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醫病之間

我居然幫80多歲的阿嬤,完成她的人生最後一顆活髓治療牙齒

 

清明時節,活髓治療

人家說清明時節雨紛紛,週六 4/17 的新竹早晨四點起床,嗅到土氣蒸煙,望著窗外陰雨綿綿,心想還真的是久旱逢甘霖呀!

 

4/17 這一天,不禁勾起我,多年前還在新竹國泰的這一天,一樣是陰雨綿綿的日子;

 

我,卻以活髓治療,陪伴一位80多歲的阿嬤,走完她人生最後一哩路!

 

而這也是我眾多活髓治療病人中,年紀最大,以及我感傷最多的一顆活髓治療!

 

 


我的牙齒都不痛不腫的,可以直接補起來嗎?

『張主任,今天許阿嬤要做甚麼治療呀?』也許是陰雨濛濛讓心情也蒙上灰灰陰影,助理小梅也是悶悶地問道到。

 

『一樣來個全套,許阿嬤等等要做左下C型神經管的根管治療喔!會比較複雜,所以需要把我的神兵利器推出來。』吩咐完小梅,我轉過頭去獨自把那隻特地訂來為了這一次的治療所準備的超音波器械亮出。

 

接著閉起眼睛,聞著那杯剛泡好的咖啡果香,在腦中把把許阿嬤的治療流程以及遇到的突發狀況想過一遍。

 

『主任,許阿嬤請好了,在椅子上。』貼心的小梅總是把事情準備的妥貼。

 

當我走過去,照著往常地打著招呼『阿嬤,今天我們要抽神經了喔,時間會有點久喔。』邊說我邊轉身過去準備麻醉藥超音波顯微鏡

 

『張主任,我的牙齒都不痛不腫的,可以直接補起來嗎?』許阿嬤小聲地說著。

 

剛好,就這麼剛好,聽這句話的時候,我是背對著阿嬤,我那扭曲壓抑著心中的不悅的嘴臉,還好有口罩遮著,也許只有小梅看到我的那銳利殺氣的眼神吧。

 

『阿。嬤。上。回。我。們。不。是。說。明。解。釋。過了嗎…』我回過頭,正用這嚴厲的口吻對著阿嬤咬著字說著。

 

但…剎那間,我慌了!

 

阿嬤那紅了眼眶濕潤的眼睛,了無生氣地看著我;嘴中吐出幾個字『主任,我癌症復發了,剩沒幾個月了!』

 

這句話,狠狠地澆熄我我心中熊熊的怒火。

 

 


開刀兩次,又再度復發

許阿嬤說到,她來看我的三年多前,因為大腸癌去開刀,然後術後的化療與電療,什麼該做都做了。

 

『醫生,我跟你說,我平常也沒亂吃,也不吃炸的、不喝酒,不吃消夜,刺激的東西也沒吃,就是不知為麼我要得到大腸癌!手術後,又去電療化療,那簡直痛苦到不行,沒什麼胃口,吃東西也想吐;沒有體力,就是整個身體不舒服,也沒辦法好好刷牙,牙齒才壞光光的。』

 

『然後沒多久,又發現轉移到肝了;那時我真的就想走了,想放棄治療了;因為手術後,還要再一次的化療,這種的痛苦,簡直太痛苦了。我已經八十多歲了,活夠了!要不是我孫女,那時候就想放棄了。』

 

「那時候,我孫女一直跟我說:『阿嬤,不要放棄呀,一年後我要帶妳去看我的鋼琴表演呀!我是妳最疼的寶貝孫女,阿嬤一定要來看我表驗!』」

 

『想到孫女的懇求,那一次我還是去手術。一下子切掉半個肝,又做了化療電療;我原本60多公斤的,現在剩下40多公斤;化療太痛苦了,太痛苦了。可是,看到孫女在台上彈鋼琴,我滿足了,活夠了!』當阿嬤說到孫女的時候,臉上露出幸福以及欣慰的慈祥。

 

『就在上一週,我再去醫院回診,又發現肝臟又有轉移。醫師說可能還是要手術加上化療電療,不然剩下不到三個月時間。』

 

『我想,這次我要放棄了,放棄開刀,放棄化療;這些都太痛苦了,太痛苦了,我已經八十多歲了,活夠了、活夠了!』

 

『醫生,謝謝你上次很仔細說的內容我都知道,我也了解我這顆牙齒很複雜,要是根管治療很複雜要花很多時間處理。但我想,我時間剩下不多了,現在牙齒也沒什麼痛,只是牙齒凹下去一塊,吃東西會卡食物,可以幫我補起來就好嗎?我想就這樣撐到兩三個月後我離開人世間。』許阿嬤哽咽地要求著。

 

默默地聽到著,內心油然升起不忍與不捨。

 

 


兩難的活髓治療

看著那顆凹下去左下C型神經管的第二大臼齒,經過再三確認,似乎牙髓感染清況不嚴重,臨床上也沒有甚麼主、客觀的症狀。

 

於是,我想到一個法子,想到一個替許阿嬤量身訂做的治療計畫:「一次完成活髓治療 + 補牙」。

 

雖然,活髓治療早已是我日常天天在做的;但也深深知道影響活髓治療的成功因素中,病人的年紀、身體健康與免疫力狀況、口腔清潔…等都息息相關。因此依照許阿嬤的身體狀況,我實在不是很確定,活髓治療到底是是毒藥還是良藥呢?

 

內心非常掙扎的我,呆住了許久。

 

想到要是這是我自己呢?要是我的牙齒面臨這個情況呢?要是我至親面臨這情況呢?

 

想到這,我鎮定了!

 

三個月,我只期望我做完的這顆牙齒,讓她在世生下的三個月期間,平安即可。

 

想通了之後,有限時間內盡可能的消毒、移除感染源,敷上活髓治療可使用的材料,補上樹脂;盡我最大的能力幫她把那顆牙齒捕的漂漂亮亮的;一邊補一邊心想:『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躺在我著個治療椅子上;也許,這是她最後一次看牙齒了;也許,我是幫她看牙齒的最後一位牙醫師了!』

 

『謝謝主任,這顆牙齒完全看不出來是補的。我會好好的使用,把醫師的用心帶離開世界!』補完之後,拿鏡子看的阿嬤開心的哽咽說到。

 

『阿嬤,會不舒服要快點打電話來喔,我可以幫妳緊急處理的!』

 

『好好好,謝謝醫生。醫生再見。』看著阿嬤紅著眼眶、拄著拐杖,起身離開診間。

 

阿嬤這再見兩個字,沉重地在我心中留下酸酸的印記。

 

我想,也許我無法幫阿嬤把根管治療,抽神經完整治療完;但我給自己期許,當阿嬤走出這診間的時候,這顆牙齒在我們之間都沒什麼遺憾了。

 

 


非黑即白嗎?

半年後,偶然在整理病歷的時候;當我輸入這病歷號的時候,已經註記死亡病歷了。而最後一筆記錄,就是我的牙科看診紀錄,看著這時間,4/17 日。心中又泛起一絲漣漪,想到著淚眼濕潤的阿嬤,想到阿嬤為了孫女開刀與化療的故事;想到活髓治療的那顆牙齒。

 

想到,我們往往看待事物的角度,很常會落入自己的主觀。

 

也許,阿嬤半年前我補牙的X光片,落到健保局的資料庫中,某位醫師點開審查的時候,看到我這張X光片,也許會罵上幾句:『XX!又是一個亂做無良的醫師,我要刪掉這筆費用…』

 

我無良嗎?我庸醫嗎?

 

難道所有治療計劃都是非黑即白嗎?

 

我想誰都沒錯,錯的是在我們人類與生俱來的侷限眼光。

 

 


張添皓牙髓小教室推薦閱讀

1. 活髓保存:蛀牙可以不必抽神經/根管治療嗎?可以吃藥就好嗎?淺談活髓治療

2. 隧道。活髓治療。我的體悟:灰度認知、黑白決策、動態調整

3. 抖音學貓叫與活髓治療的陳小妹。一個我的年輕老病人的牙根尖成形心路歷程。

4. 到底要不要抽神經呀?醫師你幫我決定就好!我所體悟的醫病共享決策SDM,Shared Decision Making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顯微根管治療專科醫師

快速獲得第一手衛教資訊: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Telegram頻道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 本文結束 ~~

~~ The End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你也許會喜歡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