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計程車沒跳表!WTF哥掙回的不是50元,而是雄風!

最新更新日期

『先生,到了,200元!』計程車司機操著濃厚的台語,也不轉頭只顧低著頭滑著他的手機,不在意地說著。

 

『200?200!跳表上寫多少?』正疑惑地往駕駛坐那邊看。

 

『我沒在跳錶的,這上車前有說過!』語帶兇惡提高音量的司機,狠狠地說著!睥睨俯看著穿著西裝褲、一副文若書生的我。

 

他挪挪它龐大的身軀,遮掩著那個沒有亮紅色數字的計費表,張著大嘴想把我給吞了。

 

Fight or Flight

 

內心掙扎,這值得花時間掙這 50元嗎?還是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呢?那睥睨虎狼般看我的眼神似乎說著:『就是吃定你這小綿羊!』

 

於是,故事就從今天花了8分鐘,飛奔一公里,到火車站開始講。

 

計程車沒跳表

一個小時前

『來!小竹,我們加油,還有兩根要填 MTA。 』〈小竹是我得意的四大金釵助理之一。〉

 

剛壓完在右上顎第二大臼齒的顎側根管後,MTA很緻密地貼在根尖位置。視線移開顯微鏡,瞄向牆上指在11位置的長針。心想不妙,還剩下頰側兩個牙根尖要塞  MTA呀!

 

額頭上開始冒汗了,盤算著,要是錯過那一班12點多,唯一直達中壢的自強號,就要再等一個小了。

 

助理小竹,似乎感受到這股時間壓力的緊繃氣氛,動作也整個開turbo。

 

小竹也是跟診超過兩年的助理,默契十足不須我多說一個字,只需伸個手、一個眼神,器械們就在小竹與我的手上跳出華麗的 tango。

 

匆忙但不馬虎地填完第三根的牙根尖後,蓋上臨時填補物,拍完X光;看著那三個根尖的三段MTA apical barrier,精準不差的乖乖在躺在根管裡面,成就感讓我沉浸在其中。

 

『主任,火車啊…』正陶醉在自己完美的藝術品時,小竹把我從自戀中拉回現時。

 

慘了,剩下17分鐘,抓起背包奔跑千米花了8分鐘到火車站,電子票按一按。喘吁吁地踏入剛到站的自強號,心中只有一個字『爽』、以及一個詞『涼快』。

 

靠窗的座位,一屁股坐下去,望著窗外,聽著耳機的說書;這時,陣陣滷排骨味帶點高麗菜的飄香,從鄰座阿嬤的台鐵便當直攻我飢腸轆轆的肚子呀。

 

『叮咚!』耳機傳來FB的新訊息,那一張惡魔圖,真會挑時間,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動態牆上。難道是FB會讀我的心嗎?簡直是「餓」魔到極點;看著圖片中助理們包著一桶一桶的炸雞,這是要餓死誰啦;我只能聞著隔壁的排骨香,看著FB的炸雞桶,企圖催眠著我咕嚕咕嚕的胃。

 

含淚按下『讚』後,心想著這應該是本科雙門神之一的彌勒佛 Dr. 金,特地慰勞我們辛苦的助理吧!才按完讚沒多久,超有默契的助理小竹,秒回個訊息來說已經幫我留了幾隻雞翅雞腿,好讓我回傍晚回去享受那股彈牙的酥脆呀!

 

『中壢站到囉!要下車旅客請準備。』到站的廣播,催促我快快起身走向車門,邁向下一段接駁。

 

走出前站,黃黃一整排班計程車在那邊張大嘴等著上鉤的旅客。照慣例,我不加思索地走向最前面第一台計程車,與司機說了目地後、及說我要跳表。〈事後回想,司機在這時候,好像只有說快上車,沒有說要不要跳表、以及司機完全沒說不跳表用喊價的〉。

 

上車後,我還擔心司機沒聽清楚,特別再說一次要跳表喔,司機應了一聲『嗯』就講起他的手機了;我當下也頗累的,不太想聽司機們手機的對話,閉目養神聽自己手機的音樂,也沒多想什麼。〈事後回想,這時司機似乎在閃爍其詞,不正面答好或不好。〉

 

到達目的後,就發生了『居然沒跳表』的事件。

 

我的處理方式

注意周圍地點

這非常重要,人身安全最重要。因為接下來的小小談判過招都建立在安全的基礎上。

 

當時,計程車停的地點就在,公家機關的正前面、大庭廣眾下,所以環境優勢我是有利的。

 

冷靜並分析問題以及目的

首先是冷靜:聽到『沒跳表』這三字,的確讓我震驚一下,但受過一些高壓強心的課程後,內心的情緒波動瞬間轉為理智的。

 

釐清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在安全情況下,付我應該的車資,而不是他這樣亂喊價。

司機的目的:收到車資走人,不想鬧事走人。

 

蒐集資訊

至於合理的車資是多少,因為這段路程我做過好幾次,平均價格就差不多140-150上下。司機居然喊到200,整整多了33%,有點誇張。你要是說170-160不跳表我就不跟你計較。簡直欺負我這外地人嗎?

 

其次不跳表,是司機完全違規,我是可以直接打電話給交通局檢舉、或是直接報警!

 

過程

態度很硬的司機說出『沒跳表』到我順利下車,這中間的精力交鋒,差不多一分鐘結束。直接就運用 3X3 在腦中運作、配合時間、與態勢;加上使出「剝橘子」絕招。

 

於是我拿出手機,佯裝抬頭看了一眼司機,然後再低頭續滑手機,以平淡以及堅毅的口吻說:『上車時你沒說是沒跳表,不過我平常做到這邊的計程車費跳表是150。沒關係,我來查一下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接著就使出無止境的沉默。

 

然後,本來聲音有點高亢、語帶兇惡司機,30秒後軟化說:『好,那就150吧!』。

 

付完錢,下車後邊走邊想。其實,剛才我這方完全是利多的一面,無論是環境或是『理』的方面。只是,我要不要處理看來明明不過是「小事」的沒跳表;另外,我自己的時間成本也是很重要的。

 

我也不想不付錢佔人家便宜,我也沒有想坐霸王車,我只想付我應給的,並堅持我的原則。

 

反思

或許有人會說,幹嘛跟他們計較這點錢,人家也要養家活口的。的確如此,平常我自己也不太計較這些的,但是我的原則就是「合理」的問題。也就是你賺我的錢是否達到我最低合理要求,也就是「願打願挨」。要收我錢,可以,但事前要跟果說,並徵得我同意。

 

我自己在醫療領域,自己在與病人收自費前,都是事前說清楚、講明白、給選擇;所以才對於收費的「體驗」這麼敏感。

 

像這一次計程車沒跳表,我就沒那麼絕對了,我想人家也要餬口飯吃,如果他想用不跳表方式賺我這一趟錢,那也得在上車前跟說說清楚,讓我選擇。當然,要是有先跟我說,我自己會依照我當下時間以及情況,決定是否要不要接受不跳錶計程車、或是我直接用APP叫車5分鐘就到了。而不是像這一位司機一路上打馬虎,甚至也不說清楚;這種行為只讓我覺得痛惡。

 

我還是用APP叫車好了

寫到這,您或許會認為我以偏蓋全,其實不然,本篇我要說的,就是我自己做到的那一輛計程車的那一位司機而已。

 

所以回程時,滑開手機,還是用我愛用的 55688 APP,叫個車,舒舒服服地坐回火車站。

 

我相信市場機制,隨著智慧手機進化以及AI時代來臨,叫車服務越來越方便,而這些『不跳表』收費的載客服務,如果不自行升級服務模式與體驗,那只會被市場與潮流給淘汰。

 

和為貴的氛圍人人都愛,我的原則就是我不犯人,你也不要來犯我。

 

延伸閱讀


回首頁

作者:張添皓 牙髓專科醫師

相連文章