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間軼事

屋漏偏逢連夜雨,燒聲卻遇小龍女!資訊過載的時代,您可做的三件事情

屋漏偏逢連夜雨,燒聲卻遇小龍女!資訊過載的時代,您可做的三件事情
『我燒聲了!』扯著嘶啞的破嗓,一整天的說話下來,喉嚨的火燒山,光是一支沒有上油的老電風扇『嘎嘎嘎!』是吹不涼的呀!   助理小蘭,立馬遞上一瓶草本潤喉錠,「企圖」讓我生鏽的喉嚨聲音潤滑一番,也順便滅一滅這一整天累積下來的「火」。〈註解:小蘭,是我們助理四大金釵之一。〉   故事回到那天早上...   8:50AM 踏進醫院大廳,『健康醫院』圖騰直接印在大廳的中央,緊繃...

不爽牙齒隔離障的李小姐,攜上LV櫻花包帶著敵意與戰意無雙的她…

不爽牙齒隔離障的李小姐,攜上LV櫻花包帶著敵意與戰意無雙的她…
  『該不會是你們,要來詐領健保費用,亂申報的東西吧!?這很沒醫德也!』   一句殺傷力指數破 87% 的質疑,拉開了極不美麗一天的序幕。   正如往常的初診評估流程,我指著螢幕上的 X 光,與病人解釋這顆牙為什麼要抽神經、根管治療。   『李小姐,您這顆下顎第一大臼齒,蛀牙太嚴重到牙齒裡面的神經受感染,所以妳現在相當的不舒服,我會建議這顆牙齒需要根管治療、...

美甲貼與指甲膠水,居然替小蘭爭取了12小時灰姑娘的臨時門牙

美甲貼與指甲膠水,居然替小蘭爭取了12小時灰姑娘的臨時門牙
銀色亮亮的門牙掉下來了 「來來來,妳們姐妹一起拍一張,今日最佳主持人啊!」揹著三門大砲的攝影師在門口拍完一大輪的送客佳賓後,對著小蘭以及麻吉開心說到。因為,拍完這張,婚攝今天就可以收工了。   「好來,看鏡頭,西瓜甜不甜」婚攝閉著右眼,左手左旋右轉的在對焦。   「甜!」   喀嚓!婚攝按下快門剎那。攝影師驚呼道「啊!妳的那個銀色亮亮的門牙掉下來了呀!」  ...

抖音學貓叫與活髓治療的陳小妹。一個我的年輕老病人的牙根尖成形心路歷程。

抖音學貓叫與活髓治療的陳小妹。一個我的年輕老病人的牙根尖成形心路歷程。
學貓叫,喵~喵喵喵喵 『我們一起學貓叫,喵~喵喵喵喵~』   『嗨!妹妹呀,好久不見,放暑假沒出去玩呀?』。穿著黑色的T-shirt,蝙蝠俠的mark大大印在中心,綁著挑染深褐色馬尾,即將小四年級的陳小妹,聽到我問話聲音,瞬間關掉手機上的音樂。   『沒有呀!她都在玩抖音!』老陳在一旁搶著回話。   『哪有,我有去彈鋼琴、踢足球、還有游泳哩!』陳小妹俏皮的說著,她是我...

小蘭的臨時假牙,真的成為端午百元粽的臨時配料了

小蘭的臨時假牙,真的成為端午百元粽的臨時配料了
四月,兩個月前的兒童節 助理小蘭,雖然在牙科中資歷較淺,但在這15年的綜合醫院來說,卻是醫院開院以來,就跟著成長的資深元老。   就在兩個月前的四月初,新竹市政府為了慶祝兒童節,再度舉辦會讓大人小孩玩瘋掉的「風的運動會」;身為市民的小蘭,當然不會缺席這次的活動,帶著小孩們擠著去新竹市水資源公園,也就是今年活動的場地,共襄盛舉。   小孩嘛!在這麼一個屬於他麼的節日,又在這專門為...

沒了牙根小小梅的乳門牙,她唱著艾莎公主的 let it go淚送脫落的乳牙

沒了牙根小小梅的乳門牙,她唱著艾莎公主的 let it go淚送脫落的乳牙
「小梅,妳看這新聞,又是一則醫鬧呀,關於兒童牙科醫師,不知怎麼被病人弄上新聞。」我指著手機一則新聞,聳動的標題,不得不抓住我的眼球。   「主任,兒童牙科真的很辛苦。上次我帶我的小小梅去兒童牙科那邊檢查,兒牙醫師除了要面對非理性的小孩之外、還要面對無法預測的家長呀!」小梅挖苦的說著。   「真的,我超尊敬以及打從心理上敬佩這一群兒童牙科醫師的。所以呀,除了我自己的小孩,我一概都...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30年了!沉睡在小梅母親的根管中,發霉的鱈魚香絲
  小梅的母親 「小梅小梅,妳看,這一條綠綠黃黃帶一點糊糊絲狀的東西,給妳猜是什麼?」我指著顯微鏡的影像,轉過頭問助理小梅。   「該不會是爛掉的神經吧?!」小梅照往常一樣,總是口無遮攔的說著。   「唉呦,有種魚腥味、還是臭襪子味、混著好像正露丸的臭味,這到底是什麼呀?」小梅瞪大眼睛看著白白紗布上,中間就著麼一小段綠黃的神祕東西。   「主任,這捏起來粉粉...

甜姐兒小梅,那年過年新竹風城給她的兩份大禮

甜姐兒小梅,那年過年新竹風城給她的兩份大禮
"三高" 助理 「主任!主任!你看這新聞啦,別的牙科診所助理都有三高呀!」小梅拿著她新入手的 Iphone X,從我辦公室堆疊的文件狹縫中,嘟向前給我看。 「三高?甚麼三高?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嗎?」看著手機上的圖,不就是一個穿著護士服裝的女生在診所裡面被側拍的圖;心想這有什麼奇怪的。   「主任!這『三高』是你這老人家不懂啦。」   「這三高呀,是『高顏質、高挑身材、短裙穿...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跨年夜,牙科急診的康士坦丁
牙科急診的元旦倒數 看著電視跨年晚會,冷冷的天氣,不禁讓我回想到那時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   那天,與白班牙科急診值班交班完後,跟學弟說我先去值班宿舍看跨年晚會;學弟應了一聲後,說想留在牙科的技工室,趕著做出活動假牙給他的病人。   上了 15 樓,洗完澡,坐在交誼廳的電視機前,看著電視中的藍心湄在台上奮力的主持嗨翻天。   「5、4、3、2....鈴....鈴!」...

安西教練!我好想…投一篇醫學期刊呀!

安西教練!我好想…投一篇醫學期刊呀!
  『學長,學長,出大事了,我被扣錢了!』胡醫師,高八度的聲音,在櫃台那邊就聽到了。 『扣什麼錢?!便當錢嗎?不就是每一餐10元?有需要把音調從中央 Do,飆到一點 Do嗎?』老神在在的我,正在埋頭,用我新拿到的鋼筆一筆一畫,一分鐘寫一個字的在紅通通的邀請卡上,刻劃上牙科忘年邀請。 『就...超機車的呀,新進醫師兩年要升論文,不然扣薪水呀!』帥氣的學弟胡醫師,左手拿著小七最新的黑糖珍珠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