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醫病之間

苗栗北上的徐奶奶,她茄芷袋中的潮州粽與那顆熟悉又陌生裂掉的牙齒。

苗栗北上的徐奶奶,她茄芷袋中的潮州粽與那顆熟悉又陌生裂掉的牙齒。

苗栗北上的徐奶奶,她茄芷袋中的潮州粽與那顆熟悉又陌生裂掉的牙齒。

 

候診區的潮州粽

『林醫師,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呀!』一位頂著銀髮的徐奶奶,女兒扶著她,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緩慢坐上診療椅。

 

『媽媽~ 是張添皓,張醫師喔!』女兒連忙提醒著徐奶奶,並對我頻頻抱歉。

 

『奶奶呀!好久不見呀,上次應該是兩年多前,您特地來請我吃潮州粽,那時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吧!』我看著電腦斷層上,那個超級阻塞的第一大臼齒遠心舌側牙根,的神經管,蜒猶如迷宮般的根管型態,我自己獨特的印記,特別深刻。

 

說到那第一大臼齒遠心舌側牙根 Radix entomolaris的神經管,簡直是搞死我了。

 

或許是年長的關係,神經管鈣化的如此嚴重。

 

又或許是徐奶奶曾經在年經的時候,車禍撞到頭部;損傷到顳顎關節。於是徐奶奶的張口特別小,讓我使用顯微鏡去找尋與打通鈣化神經管難上加難。

 

八次,應該是八次吧;我花了八次,但總共兩年半的時間,才把這一顆第一大臼齒遠心告一段落。

 

兩年半的時間,你沒看錯,就是兩年半。

 

人家說,生命是無常的;而人與人之間就是緣分聚合而生的。

 

我,歡喜的迎接每個與我結緣的人;感恩的與一每個緣滅say goodbye。

 

那一年,當我花了半年好不容易用七次的時間,打通以及清潔完徐奶奶那顆Radix entomolaris牙根中的神經管。

 

就在最後一次,即將第八次根管充填的前一週;那是在端午節的前夕的某個午診結束,我正踏出診間,準備去買我最愛的蝦仁炒飯。

 

我記得那一天,我並沒有跟徐奶奶約診;但在候診區突然見到徐奶奶手中掛著紅色藍色綠色的茄芷袋,徐奶奶一看到我,立刻拎出一包潮州粽。

 

她把這一包剛蒸好的潮州粽交到我手上,並對我抱歉,因為她老家高齡一百歲的母親,聽說已經快告別人世;她要趕緊飛回廣東潮州待一陣子。

 

臨走前,徐奶奶還說了讓我永遠難忘的一句話:『張主任,我的牙齒雖然還沒結束,謝謝主任這幾次這麼辛苦幫我做牙齒。我這次回廣東潮州,下次回來不知是什麼時候了!要是到時牙齒還有機會保留,我們續緣吧!』

 

咬著那口熱呼呼的潮州粽,透過口腔、食道、胃,整個暖上心頭。

 

心中想著,徐奶奶這次回家鄉去,不知下次甚麼時候再見面了。

 

 


乘著新竹風的粽子香

那一天下午,當我正要走進診間的時候,那個撲鼻熟悉又陌生的粽子香味乘著新竹的風,勾開我的記憶抽屜翻出徐奶奶的那一則記事本。

 

咦?這難道是徐奶奶?她不是回去廣東了嗎?回來了嗎?她的那顆特別的有著特別遠心舌側牙根的第一大臼齒,不知安在哉?我心中帶著千百個疑惑,走向診療椅。

 

正見著,女兒扶著她,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緩慢坐上診療椅。

 

女兒?拐杖?我記得兩年多前,徐奶奶身子可硬朗的,都自己手提著茄芷袋,從苗栗搭著火車,輾轉來到我這邊。

 

『林醫師,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呀!』徐奶奶看著我說到。

 

『媽媽~ 是張添皓,張醫師啦!』女兒連忙提醒著徐奶奶。

 

兩年半後的這個下午,這個第八次顯微根管治療,我在顯微鏡下,看著兩多前我在徐奶奶那顆第一大臼齒遠心舌側牙根神經管中,留下特殊印記,完成根管充填這個尾聲;想著徐奶奶兩年前的那一句話『要是到時牙齒還有機會保留,我們續緣吧!』

 

隨著奶奶走出診間,我千叮嚀萬交代,務必要回來複診以及做牙套喔!

 

『陳醫師,這潮州粽非常好吃、好吃,是我家鄉味喔!』說完,徐奶奶從身旁的茄芷袋,拎出一包溫暖暖的潮州粽,塞在我的手上;那四溢的香味正如兩年多前。

 

『媽媽~ 是張添皓,張醫師啦!張醫師很對不起,奶奶她記憶有點退化,才一直講錯。』女兒,連忙解釋到。

 

送走徐奶奶與她的女兒,我回到辦公室,想著徐奶奶那個傳統市場隨處可見的茄芷袋;啃著那個兩年多前記憶中的潮州粽,一樣的味道,但少了那份厚實的七次約診記憶。

 

後來,疫情爆發,我也轉換跑道,就這樣的,我似乎逐漸淡忘徐奶奶那顆粽子的鹹味了。

 

 


茄芷袋

『徐XX,評估第一大臼齒牙裂。張醫師在OO醫院的病人!』前幾周的某一天,我在約診中,看到這一行注記!

 

看到這個名字,好眼熟;心中想說,會不會是潮州粽的徐奶奶呢?

 

當我走進診間,看著輪椅上的那個圓鼓鼓的藍綠紅茄芷袋;我知道,徐奶奶我們又續緣了。

 

『痛!痛!牙!痛!』徐奶奶指著那顆第一大臼齒,陌生的眼神看著我,不斷的重複這四個字,擺著頭皺著眉,抖著手指著嘴角說到。

 

『是這樣的張醫師,媽媽她牙齒最近咬到花生還是肉塊之類的,牙齒斷掉。我就立刻找張醫師您,但發現您已經離開原本醫院了;我找很久,才找到張醫師你的網頁,發現你在這邊有看診!』女兒開心地說到。

 

就這樣的,看著那顆裂掉又熟悉又陌生的牙齒。

 

熟悉的是,第一大臼齒遠心舌側牙根 Radix entomolaris仍舊如是。

 

陌生的是,徐奶奶的眼神,似乎已經不認得我是誰了。

 

據女兒說:徐奶奶年輕的時候車禍過,腦部有受損;好像到了這幾年,尤其是從廣東處理她媽媽的喪事回來後,就突然越來越差了。

 

一開始有輕微的失智症,後來越來越嚴重,現在除了失智外,失語症都出來了,現在出門都要坐輪椅。

 

就在前幾天,徐奶奶說要吃潮州粽,還好女兒前些年有跟徐奶奶學做一陣子,或許是家鄉的味道,喚醒奶奶的胃口。

 

不小心,牙齒咬到花生還是肉塊之類的,牙齒就崩裂掉了,所以就想到,來找我看看怎麼辦。

 

『很遺憾的,徐奶奶的這一顆牙齒…唉~ 裂得太深了,已經保不注了!』我對著她女兒,我惋惜地說道。

 

『痛!痛!牙!痛!』徐奶奶還是指著那顆第一大臼齒,還是不斷的重複這兩個字。

 

『謝謝張醫師,感謝張醫師陪我媽媽這顆牙走到最後!這個,是潮州粽,不過是我包的,應該沒有媽媽包得這麼好吃!請不要嫌棄呀!』徐奶奶的女兒,說完,從茄芷袋中拿出那包剛蒸好溫溫暖暖、香味四溢的潮州粽,遞給我。

 

『張主任,我女兒包的潮州粽,可好吃,跟我做的一樣好吃!一定要多吃幾顆!』忽然,徐奶奶眼睛以及語調亮了起來。

 

或許是那獨特的粽葉香和著新竹的風,喚起多年前,在診間外送我那包潮州粽的午後。

 

以及那位自己手提著紅綠藍線尼龍茄芷袋,從苗栗搭著火車,輾轉來到我這邊的徐奶奶。

 

 


陪伴

我常說:醫師沒有預測未來的能力,也無操控生死自在的神蹟。在生命來去前,我只不過是位陪伴的園丁,讓牙齒於春夏秋冬之際,絢爛的舒適怡然;面對牙齒告別身體之時,靜美的無悔無憾。

 

我,

 

心存善念、有緣幫忙、盡力而為

 

 




預約:張添皓新竹顯微根管。竹北顯微根管。台北顯微根管門診

作者:張添皓 顯微根管治療專科醫師

認識:顯微根管治療是什麼?

病歷:顯微根管實例。精華

快速獲得第一手衛教資訊: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Facebook專頁

張添皓醫師牙髓診療室Youtube頻道


本網站口腔相關主題僅供參考, 內容並不能代替專業判斷、建議、診斷或治療。並且無法對與本網站鏈接的外部網站的信息負責。




 

→ 關於張添皓醫師 ←

 




~~ 本文結束 ~~

~~ The End ~~



















↑ 回首頁 ↑















↑ 回首頁 ↑
























































 

↑ 張添皓顯微根管門診資訊,按此去 ↑

 

張添皓新竹台北竹北顯微根管治療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