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齒裂

根管治療 牙裂、裂齒

牙裂會自己好嗎?齒裂、裂齒有救嗎?8個問到爛的經典問題

牙裂會自己好嗎?齒裂、裂齒有救嗎?8個問到爛的經典問題

      『張醫師,我上個月吃杏仁果的時候,聽到「喀啦」一聲,牙齒就痛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吃東西就無力了,咬下去會痛,不敢咬啊!』   『添醫師,你說我的牙齒有牙裂;那麼,牙裂會自己好嗎?齒裂、裂齒有救嗎?』   『皓醫師,牙裂不痛、但長膿包,可以不理它嗎?一定要拔牙嗎?』   你是不是有牙裂的經驗?   或是,到醫療院所去 […]…

繼續閱讀

牙裂、裂齒

我的牙裂、裂齒、齒裂被致敬了!

我的牙裂、裂齒、齒裂被致敬了!

我的牙裂被致敬了 是或剽竊或抄襲嗎? . 下午,一位好友截圖給我看一個牙裂文章,問我怎麼這麼像我寫的?我仔細看一下,的確是有 87 趴像阿,哈哈哈! . 轉念一想,我想這也許是個案而已,或是純粹是想 致敬我的文章。 . 但我可以提供您學習剽竊 與抄襲 的網站喔,可以參考我們所有研究生都上過的必修課:https://ethics-p.moe.edu.tw/static/ethics/u10/ . . […]…

繼續閱讀

根管治療 非手術根管治療 衛教●口腔知識

做牙套、牙橋、假牙,一定要先抽神經、根管治療嗎?3階段前中後告訴你,醫師在想什麼?!(2022/02更新)

做牙套、牙橋、假牙,一定要先抽神經、根管治療嗎?3階段前中後告訴你,醫師在想什麼?!(2022/02更新)

    做假牙、牙套、牙橋、陶瓷嵌體、齒雕,一定要先抽神經、根管治療嗎? 或是『我要先根管治療、抽神經後,才能做牙套吧!?』   或是『我要先根管治療、抽神經後,才能做陶瓷嵌體、齒雕吧!?』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不一定。   當你聽到「不一定」的時候,可能會不爽,覺得我在唬爛、牽拖。   先別這麼氣憤,我用以下幾個主題,循序漸進跟大家介 […]…

繼續閱讀

牙外傷系列文(詳細) 非手術根管治療 根管治療 牙裂、裂齒

牙外傷(2):牙外傷,與牙裂傻傻分不清楚!這兩有關係嗎?

牙外傷牙裂

『 牙外傷,一定會牙裂嗎?』   『牙外傷,要是有牙裂,就一定檢查出來嗎?』   『牙裂,一定是牙外傷造成的嗎?』   『醫師說我牙肉長膿包,就是牙裂,但我不記得有撞到呀?』   『為什麼多年前這一顆牙齒撞到,到現在才牙裂掉呢?』   『為什麼明明有電腦斷層、顯微鏡,這些厲害儀器,裂齒、牙裂還是檢查不出來呢?』   這些問題是臨床上,病人 […]…

繼續閱讀

懶人包 根管治療 牙齒疼痛

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牙痛、牙齒不舒服,11個常見的問題〈2022/11更新〉

根管治療、抽神經後,牙痛、牙齒不舒服,11個常見的問題〈2022/11更新〉

    一、根管治療整個療程尚未結束,而在每一次抽神經治療的回家後,然後開始痛起來可能的原因?以及面對方式。 問:抽神經過程到底會不會疼痛呀?   問:每一次做完根管治療,到底有那些地方會痛呀?   問:上次回家之後,牙齒還是痛,反而比治療前更痛了! 答:根管治療〈抽神經〉約診治療之間的疼痛,給您兩種情況與五項建議!〈點連結看詳細〉   ●醫師正在 […]…

繼續閱讀

根管治療 非手術根管治療 七天認識根管治療 根管文獻

根管治療是什麼(7):抽神經後牙痛、腫起來之外?還有那些您應知的根管治療後三大注意事項(2021/08更新)

根管治療後注意事項

  前情提要:拖鞋男因為自在一次診所的例行檢查後,發現那幾顆曾經根管治療過的牙齒有狀況,於是是轉診到我這。經過我一連串的初診評估、以及超艱難的八次約診治療,終於今天到了尾聲。   『主任喔!我有耐心吧,今天第八次治療了也!你說這次可以結束的。』拖鞋男還是穿著他的藍白人字拖,只是腳踝上包了一圈一圈厚厚的紗布,紗布上還透出墨綠混著深咖啡色的中藥味。   據他說是慣性扭傷, […]…

繼續閱讀

根管治療 非手術根管治療 牙裂、裂齒 根管名詞

牙裂、齒裂、裂齒到底是什麼?裂齒症也是一樣的嗎?(2022/05更新)

牙裂、齒裂、裂齒到底是什麼?裂齒症也是一樣的嗎?(2022/05更新)

  牙裂會自己好嗎?牙裂一定要拔牙嗎? 「是不是牙齒裂掉,就要拔牙呢?牙裂會自己好嗎?」   「我明明沒撞到,為什麼會齒裂呢?」   「吃東西咬起來會酸軟無力,是牙齒敏感呢?還是牙齒有裂掉呢?」   「是不是愛吃硬的東西,容易裂牙呢?」   「牙齒裂開之後我怎麼辦呢?」   「牙裂可以修補或是修復嗎?」   「我會夜間磨牙,是不 […]…

繼續閱讀

生活故事 診間軼事 根管名詞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司馬庫斯的大長老,帶著一支匕首,一根拐杖驅車大半天,只為了嘴巴裡面的「一顆球」

那天,混亂的下午診剛結束,因為來不及吃午餐,脫下白袍,奪門而出。一開門,迎面,險些撞上一名約莫 70 歲穿著原住民服飾的老伯伯。   道歉完,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老伯伯佈滿皺紋的手,拉住了我,操著生硬的國語,一手指著下巴的地方,直說:「球!球!球!」   我停下來,就候診區的椅子,請老伯伯先坐下慢慢說,好奇的想說老伯伯想表達什麼。     從司馬庫斯到新竹市的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