音,瞬間關掉手機上的音樂。   『沒有呀!她都在玩抖音!』老陳在一旁搶著回話。   『哪有,我有去彈鋼琴、踢足球、還有游泳哩!』陳小妹俏皮的說著,她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