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牙科的16歲高中女學生,「五月天的頑固」拼回破碎的她…

最新更新日期

「不要,不要,我不要拔牙!我就是不要來看啦 … 阿 ~」

 

第二診間迸出那超過87分貝嘶吼與尖叫刺耳的抗拒;光是聞聲心中一猜,約莫是身高160公分上下、偏瘦、長髮的高中女學生。

 

「不行,妳牙痛到下午請假沒去上體育課,而且今天還是要考羽球的,妳 • 忘 • 了 • 嗎?」

 

女孩媽媽的語調刻意控制的高八度,一個字一個字咬的「妳 • 忘 • 了 • 嗎?」

 

五月天

 

2:45 PM

綠色書包

當我左腳踏進顯微鏡占去一大半的第二診間,「竹女中」黃色三個大字的綠綠已經退色書包,鮮白色短袖襯衫制服,搭著默黑色百褶裙,顯得格外立體。女孩慘白卻清秀的瓜子臉、單調且空洞眼神透過厚厚的凹透鏡眼鏡片,低著頭,直盯著緊掐在胸前變形的書包;就像做錯事的小女孩一樣,蜷曲地縮在診療椅上。

 

媽媽衝著我劈頭就說:「張主任,我跟你說,麗文牙痛到要死死去,可以快快弄到好可以嗎?等下她要去上李奇英文,不行遲到!」

 

她如此的不客氣的命令,著實地重重踩了我的底線。心想,又是被健保寵壞的用戶;迅速轉頭,只想快快結束這回合,念咒語一般下達一串套餐 order。

 

「拍 16、26 的根尖,用 indicator。」

 

「正拍,三個根要看到根尖,不要 cone cut!劑量要注意!」

 

「EPT、EndoIce、probe 、high speed、248 bur、短麻,先準備。」

 

「Rubber dam、#56 clamp、DG16、21長的 file、沖洗、caviton 加 IRM 先準備。」

 

… … … … …

 

綠色書包的剩下三個字,完全被掐得看不見了;女學生眼角濕濕的。也許是我急促的指令,又或許是冷冰冰的氣氛。

 

「妹妹,醫生阿伯問妳…」

 

「醫生,你先看,快三點半了,我先去銀行領錢,等下要給她教補習費,她喔又要花錢,等等也要繳掛號費…」碎碎念完,媽媽頭也不回,甩上診間的門。

2:55 PM

機不可失

「妹妹呀,妳等下要去李奇英文喔?我以前高中時候也在李奇英文上課哩!」

 

「醫…醫生阿伯,是…是喔!」

 

第二句話,這是女學生來這邊的第二句話。從這沒什麼血色的嘴唇上,印著幾個門牙咬痕,瑟瑟地吐出這幾個字。

 

「李奇英文一直是我以前最愛的課程,尤其是 China post 出版社的 Student post,裡面的加菲貓漫畫,一直是我高中時候紓壓的來源呀。」我本想化解這尷尬的場面,硬生生把china post這老人家才有的記憶脫出。

 

她也沒回我,但原本噘著的嘴角放鬆了,露出一抹淺淺子瑜似的微笑。書包上原本沒看到皺巴巴的黃色大字「新」,稍稍可見。

3:05 PM

好的開場是總是成功的一半

「妹妹,妳好像很怕來看牙齒齁?」

 

「小…小時候,媽媽都說,我這麼不乖,要把我抓去給牙醫叔叔打針,拔光我的牙齒!」

 

「小時候?怎麼會?」

 

「醫生,我…我不要拔牙、不要看牙齒、不要拔牙,看牙齒好…好…好恐怖。」女學生略微顫抖的說著。

 

「沒關係,我們來聊聊天吧!我最愛聊天了!」

 

經過半小時的溝通與病情解釋,麗文卸下心防。

「來!我再施展個神奇魔法喔;不過這次,我們一起來做。」

 

「一起做?」緊抓著書包的她,狐疑的轉頭看著我。

 

經過 10分鐘的呼吸調節以及肌肉放鬆,緩緩鬆手把舊舊的綠色書包放在旁邊,黃色四個大字「新竹女中」終於嶄露。

 

「妹妹,接下來我要幫妳的牙齒照小鏡子囉。來來來,我們來讓牙齒聽點音樂吧!」

 

「聽音樂?可以聽音樂喔!」

 

「妳喜歡聽誰的歌呀?」

 

「五月天!我最愛五月天了!」女學生聽到可以放音樂,開心地搶著說。

 

側身從旁邊的舊綠色書包中,她拿出玫瑰金的 iphone 6S,把一對白色藍芽的耳機塞在耳朵裡;女學生轉過頭來,跟我用力比個讚。

 

於是,隨著「頑固」的前奏,緩緩的降下治療椅;診療燈的強光直接打在麗文的左上大臼齒,耳機傳來的歌聲似乎說著「我相信醫師」。

 

我知道,這歌聲安撫了她的看牙恐懼,這歌聲拼回破碎的她自己。

 

一次一次你,吞下了淚滴 。一次一次,拼回破碎自己。
一天一天你,是否還相信 。活在你心深處 ,那頑固自己。
《五月天,頑固》

 

3:50 PM

根管治療小教室

牙科恐懼與焦慮,是一種頗普遍的現象。就像麗文一樣,當您不得不到牙科醫師那邊報到的時候,您可做的事,就是去獲得訊息了解即將接受的處置、呼吸與放鬆練習、轉移注意力,像是聽音樂。

 

若牙科恐懼與焦慮已經非常嚴重了,務必要尋求專家協助,像是心理醫師、心理師;或是一些藥物、舒眠鎮靜輔助。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