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直牙根縱裂

小學生訪談(2)我們不是放棄這顆牙齒,而是適時放下這顆牙齒!

小學生訪談(2)我們不是放棄這顆牙齒,而是適時放下這顆牙齒!
前情提要:   請參考上一篇《小學生訪談(1)為何會想當牙醫?當牙醫遇過最開心的一件事?》   在這三個月內眾多報告排山倒海的壓力下,我義無反顧地答應一場不公開私下的公益性質,與國小高年級小朋友分享訪談會。   說真的,這類型公益性質的訪談,我還真的頗喜歡的。要是有時間有機會,我會多答應幾場的。   收集了事先的提問,接下來幾篇,我會分享陸陸續續把我準備的內...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與皓同行,最終審判!她的牙根,答案居然是…牙根斷裂
『張主任,我 11 喝熱水、冰水會痛!』   『張主任,我 12 一年多前根管重新治療後,到現在還,悶悶脹脹的!』   『張主任,就是 12 這牙根尖端有黑影,會不會再度惡化呀!』   當我一踏進診間,問問問,連三問的楊小姐,讓我驚訝萬分。   暗暗心想:咦?她怎麼會知道我們牙科的術語?該不會是來踢館的吧?   忐忑不安之餘,口中默念:心若冰清、天...

七篇認識根管治療(5):為什麼抽神經又要拍X光?用針刺牙肉?電牙齒?冰牙齒?淺談根管治療常用的10大檢查(2020/10更新)

七篇認識根管治療(5):為什麼抽神經又要拍X光?用針刺牙肉?電牙齒?冰牙齒?淺談根管治療常用的10大檢查(2020/10更新)
2020/10更新   前情提要:拖鞋男因為自在一次診所的例行檢查後,發現那幾顆曾經跟管治療過的牙齒有狀況,於是是轉診到我這。但他始終沒症狀,拖鞋男認為是不是醫師亂說?還是之前抽神經沒抽乾淨?上一篇,仔細的問診完後,接下來就是...   『張主任,問診都問完了,可以開始治療了吧?』拖鞋男打開那瓶印著101大樓69元紅色可口可樂紀念瓶,喝了一口繼續說道:『治療會很久嗎?』   『...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那天,混亂的下午診剛結束,因為來不及吃午餐,脫下白袍,奪門而出。一開門,迎面,險些撞上一名約莫 70 歲穿著原住民服飾的老伯伯。   道歉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伯伯佈滿皺紋的手,拉住了我,操著生硬的國語,一手指著下巴的地方,直說:「球!球!球!」   我停下來,就候診區的椅子,請老伯伯先坐下慢慢說,好奇的想說老伯伯想表達什麼。     從司馬庫斯到新竹市的...

【根管文獻】台灣人口垂直牙根縱裂:Clinical and Radi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根管文獻】台灣人口垂直牙根縱裂:Clinical and Radi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垂直牙根縱裂之診斷,在根管治療領域或是牙科領域之中,始終是個謎霧。最近台大牙科團隊,在國際期刊 Journal of Endodontics發表一篇最新的臨床研究。 是以台灣族群為基底,探討垂直牙根縱裂的臨床、影像學特徵,來提供些較為準確的診斷垂直牙根的指引。 以下內容就我有興趣的部分,擷取並以個人觀點的筆記。   研究族群 此篇論文收集 2006 ~ 2016 於台大牙科,被診斷為垂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