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牙科急診的元旦倒數 看著電視跨年晚會,冷冷的天氣,不禁讓我回想到那時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   那天,與白班牙科急診值班交班完後,跟學弟說我先去值班宿舍看跨年晚會;學弟應了一聲後,說想留在牙科的技工室,趕著做出活動假牙給他的病人。   上了 15 樓,洗完澡,坐在交誼廳的電視機前,看著電視中的藍心湄在台上奮力的主持嗨翻天。   「5、4、3、2....鈴....鈴!」...

安西教練!我好想…投一篇醫學期刊呀!

安西教練!我好想…投一篇醫學期刊呀!
  『學長,學長,出大事了,我被扣錢了!』胡醫師,高八度的聲音,在櫃台那邊就聽到了。 『扣什麼錢?!便當錢嗎?不就是每一餐10元?有需要把音調從中央 Do,飆到一點 Do嗎?』老神在在的我,正在埋頭,用我新拿到的鋼筆一筆一畫,一分鐘寫一個字的在紅通通的邀請卡上,刻劃上牙科忘年邀請。 『就...超機車的呀,新進醫師兩年要升論文,不然扣薪水呀!』帥氣的學弟胡醫師,左手拿著小七最新的黑糖珍珠撞...

超驚!高鐵上坐在我隔壁,神似志玲姊姊的她,居然…

超驚!高鐵上坐在我隔壁,神似志玲姊姊的她,居然…
  坐錯位置的美人 偏偏,上台北回台大牙科兼任主治的日子,遇上每逢下雨天,必定塞車的窘境。 跳下一路塞過來的接駁車,「北上 606 車次即將進站 ...」廣播響起。 刷 ~ 的飛奔到高鐵北上月台 1 車的位置,就在關門鈴聲響前,蹭 ~ 一下鑽入車門。喘噓噓地走向 13E 的位置。 疑?!我的 13 E座位上面坐著一位約莫 25 歲上下頗有氣質、一身黑色套裝長髮女孩。香奈兒淡淡的 N°5 ...

醫德綁架:扣上「醫德」的大帽子,不知不覺你就成為綁架的加害者!(2020/02更新)

醫德綁架:扣上「醫德」的大帽子,不知不覺你就成為綁架的加害者!(2020/02更新)
2020/02更新     前幾天,無意間聽到一則音頻內容,主題是關於道德綁架。又恰巧這幾天,FB 上看到一些朋友、同儕的慘事,突然有一些想法從腦中閃過。   還記得以前在哲學概論課的時候,在談論嚴謹的道德議題,是需要好幾堂的時間,不同面相、角度、理論辯證甚麼是道德。   但,在這我就不多說了,我只把前幾天聽到且觸動我的內容,做一番連結。話說在前,並非所有我聽到的內容...

鑲在牙套上的名字。嵌在沒了靈魂的阿珠心裡 。

鑲在牙套上的名字。嵌在沒了靈魂的阿珠心裡 。
  輪椅上,望著天花板的阿嬤,呆滯的眼神,好像沒有了靈魂一般。   停電中的阿珠與阿豪  快步第二診間,拿著牙齒的縱剖面模型,在阿伯以及阿嬤前面說道:   「阿伯,跟您說喔,阿嬤這顆有牙套的犬齒呀,牙周病很嚴重呀,地基都掏空了,根管治療沒辦法救了喔!可能要拔掉···」   啪!解釋到一半。   「哇 ~ 停電了...啊 ~ 嗚 ~ 哇 ~」診間裡四...

醫病關係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

醫病關係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 泰戈爾 ~ 「醫師,這幾天我查網路,上面說蛀牙可以不用根管治療,直接補一補就好了。我現在又不會痛!」   「劉先生,剛剛看 X 光以及臨床檢查,你的蛀牙已經侵犯到牙髓了,應該是要根管治療了。直接補恐怕之後會更嚴重喔?」   「可是,網路上說,蛀牙可以用什麼活髓治療,牙齒就不用根管治療啦,我不想抽神經根管治療...

嘴饞的哺乳媽媽,與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 的十年緣分

嘴饞的哺乳媽媽,與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 的十年緣分
  電梯上樓 「等一下...等...」 左手中捧著兩杯星巴克的 Doppio Espresso,右手擋住差點關上的電梯門,順勢溜進空無一人的電梯裡。 「電梯上樓,電梯門要關了!」 站在角落,從鏡子反射,看著電梯的燈號,1 樓、2 樓 ... 9 樓。 門一打開,遠遠望去的背影,頂著率性馬尾的阿智,擁著老婆在嬰兒室的玻璃窗邊。 「阿智!」夫妻倆一起過身,還可見到阿智的老婆剛生產完後微凸的肚...

恐懼牙科的16歲高中女學生,「五月天的頑固」拼回破碎的她…

恐懼牙科的16歲高中女學生,「五月天的頑固」拼回破碎的她…
「不要,不要,我不要拔牙!我就是不要來看啦 ... 阿 ~」   第二診間迸出那超過87分貝嘶吼與尖叫刺耳的抗拒;光是聞聲心中一猜,約莫是身高160公分上下、偏瘦、長髮的高中女學生。   「不行,妳牙痛到下午請假沒去上體育課,而且今天還是要考羽球的,妳 • 忘 • 了 • 嗎?」   女孩媽媽的語調刻意控制的高八度,一個字一個字咬的「妳 • 忘 • 了 • 嗎?」 &...

一位漁村的孕婦,拒絕拍牙科 X 光。只為了圓心中的那個夢…

一位漁村的孕婦,拒絕拍牙科 X 光。只為了圓心中的那個夢…
那天,早上開完 50 分鐘沉悶的主管會議,不意外的,好幾個部們都被提出來檢討。一天開場的心情,會後瞬間跌到谷底。邊走邊想,喝著 7-11 涼掉的苦澀冰美式,從三樓走下來。   剛踏進診間,從治療椅的側面只看到凸起來的肚子;走近瞧見一名清秀女子,躺坐在治療椅上。只見她雙手撫摸隆起的肚子,我心想:「應該是一位孕婦吧!」說也奇怪,最近好幾週都遇到孕婦了,有的是剛懷孕,有的是準備要生產了。 &n...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那天,混亂的下午診剛結束,因為來不及吃午餐,脫下白袍,奪門而出。一開門,迎面,險些撞上一名約莫 70 歲穿著原住民服飾的老伯伯。   道歉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伯伯佈滿皺紋的手,拉住了我,操著生硬的國語,一手指著下巴的地方,直說:「球!球!球!」   我停下來,就候診區的椅子,請老伯伯先坐下慢慢說,好奇的想說老伯伯想表達什麼。     從司馬庫斯到新竹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