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廚房滑一跤的老鼠,喚醒我活髓治療跌一大跤的教訓!即便是在你熟悉的場域,哪有不滑跤的,重要的是…

『小老鼠,上燈台,偷油吃,下不來;叫媽媽,媽不來,嘰哩咕嚕咕嚕滾下來!』

 

這首耳熟能詳的童謠,你我小時候都到背如流吧!

 

沒想到,就在 2018 連假尾聲,竟然讓活了大半輩子我給遇到了;也讓我小啟發!

 

活髓

 

老家的廚房

說到連假嘛!總是要回老家看看家中兩老,順道去後院菜園,挖一點土回來,打算種植一些銅錢草,怡情養性。

 

開車回老家的路上,連假塞車是難免的;但塞太久齁,連膀胱也會嚴重的抗議的。

 

車子一到老家,停好車、開家門、跟爸媽說我回來了,便直奔家後面的廁所。

 

因老家是將近 60 年的老房子,廁所是座落在後面屋外的角落;而且,還要經過那一大間充滿回憶的廚房。

**

先來說說這廚房,說是大嗎?

 

也還好,大概就是四張 queen size 正正方方的格局吧!

 

也許是早期的設計,廚房靠入口的地方,一張用了將近五十年的 8人坐的超厚重白蛇紋夾雜著黝黑黃綠大理石圓桌,據說是外公送媽媽的紀念。

 

再過去,就是一大橫排深約二尺水泥砌的流理台。上頭就貼著豬肝深紅的磁磚,深藍色的填縫泥,縱橫交錯,讓這廚房的主角格外立體。

 

這一大橫排流理台最旁邊,緊鄰的就是深凹下去仿灶的兩個圓洞,而嵌在洞裡面的就是瓦斯爐;也就是老媽燒出一道道的回味。

 

老媽常說:「廚房是馬虎不得的,一定要保持乾淨呀!」所以,她每天一定會水洗一次流理台與地板,再用電風扇呼呼地吹乾。

滑一跤的老鼠

話說,上完廁所的我,回程經過廚房的時候,忽然瞥見一坨黑毛絨絨的東西,在黑暗暗的地板上邊蠕動著。

 

啪踏,點開廚房的大燈。

 

驚了一大跳,原來是一隻肥嘟嘟的老鼠,四腳朝天在那灘水上邊緩緩的踢著,似乎放棄求生了。

 

好奇心驅使,我躡手躡腳地蹲踮過去,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帶著洗衣手套,拎起扔到菜園去,讓牠自生自滅。

 

你一定會很好奇,這兒怎麼會有老鼠啊?

 

還記得剛說的老家廚房後面是廁所嗎?廁所再往後頭過去,就是我們家的菜園了。

 

菜園嘛!一兩隻老鼠是稀鬆平常的呀。我想,這隻四腳朝天的老鼠,應該就是從菜園溜進來偷吃東西的吧!

 

加上一個不小心,踩到老媽剛洗完廚房的濕漉漉地板,滑了一個可笑的跤!

 

我,記憶深刻的滑一跤經驗

老鼠呀,滑一跤,而且還在牠熟悉的戰場-廚房;這不是很滑稽嗎?

 

但,這讓我回想起,那位消失一年半沒回診的四十歲女性。

 

多年前,剛接觸到根管治療的領域的時候,對於活髓治療活髓處置覆髓術非常著迷。那時,年輕氣盛,認為很多超大、超深、超嚴重的蛀牙,都可以用活髓治療搞定。

 

但,當時我是見樹不見林,我只看到疾病,沒有看到「人」。

 

記得,那是一位約莫四十歲的女性,左上第一小臼齒,一個超深超靠近牙髓、牙神經的蛀牙。我一看到,心中大喜,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二話不說,就用 MTA 幫她做了覆髓術

 

後來消失了一年半都沒回診,後來出現在我診間時,在她的左上第一小臼齒的牙齦,出現一顆白色的膿包,原本補牙的材料早就不翼而飛了。經過再次檢查,已經是牙髓壞死了,只好進行根管治療、抽神經了!

 

病人大大的抱怨:「為什麼要長膿包?上次不是抽神經過了嗎?」

 

我,在這個案上滑一大跤了!

 

但我深深的反省自己,為什麼會跌這一跤呢?最主要原因就是我只看蛀牙,沒有看到「人」。

 

首先,初診評估我做的不夠完善,當時我沒搞清楚病人的需求,也沒清楚明確的跟她說清楚「活髓治療」的成功率,以及適應症。

 

另外,我那時沒仔細評估病人適不適合,沒考慮到病人回診的情況,當然也沒注意到病人全口的自我口腔清潔、刷牙情況,也沒注意到病人的飲食習慣、咬合功能是否需要用牙套保護

 

這一跤,讓我深深的改變我的看診模式,讓我從醫病共享決策的概念出發,替病人以及醫療端找到平衡。

 

滑一跤,就快快爬起吧!

老鼠呀,滑一跤,而且還在牠熟悉的戰場-廚房;這不是很滑稽嗎?

 

但,這件事給我非常深刻的教訓。

 

即便在您熟悉的場域行走,一不小心還是會滑一跤的。

 

職場中的老手也是如此,滑一大跤、小跤的經驗屢見不鮮。

 

但有的人,就像這老鼠一樣,滑一跤後就四腳朝天,放棄求生,等著被扔出去。

 

但也有人,滑一跤後,立刻奮力翻身,繼續在這賽局中爭取下一回合的勝利。

 

記住,職場就是一場無限賽局,它沒有明確的規則,唯有留到最後一刻的才是贏家。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