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去柯P簽書會,但我去聽一場根管治療三體出發的精彩演講

今日看著FB的動態,整個早上被朋友們與同行們與柯P柯文哲市長的新書簽名會X批踢踢小牙醫洗版。雖然很可惜搶不到入場券的票;但今日特地去三總,一場精采的Dr. Alex Chan的演講讓我獲益良多,不虛此行。

 

以下只有簡略部分的小小筆記〈回到家已經頗晚的,來不及寫完整版的QQ,如果想看完整筆記,可以直接跳出。〉,以及現在立刻的啟發。

ALEXCHAN

根管治療的三體

Microbial control

這也是Dr.Alex Chan認為最重要的部分。科技再怎麼進步,對於感染的根管系統始終無法100%的解決細菌、生物膜的問題,我們只能盡我們醫生最大的能力,創造一個環境,讓身體能夠自行復原。

 

Biomechinal preparation

我們以biomechinal 以及chemomechinal方式,讓我們達到上述microbial control目的。

 

Complete obturation

而經過上述兩項處理後,我們必須讓那些我們人類無能為力的殘存的microbial,得不到空間、與食物而活下去;也就是創造一個環境,讓身體能夠自行復原。

 

那到底什麼是cleaning and shaping

Dr. Alex Chan簡單的說,用file達到良好的 shaping的五個Objective principle(1974 Dr. Schilder);好讓irrigation有效率地達到沖洗的物理化學性的目的。

 

迭代的Niti file

當然所有的東西都是一體兩面的,沒有所謂的完全優點的以及完全缺點。

 

Hand file有其優點也有其缺點,時代科技進步,逐漸有新一代的 file來改善缺點,加強缺點;所以才有Niti file產生。而Niti file在我們日常根管治療中幫助了我們:

容易把RCT過程中的derbies往chamber外移出,減少推出apex機會,並且降低post-endo pain的可能性。

 

增加工作效率,減少工作倦怠。

 

而現在Niti file迭代速度與週期越發的縮短,Niti file到目前為止的三大里程碑。

 

Design:例如file斷面設計、錐度不同。

 

Alloy/ manufactory:金屬的冶金技術進展,以及製成改進。

 

Methods of use:例如file工作時候的動作不同。

 

以上三種就是Niti file三大里程碑,基本上市面上出現的file不出這些改變;這些改變,不外乎就是解決過去前一代的問題,為了讓根管治療達到更佳的癒後。

 

琳瑯滿目的不斷推陳出新的Rotary file怎麼選擇?3 S principles 

時代科技日新月異,新的file一定不斷出現,Dr.Alex 提供3S心法,讓您在面對新的file如何選擇。

 

Simple(easier)

這個file是不是容易使用?會不會複雜?醫師操作上、或助理受納消毒整理上夠不夠簡單減少出錯的機會?

 

Safe(safer)

這個file會不會容易separated;會不會不容易造成accident、以及齒質喪失過多?

 

Speedy(quicker)

是不是夠快、夠有效率地解決問題?

 

這堂課我學到的就是平衡點

我個人認為這平衡點才是精華,到底是什麼平衡點呢?Dr.Alex Chan說所有Niti file就是在 safety與efficiency上取得平衡。我認為不可能有兩全其美的Niti file;而是以時間的綜觀面來說, Niti file在safety與efficiency的改良上永遠朝向更佳的方向發展。而以時間的橫斷點來說,當下的 Niti file就是本身在自我的safety與efficiency取的最佳的平衡。

 

而我想的平衡點擴大的來說,根管治療本身就是在病人、醫師兩者取得最佳的平衡點。您有沒有發現,我這邊說的是『人』,而不是牙痛蛀牙牙裂牙外傷長膿包活髓保存抽神經根尖手術…等疾病或治療;也不是醫師高深的技術、先進的器械、材料、顯微鏡超音波MTA…等。

 

人,永遠是最複雜的;疾病本身倒是不難。的確如此,一個醫療決策,我們不僅要看到小小顆的牙齒,更要宏觀從人的角度去切入。就像我在這篇:從速食遊戲,反觀我被推銷的經驗與SAIDAS。中提到,面對醫療決策,我非常喜歡使用立場、利益、需求的三角形模型,簡言之就是不問立場,而以雙方彼此「得到想要、消除恐懼」達到最大的目的。

 

醫病共享決策的精神,我認為不單只是用在攸關生死的醫療決策上,而其精髓也可以應用在我們平日牙科的醫療決策上。就像我在醫病共享決策文中提到的:醫師方面提出各種不同處置之實證資料,用病友的話說給病人理解,並且能夠傾聽以及針對病友的疑問回答。病人提供個人的病史、喜好和價值觀,提出並回答醫師的問題,也可以提出病友自己建議的診療方式。

 

我想只有「心存善念,盡力而為!」永遠是最高指導原則。

 

後記

抱歉大家,我的筆記只有記到前1/3,還有後2/3,找個時間再補完吧!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